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愿不愿意?免费阅读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愿不愿意?
    看到这张脸,刘蜻蜓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泪水,一滴一滴的从眼角留下!

    槐花也愣住了,手中的凝聚出的能量缓缓消散,指着苏乐跟见了鬼似的:

    “你,你,你,你......”

    “我什么?”苏乐笑眯眯的看着槐花:“我回来了。”

    槐花结巴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口:“你,你没死啊!”

    苏乐一脸的黑线,这叫什么话?

    “怎么,听槐花教官的意思是,很希望我死?”

    槐花把嘴一撇:“那不然?不是你我们蜻蜓能天天发呆?”

    苏乐露出一丝很惊讶的表情,转头去看刘蜻蜓:

    “哦,是吗?”

    刘蜻蜓完全没有反应,只是愣愣的看着苏乐流泪。

    苏乐又转头看向槐花,忽然觉得这家伙好多余。

    “教官,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的脸呢!”

    苏乐笑道。

    槐花呆滞了一秒钟,然后突然捂脸尖叫起来!

    “啊!”

    她这时候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太紧张了,连面纱都忘了带!

    她连忙跑回房间戴上面纱,然后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丢下一句:

    “你们聊!”

    说着就离开了刘蜻蜓的宿舍。

    对嘛,苏乐笑了笑,这才有眼色。

    槐花走后,刘蜻蜓似乎压根不知道,只是看着苏乐。

    苏乐很无奈,她最烦女人哭了,一哭就不知道怎么办。

    “怎么,我让我进去坐坐?”苏乐无奈道:“我这会儿还在天上飞着呢!”

    刘蜻蜓似乎有了反应,她稍稍让开一点位置让苏乐进来。

    苏乐一进来直接关上了窗户,然后点开手环给槐花发了个消息:

    “不准告密!”

    再抬头的时候,刘蜻蜓已经收拾好了表情。

    “你怎么回来了?”她语气冷淡道。

    苏乐笑道:“回来办事儿,听说你被调入了第六区总部任职教官,就过来看看。”

    刘蜻蜓点点头,低下头不再看苏乐。

    苏乐看看阳台,又看看房间:“要不,进去说?”

    刘蜻蜓直接走进了房间,坐在床上。

    苏乐进入刘蜻蜓的卧室,看着这里的装修啧啧称奇。

    很少见一个女人的房间能如此简单,简直闻所未闻。

    他来到那把唯一的椅子上坐下,看向双眼通红的刘蜻蜓,笑道:

    “哭什么?”

    刘蜻蜓歪过头去没有回答。

    苏乐好笑的看着她,自从上次帮自己挡了一道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就变得有些微妙,自己也说不清楚两人现在的关系,但是你要是说只是队员和队长的上下级关系,苏乐觉得这是在骗自己。

    “说说吧,这半年过的怎么样?”苏乐在桌子上找水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只得放弃喝水的行为翘起了二郎腿。

    “就那样,该干嘛干嘛。”刘蜻蜓淡淡道。

    “那你和你父亲呢?关系缓和了吗?”苏乐问。

    刘蜻蜓点点头又摇摇头:

    “说不上来,算是缓和了一点吧,我来第六区总部也不是因为他。”

    苏乐知道这点,刘蜻蜓来不来第六区总部和刘霆峰没什么关系,对于刘霆峰来说只要不是去*部,刘蜻蜓在第六区的那个分部其实无所谓。

    看着刘蜻蜓心事重重的样子,苏乐笑道:

    “那次,你为什么帮我挡刀?”

    刘蜻蜓呆呆的看着地面没说话,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苏乐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从下方看着她的脸。

    “怎么不说话?”

    刘蜻蜓躲避着他的视线,有些慌乱道:

    “说什么?队长帮队员挡刀,有什么问题吗?”

    苏乐“哦”了一声,点点头:“是这样啊,那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刘蜻蜓咬着红唇气愤的看着他,这家伙用一副专门气人的语气来说这句话,专门气她!非常可恶!

    苏乐看着气鼓鼓的刘蜻蜓,真的很少见到刘蜻蜓现在这副模样,如此的......娇羞?

    不合适,起码放在刘蜻蜓身上不合适。

    “那队长啊,以后有什么想法?”苏乐站起来直面刘蜻蜓问道。

    “想法?”

    刘蜻蜓沉默了一阵:“不知道,你呢?你这次回来是干什么的?”

    “一方面处理一些之前没做完的事儿,一方面要实现我心中的一些想法。”苏乐笑道。

    刘蜻蜓一听苏乐说这个话,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呀,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苏乐奇怪的看着忽然紧绷了刘蜻蜓,忽然想到了什么,失笑道:“你不会是以为我7要对你父亲和蒋准勤怎么样吧,不会的放心吧,你父亲并不是真正下命令杀人的凶手,韩玺才是真凶,冤有头债有主嘛,我不会去找你父亲的麻烦的,蒋准勤的话,虽然他利用了我,但如果不是他和白倩兰的话我现在应该还在那个该死的监狱里等死呢,所以他算是功过相抵了。”

    苏乐这样说刘蜻蜓才放松下来。

    “所以,你到底也没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刘蜻蜓追问道。

    苏乐想了想,忽然转过身去。

    “队长,如果让你离开这里,你愿意吗?”

    “离开这里?哪里?”刘蜻蜓疑惑道。

    “离开雾都,离开南烬!”苏乐淡淡道。

    “离开南烬?为什么?”

    “你先别问为什么,你告诉我你愿不愿意!”

    刘蜻蜓沉默了,如果是别人问,她一定连回答都不会回答这种脑残问题,但是这是苏乐问。

    “你的意思是,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刘蜻蜓思考了很久问道。

    苏乐点点头:“或许吧,但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短时间,是多长时间?”

    “几年?甚至十几年?我不知道,我只是说不会再回到这种平静的生活了,而并不是不会再回到南烬。”苏乐道。

    刘蜻蜓再一次沉默了,她不知道苏乐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和谁?和你吗?”

    她问道。

    苏乐点点头:“嗯!”

    刘蜻蜓再一次沉默,但是这次沉默她没有说话。

    “你知道我和韩玺的关系,我们都是要必杀对方的,但仅凭我自己的力量很难和黑火还有多兰的人作对,所以我要组建自己的势力!”苏乐平静道,这些事情告诉刘蜻蜓他一点都不怕泄露,他相信刘蜻蜓,就凭她为自己挡的那一刀!

    很久没有回应。

    苏乐转头看过去,刘蜻蜓目光游离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

    “怎么了?不想走?”苏乐轻声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你,毕竟你的父亲在这里,你离不开也正常。”

    “你什么时候离开?”刘蜻蜓忽然道。

    “明天吧?或许更快,我现在需要时间,我没办法和韩玺比时间!”苏乐无奈道。

    “所以,你今晚来我这里,就是为了和我告别?”

    “嗯!”

    苏乐点头道:“这次见面之后下次可能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所以我来看看你。”

    苏乐说罢看了一下手环,道:“好了,都快三点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

    苏乐说着就朝窗户走去。

    “等等!”

    后面的刘蜻蜓忽然叫住他。

    苏乐止住了脚步,但没有回头。

    突然,一个温暖的身躯抱住了他,刘蜻蜓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我跟你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