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公平即正义!免费阅读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公平即正义!
    白倩兰带着人终于飞到了韩玺不远处,她也看到了天上盘旋着的异种,再看看脚下的绕城,原本繁华美丽的绕城现在宛如一片人间地狱一般恐怖,到处都是求救声,哭喊声,嘶喊声,惨叫声,这些声音灌在她耳朵里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低吼。

    “混账,混账,混账......”

    白倩兰呆呆的看着下面的城市,她又抬起头看向天空中还在盘旋的三头巨型异种。

    “韩玺,你该死,你是个畜生!”白倩兰回过神眼角不自觉流下眼泪咬着牙恨声道。

    听着白倩兰的痛诉,韩玺只是淡淡一笑:“白主任,这么久不见面,刚一见面就骂的这么难听啊。”

    这时韩玺脚下的电视塔也开始了坍塌,他缓缓降落到不远处的一座高大废墟上,这之前是羊城有名的购物中心。

    白倩兰等人则是降落在与他对立的一座废墟上,一边一个人,一边一群人,就这么对峙着。

    白倩兰身边的裂能者皆是一脸的怒容,看着周围痛苦哀嚎的市民,他们想帮忙都帮不过来,街上已经响起了救援队的警铃,整个城市都在到处救人。

    “主任!”

    一个女性队员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城门那边......”

    白倩兰看着前面含着淡笑的韩玺,咬了咬牙道:

    “这次的事是你操作的?”

    韩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边。

    见他这个态度白倩兰就知道什么都不用问了,她眼中的怒火更甚:“你要是想怎么样你可以正面来,这里有多少平民你知道吗?”

    “平民?”

    韩玺忽然笑起来,笑的非常疯癫,笑的越来越痴狂,他捂着肚子极其夸张,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之前的儒雅不复存在,现在的他看上去更像一个疯子!

    “平民哈哈哈哈哈,他们是平民!他们居然是平民,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好半天韩玺才缓过来,他忽然收敛起笑容指了指下面:“那下面的那些人是什么?是奴隶吗?”

    白倩兰知道他指的是谁,是下城人。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白倩兰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只说出了这句话。

    “你不知道?哈哈哈哈,你太清楚我在说什么了,如果绕城上的人是平民,那下城人是什么?他们的地位有平民高吗?他们的待遇有平民好吗?他们的环境像是人住的吗?你真的去过下城吗?”

    这一连串的发问让所有的裂能者脸色都不太好看。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他们是平民?是特民吧?”韩玺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他们在绕城上生活的那么幸福,快乐,有没有想过下城人生活的是什么样子?我今天也要让他们也尝尝这种绝望,痛苦的感觉!”

    白倩兰这时抬起头,脸色平静道:“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就是单纯的来宣扬你的正义的?”

    “不不不!”

    韩玺连连摆手,表情认真道:“我可不是正义的一方,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人。”

    说罢他开始在废墟上踱步:“当然啦,你们也算不上正义......”

    他的话还没说完,白倩兰身后的一个年轻裂能者开口嘲讽道:

    “你当然不是正义,什么时候烧杀抢掠都成了正义,而且你自己不属于正义也别拖我们下水,我们生活过的好好的如果不是正义是什么?”

    韩玺听到有人打断他,他惊讶的转过头,看见白倩兰身后刚刚说话的那个裂能者想了想道:

    “你是99级的永彬吧,我记得你。”

    年轻裂能者一仰头,没有回答韩玺,似乎和韩玺说话会让他感觉肮脏。

    韩玺却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淡笑道:

    “当时你是班里的前三名,还是我给你带的搏击课,对吧?”

    永彬一撇头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下,算是答应了。

    “那你就是这样和你的教官说话的?”

    “你已经不是我们的教官了,你是个叛徒!”永彬身边的一个女裂能者大声道,看着韩玺的眼睛丝毫没有退缩。

    韩玺的眼中罕见的闪过一丝落寞,但他很快点头道:

    “算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和你们说身份这件事了,说点别的。”

    “你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一方,那我问你们,你们觉得什么是正义?”

