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三百零三章 第四期基因药物免费阅读

第三百零三章 第四期基因药物
    苏乐看向照片中的女人,带着棒球帽根本看不清脸。

    “你刚回来她就请了那么长时间的假,我猜她应该和你在一起。”白倩兰道

    苏乐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白倩兰收起照片:“那她还回去吗?”

    “回哪儿?”

    “第六区。”

    苏乐再次摇头:“不会了,我来就是带她走的,她是我的人,谁都带不走她。”

    他先把自己的立场明确了再聊下面的,如果白倩兰一定要让他留下刘蜻蜓,那就只能动手了。

    而白倩兰却并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

    “你照顾好她。”

    语气平淡,但能听出一丝不舍。

    “怎么?”

    苏乐很惊讶:“你不反对?”

    “反对?怎么反对?”白倩兰撑头看着他:“你们是几岁的小孩儿吗?刘蜻蜓没有是非观吗?这种事情我反对就有用吗?”

    苏乐想了想,确实。

    “那你就不担心他父亲找事儿?”苏乐问。

    “我担心?”白倩兰觉得有些好笑:“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不是你们应该担心的吗?”

    苏乐顿时无言以对。

    “她这次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也没什么能送她的,你说说吧,说说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白倩兰的眼神有些落寞,不再看苏乐而是转头看向了窗外。

    她这个状态苏乐才能感觉到她像一个姑姑,像一个即将五十岁的人。

    “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苏乐突然道:“你利用我,欺骗我那么久,真就没有话说?”

    白倩兰没有转头,而是继续看着窗外:

    “我利用你这件事儿,我们只是立场不同罢了,站在我的离场上,你自问你能做什么?”

    苏乐沉默,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啊,确实只是立场问题,她要做的是拯救羊城拯救南烬,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她是正确的,起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所有人,唯一对不起的只有自己罢了。

    “无非还是走我的老路罢了,至于欺骗你,和前面利用你其实是一件事儿,没有利用怎么欺骗,不欺骗怎么利用?”

    苏乐沉默许久:“所以,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些?”

    白倩兰转过头看向他,似笑非笑道:

    “怎么,你想听我说对不起吗?”

    苏乐看着她,最终还是迎着她的眼神看了上去。

    “好吧,我承认对你来说确实不公平,虽然有理由,但还是对不起。”白倩兰也很洒脱,现在她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苏乐不想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了,他问道:

    “换个话题吧。”

    白倩兰点点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有第四期基因药物吗?”

    “第四期?”白倩兰惊讶了一下:“你要它干什么?”

    苏乐还没说话,她自己先反应过来了:

    “噢,你想注射第四期然后和韩玺对抗是吗?”

    苏乐默认了她的说法。

    白倩兰思考一阵,笑道:“那这算什么?蜻蜓的送别礼吗?”

    苏乐摇头道:“不,这算是你给我的赔礼,你利用了我这久不应该有点赔礼吗?无论结果如何,你的目的是确确实实达到了,我确实是阻止了韩玺毁灭羊城。”

    白倩兰点点头道:“行!”

    苏乐眼中顿时亮光,紧紧的盯着白倩兰。

    谁知白倩兰下一句话道:

    “但是我没有!”

    苏乐:“???”

    什么意思?你玩我是吧?

    苏乐面色不善的看着白倩兰。

    “我确实没有。”白倩兰摊摊手道:“但是我能给你一个可能会有的人,你可以去找他。”

    “可能会有?”苏乐迷惑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可能会有?”

    白倩兰看苏乐这副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可能啥都不知道:“你知道第四期基因药物是什么吗?”

    “不就是药物吗?和前三期有什么不同?”苏乐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当然不是。”

    白倩兰道:“前三期的药物,是从潮气中提取关健物制造的,而后两期的药物,是将稀释剂加入潮气中制造!你觉得一样吗?”

    “加入潮气制造!”苏乐呆住了:“那,那不就相当于是直接注射潮气!”

    “没错!只是这个潮气中加入了稀释剂和一些药物罢了。”

    苏乐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竖起,直接往人体内注射潮气?这不是相当于找死?

    苏乐才不相信那东西的浓度是可以被稀释的,就算是也是非常微乎其微!

    “那,那这和你没有药物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不研究吗?”

    苏乐犹豫着问道。就算它再恐怖,那也是需要研究的啊!他就不相信南烬放弃三期之后的药物了!

    白倩兰摇头道:“你不懂,三期之后的药物,从第四期开始的性质就变了,没有一个人能顶得住潮气给人体带来的伤害,曾经我们也有研究,但所有顶过第三期药物的裂能者再接受第四期的时候全部腐化,无一例外!”

    她的面色非常沉重:“你不懂那段时间,迎接我们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失败失败再失败!上千个裂能者全部牺牲在了第四期的那一关,这还只是南烬,全世界的范围内加起来可能有数万裂能者死亡,你觉得这种实验,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会不会是你们的方向错了呢?”苏乐问道,他还是觉得往潮气里注射东西太离谱了,无论怎么说那东西都是潮气,没有那么容易改变的,能从里面提取出来东西已经是非常艰难了。

    白倩兰点头道:“一开始我们也这么认为,但是第三期基因药物已经是潮气提取物的融合了,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再有提升,唯一的途径就只有从原生潮气方面下手,但是结果却不如人意,所以现在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也都开始了新一轮的实验。争取找到别的路子,包括我们!”

    她一口气说完这些后,苏乐懂了她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药物全部被销毁了?”

    “没错,无论加入什么,毕竟那是潮气,留着危害实在太大。”

    苏乐点点头,若有所思道:“那你刚才说还有一个人保有第四期基因药物,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国家在研究是吗?”

    “不,不是国家,只是他个人!”白倩兰道:“他自己在研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