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三百四十章 仇瑾往事免费阅读

第三百四十章 仇瑾往事
    “你知道我的原名叫什么吗?”仇瑾抽着烟淡淡道。

    苏乐摇摇头,这个他还真的不知道,他其实没有对仇瑾有过太多的研究和调查,很多东西都是顺理成章的知道的。

    “且,我还以为你对人家有多上心呢。”仇瑾假装幽怨的看着苏乐。

    苏乐皱起了眉头。

    “我原名叫金玫瑰,是不是很好听的名字?”仇瑾笑道。

    “金玫瑰?”苏乐默念了一遍,确实很好听,就是有点俗气,但是就仇瑾的那张脸来说,也绝对配得上这个名字。

    “我原本是黑土上一个小势力的人,那是一个小镇,非常小,整个势力都没有五万人的小镇,我和我父亲母亲一起生活。”

    这点苏乐听懂了,其实这种势力在黑土上很常见。

    有许多势力的人并不是很多,他们往往占据一个小镇子或者一个村子作为据点,在那里生存,这些人基本都是一些不愿意进入大城市的“自由者”。

    他们觉得大城市的下城太过压迫,所以选择在黑土上自由自在的生存。

    但是你拥有了自由的同时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而黑土上最大的代价就是你的生命。

    在黑土上的小镇里,没有高大的城墙庇护,没有强悍的军队守卫,有的只是自己势力里的一些打手和那群根本算不上军队的乌合之众。

    他们的食物很少有自己种植的,基本都是靠枪别人的或者是和大城市交易,这些交易南烬是不去管的,谁嫌事情多管这些。

    所以居无定所和饿肚子就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

    抢不过别人,你自己就饿肚子,这就是黑土法则!

    在异种的压力下,他们经常换地方居住也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很多时候一个城镇被经营了三四年了然后被异种包围,在一夜之间被摧毁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常常需要找定居点。

    “我记得是在我七岁的那一年,我父亲和我母亲带着我,我们三个跟着大部队出去找物资,就在和另一个势力抢夺物资的时候,被异种袭击了!”

    明明在苏乐听起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在仇瑾的眼中却弥漫着恐惧!

    她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苏乐静静的听着她往下说。

    “异种将我们的士兵全部杀光,剩下的人开始四处逃跑,我和父亲母亲朝着镇子的方向跑,但是父亲因为抢夺物资的时候受伤了,体力不支倒了下来。”

    “眼看着异种就要上来,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仇瑾弹了弹烟灰。

    苏乐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应该是刘霆峰没错了。

    “其实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刘霆峰当时是做任务的时候带队来到那里的,他看到了我们一行人被异种包围,救下了我们。”

    “刘霆峰在处理完异种之后看到朴敏慧好看,问她愿不愿意和他走,当时朴敏慧因为我和我父亲的原因,犹豫了。”

    “没走?”苏乐一挑眉。

    仇瑾摇头道:“走了,她犹豫了一个晚上,父亲的的伤势越来越重,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恶劣,加之异种的再次包围,她还是选择走了。”

    仇瑾说道这里,又道:“但是她当时有一个要求,就是把我也带走。”

    “所以你就跟着去了南烬?”苏乐猜测道。

    “哼,你以为我和她一样?我如果走了我父亲怎么办?”仇瑾冷笑道:“我当时哀求她别走,求她留下来,父亲当时还没有死,如果回到镇子里还有得救,但是她拒绝了,因为当时的情况实在恶劣,她害怕了,最后异种围上来的时候刘霆峰就强行带走了她。”

    苏乐没说话,继续听她说。

    “他们走了之后,我背着父亲在荒野上跑了两天,那些异种被另一大群人给吸引了,这才让我们逃脱,但是到最后父亲也没活下来。”

    仇瑾的眼中逐渐湿润,苏乐也感觉心里不是滋味。

    她当时才多大?七岁!七岁的女孩儿背着一个成年男子怎么生存?

    苏乐敢都不敢想。

    “你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仇瑾看着苏乐问。

    苏乐摇摇头。

    “他是被活活饿死的,我们到最后也没有跑回镇子里,他把最后一点食物给了我!”

    仇瑾绷不住了,眼泪从眼角留了下来。

    “他到死的时候都在呼喊朴敏慧的名字。”

    仇瑾擦干眼泪,咬牙道:“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定,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苏乐皱眉道:“所以你就去了南烬?”

    “没有,当时的我实在是太小了,我压根就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更不知道南烬是什么地方,这直到我十几岁的时候才知道的。”

    “那中间这些年呢?”

    “我一个人流落在黑土上,穿梭在各个黑土势力里讨生活。”仇瑾淡笑道:“我要过饭,偷过东西,十岁的时候被歌厅的人带去当头牌,我长得还不错,你知道的。”

    她说这些的时候一点都不避讳,苏乐听得脸色有点黑,但是她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十岁的时候当陪酒的,在一个比较大的黑土势力的镇子上卖身也卖艺,就这样活到了十三岁,然后那个镇子也被袭击了,我就再次开始流浪,学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反正好的坏的有用的没用的都学了,在我十四岁的那年,我来到了雾都。”

    仇瑾抽着烟淡淡道:“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接近刘霆峰,然后毁掉他的一切,最后再干掉他,让朴敏慧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儿!”

    “我开始参军,因为表现出色很快被选中,经过训练后我顺利的进入了斯列格,然后成为了刘霆峰手下的心腹!”

    “他可能永远也想不到自己最信任的心腹部队里居然有人对他有杀意吧!”仇瑾笑道。

    “所以,你和屠永成,是什么情况?”苏乐问。

    “很简单,我知道仅凭我一个人是推不翻刘霆峰的,所以我必须要找一个外部势力的帮助,黑火自然就成了我的第一选择,刚好当时斯列格派我去潜伏黑火,巧合吧,屠永成这个人,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被我迷得晕头转向的,说是情人其实是过了,也就是互相利用而已。”

    “也包括身体吗?”

    “嗯哼,也包括身体。”仇瑾自然的回答道。

    “所以,你成了一个双面间谍?”苏乐问。

    “不,我认为自己还是单面的,其实我并不怎么给南烬传达黑火的信息,包括羊城的行动其实我事先是知道的,但是我就没有告诉他们。”

    “这种事儿屠永成也告诉你?”

    “我说了,他非常痴迷我。”仇瑾笑道:“几乎可以说是知无不言。”

    “他一个带兵那么长时间的人,应该不至于吧。”

    “那就只能说是我有魅力咯。”仇瑾笑道:“你难道不这么觉得吗?”

    说着她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换了个坐姿。

    苏乐撇撇嘴不去看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