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百二十章 风雨飘摇免费阅读

第二百二十章 风雨飘摇
    苗诚点头应是。

    老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这些事儿是谁干的,你们查出来了吗?”

    苗诚摇头道:“没有,没有任何线索,所有事发地点的监控全部都被销毁,我们也没有检测到能量波动,所以应该不是裂能者干的,不知道他是得罪了什么人。”

    “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

    老人轻飘飘的看了他们三人一眼:“那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苗诚三人立马把腰弯了下来,表情非常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老人叹息了一声:“去找人把事情弄清楚,弄不清楚你们就一直等到弄清楚了之后再回来。”

    三人立马点头称是。

    老人看向跪在墙角面壁的屠永成:“韩玺呢?”

    似乎是知道老人在问自己,屠永成头也不回的闷声回答道:

    “不知道,应该又在看海吧。”

    老人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淡淡道:“你去找韩玺,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然后再问问他多兰那边的具体行动日期。”

    说到这里老人好像又动怒了,看着站起来拍打着膝盖的屠永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原本这次让他去多兰联邦国就是商议这个事情的,结果又让他一顿酒给耽误了。

    ......

    在岛屿的另一个方向,城外的沙滩上有一串脚印,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海中的礁石上呆呆的看着远处咆哮的海面,即便是有数米高的波涛他也无动于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周围的凶险都只是幻境。

    屠永成带着苗诚两人来到这个海滩旁,他是很不喜欢来这里的,现在外界的环境非常恶劣,无论是什么时间天空总是黑色,海水也是黑的,看着就让人心情不好。

    他还是更喜欢城内*的灯红酒绿,只有那里才能让他兴奋起来。

    从海边找了一艘摩托艇带着苗诚驶向远处那个宽阔的礁石。

    “你来啦。”

    坐在礁石上的男人没有回头便知道是谁来了,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远处翻滚的波涛,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深深的吸引住了他。

    屠永成“嗯”了一声,走到韩玺身边坐下。

    苗诚则是站在两人身后,他可没有资格坐着。

    “马光汉失踪了!”屠永成从礁石上捡起一个贝壳在手中把玩着,黑潮侵袭过后就连贝壳都没有幸免,他手中的贝壳形状十分不亏则,颜色呈血色,里面的软体动物竟然长出了一圈利齿,一张一合的十分吓人。

    但是屠永成一点都不害怕,这小东西虽然凶狠但是只要抓对了地方就没啥大问题,贝壳就是贝壳,即便是被黑潮腐化它也还是个贝壳。

    听到这个消息韩玺似乎是有点惊讶,他转过头看向身后的苗诚。

    苗诚点了点头肯定了这个事实。

    “失踪就失踪了吧。”

    韩玺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甩给屠永成一根,自己点燃了一根,曲着一条腿深深的吸了一口,仿佛失踪的是一只蚂蚁。

    屠永成接过烟没有点燃,只是拿在手中把玩着,他想了想:“别是你干的吧?那家伙还有命吗?”

    韩玺轻笑一声:“*嘛要做掉他,对我又没什么好处。”

    “未必吧......”

    屠永成这个时候好像换了个人,他把手中的香烟塞进贝壳的嘴里,看着它咔嚓咔嚓的将香烟撕咬成了碎末。

    “他可是为数不多知道你身份的人了,你不想干掉他?”

    韩玺转过头看着他:“你觉得我怕身份被泄露吗?”

    屠永成捏着手中的贝壳笑道:“你不是还想招揽那个叫苏乐的家伙吗,要是让人家知道你的身份,不杀你都算好的了,这你还不担心?”

    韩玺低下头看着礁石上的小孔,没有否认他的话,幽幽道:“让你的小情人把嘴巴管好,否则我会宰了她!”

    屠永成忽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得意,似乎完全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韩玺忽然抬头看向他,认真道:“我说的是真的。”

    笑声戛然而止。

    “苏乐这个人对我有大用,至少在他没有明确拒绝我或者发现我的身份之前我都会想办法把他拉进来。”韩玺低下头目光幽幽地看着波澜起伏的黑色海面:“所以你最好不要拖我后腿。”

    屠永成见他这么认真,也没了说笑的意思。

    苗诚站在两人身后冻得瑟瑟发抖,晚上的海风带着一股子湿咸的味道,其中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良久,当韩玺点燃第二根烟的时候,屠永成才开口:

    “你主子那边怎么说?”

    韩玺听到这话轻轻皱了皱眉头,知道他这样说的意思,无非是自己刚才说要杀他的心头小宝贝了,说这种话来恶心自己。

    “什么怎么说?”韩玺没和他计较,太幼稚。

    “行动日期。”

    看了看了一眼手环上的时间,淡淡道:“六月一号。”

    听到这个时间屠永成皱眉问道:“这个时间你和他们商量过了吗?”

    之前问的时候韩玺就说过六月一号,现在又说是六月一号。

    韩玺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烟灰肉眼可见的变长并很快延伸到烟头处。

    他深深的吐出一口烟雾,淡淡道:“我不需要和他们商量。”

    他忽然站起身眺望远方:“也没人能和我商量!”

    屠永成似乎对这种霸气的话语非常不屑,也或许是习惯了,总之他对这种语气不太感冒。

    “那你准备在我们这里再待多久?就剩十天了,你还不回去准备布置吗?”屠永成问道。

    韩玺插着兜淡淡道:“都已经准备好了。”

    他想了想又低头道:“壹号呢?还没找到?”

    屠永成听到这件事脸上的表情又丧气了许多:

    “没有!”

    韩玺嗤笑一声:“怪不得宗明老说你是*,活生生那么大一个人都看不住。”

    按照往常韩玺要是这么说他他指定生气,但是现在他竟然一言不发。

    壹号失踪之后老大狠狠的骂了他一顿,他从军以来就没见过老大发这么大的火,看向他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人。

    也没办法,零号和壹号是黑火废了好大的劲才培养出来的,现在居然失踪了一个,这换谁谁不恼火!

    更重要的是壹号的能力太关键了,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这次的行动,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失踪了。

    “这会不会影响这次的行动?”屠永成闷声道。

    “你说呢?”

    韩玺瞥了他一眼:“早都指定好的方案少了这么重要的一个人,你觉得会不会影响?”

    屠永成又不说话了。

    韩玺背着手看向远方淡淡道:“也还好,少了就少了吧,现在说这些都晚了,行动是不可能更改的,只能辛苦一下零号让他多出一点力了,看看能不能补上壹号的空缺。”

    说罢他想了想道:“‘引子’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星城一个,杭城一个!”

    韩玺点头看向远方不再言语。

    屠永成抬起头:“那这次行动你还有多少胜算?”

    韩玺抬起头看向那黑压压的天空,半晌道:“八成!”

    紧接着又道:“如果壹号不失踪,就是九成!”

    屠永成觉得奇怪,问道:“我们的计划已经非常周全了,你还没有万全把握?”

    韩玺摇了摇头:“只有在我控制了整个羊城之后我才会说这次行动是万全之策,否则哪怕对方只有一个炮台在运行,都不能说有十成十的把握。”

    他看向屠永成:“那一成,是留给未知的,是留给意外的。”

    “话是这么说,那你要怎样应对未知和意外?”

    韩玺看着天空沉默了许久,海浪打在他的脚下,他再一次摇头道:“不知道,未知就是未知,意外永远都是意外,如果我能应对的话它就不是未知的意外了,所以我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走一步看一步吧。”

    屠永成默默的点了点头,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道:

    “你别忘了,事成之后,黎明之城的事儿。”

    韩玺转回头给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放心吧,忘不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