    韩玺整理着自己身上的白色西装,废墟上的灰尘沾染到了上面让他有点烦恼。

    他这句话问完,现场除了白倩兰依旧眼中满是怒火以外其他裂能者都是一脸的困惑。

    “你们自己都说不出来什么是正义,还好意思在我这里大放厥词?”韩玺不屑的看着这些他曾经的学生:

    “那我告诉你们什么是正义!记住了!”

    “公平,就是正义!”

    韩玺背着手望天道。

    “公平就是正义?”

    裂能者们没能很好的理解他的话,眼中满是不解之色。

    这时沉默许久的白倩兰开口了,她的眼中已经恢复了理智:

    “就算你是来伸张正义的,可逆有必要用这么极端暴力的手段吗?”

    白倩兰看着周围的一片片废墟眼中再一次浮现出痛苦神色:

    “你这也叫正义吗?”

    “当然!”

    韩玺直勾勾的看着白倩兰:“暴力的正义也是正义,并且他能比软正义要来的更加彻底,更加迅速!”

    “再说了,你们这群家伙都是一群油盐不进非暴力不合作的人,我难道还要指望和你们谈判吗?”韩玺不屑道。

    “可是你也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你的情绪啊!下城和绕城的问题已经存在八十年了,这不是你想改变就可以改变的,至少不是一个俗速成的事......”

    “所以更需要用这种手段来达成目的!”韩玺打断道!

    这时白倩兰身边的另一个裂能者嘲讽道:“你刚刚不是说自己不是正义的一方吗?怎么现在又自诩是在做什么正义的事儿了?”

    韩玺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我不是正义的一方和我做好事儿有什么关系吗?杀人犯就不能拾金不昧了?”

    裂能者无言以对。

    “我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只是在这些事情之上还带着我自己的目的,这样就不算是正义了,所以我说我自己并不是正义的一方。”

    “难道周围这一片火海就是你说的正义?你说自己是为了下城人伸张正义,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下城人也会遭受同样的痛苦!”白倩兰怒道。

    “哼!”

    韩玺冷哼一声:“只见水滴不见汪洋,羊城只是我们的第一站,这个城市作为典范怎么做都不过分,我要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有这个觉悟!”

    白倩兰听罢脸上的愤怒化为了不屑:“话说的冠冕堂皇,统治世界这种疯子的梦想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韩玺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好像白倩兰说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他笑道:

    “随便你怎么说,你唉怎么想就怎么想。”

    白倩兰脸上的表情更加不屑:“简直和宗明是一丘之貉!”

    韩玺一点都不在意,反而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这时白倩兰的手环亮了,她立刻点开,一个灰头土脸的军官被投影了出来,语气焦急道:

    “白主任,北城门快要失手了,异种已经有好几头穿过火力网冲进来了,城内的预备军正在抵抗!”

    白倩兰脸色大变,她想去救城门那边,但是看看这边的韩玺又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韩玺也听到了刚刚军官说的话,他笑道:

    “哎呀,看来你们的形式很不乐观呀,怎么说,要不要先去城门那边看看?你放心,这边我帮你照顾好!”

    白倩兰看着韩玺一副故意好心的恶心人模样心中怒火越来越盛!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做才好的时候手环再一次亮了起来,一个身穿黑袍的佝偻人被投影出来,他嗓音沙哑语气低沉道:

    “白主任你专心对付那个家伙,城门交给我们!”

    说罢他便挂了电话。

    白倩兰脸上终于轻松了一些,抬起头紧紧的看着韩玺。

    “刚刚那个是......末日教会的大祭司吧?”韩玺惊讶道:“那老家伙居然还没死呢啊?啧啧,真是多事啊!”

    他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等战事解释我第一个收拾的就是末日教会!”

    “你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吧!”

    白倩兰在远处冷声道,她转头看向周围的裂能者们:

    “九队十队执行任务:击杀韩玺!”

    “是!”

    说罢所有裂能者纷纷跃起冲向韩玺!

    韩玺看着这些冲来的裂能者,纷纷一脸战意。

    他笑了笑,慢条斯理的脱下自己的西装放进伴手盒又摘掉了自己的金丝眼镜,露出里面的花色马甲,直面向他冲来的裂能者们笑道:

    “来,让教官好好看看,你们有没有把我教给你们的东西还给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