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百一十九章 海外孤岛免费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 海外孤岛
    东南亚,远洋之上。

    漆黑的海水泛起惊天的波涛,有一下没一下的打击在礁石上,乌蒙蒙的天空真正的做到了海天一色,看着这里的海水会让人有种恐惧感,总感觉只是看一眼都让会让人万劫不复。

    而在这大洋之上,有一座孤悬海外的岛屿。

    在黑暗的环境下这里犹如一片死地一般看不到烟火气。

    但是离近了看就能看到岛上的厚重,黑色的城墙,他们连绵不绝,将整个岛屿与都围了起来。

    灰褐色的沙滩上有好几串脚印,这些脚印是从水里来的,不知是什么人直接从海中走上了陆地。

    三个人越过沙滩走进茂密的丛林,几人行进的路线古怪且诡异,蜿蜿蜒蜒的总算走到了城墙下。

    三人穿着黑色的蛙服,背后一个巨大的黑色火苗引人注目。

    为首的男人站在城门下按了一下墙上的凸起,一个探头从墙壁中探了出来。

    “私密科苗诚!”

    男人先是说了一下自己的姓名,然后扫描了一遍虹膜之后城墙忽然打开一个可供两人并排走进去的门,三人匆匆走了进去。

    进入城墙后没走两步便有身穿黑色劲装的持枪士兵走上来搜身,三人被搜查完毕没有违禁品之后才放行。

    外城墙之后还有一层里城墙,这层里城墙就没有外城墙那么巍峨。

    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外城墙上站着许多巡逻的士兵,统一穿着黑色劲装,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炮口,每个炮口都架着一门样式古怪的黑色巨炮。

    进入里城墙后看见城市内的景色,这里和南烬的下城差不多,有高楼大厦也有低矮民房,只是这些建筑通体黑色,看上去也偏陈旧,不知多少年没有修整了,处处透露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但是建筑压抑,人却不压抑。

    这里的街上来来往往的走着许多人,每个人看上去都不是那么好相与,凶神恶煞的,贼眉鼠眼的,豪横的什么人都有。

    只是很少看见女人,有也只是一两个,用破旧的黑布蒙着头匆匆走过。

    三人在城关处上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朝着城里最高的那座建筑驶去,路上的人看到这辆黑色火苗的车之后纷纷避让,不论之前有多嚣张现在都不敢阻拦。

    到了建筑门口三人下车走了进去,搭乘电梯来到最顶层,敲响了最豪华的大门。

    “进来!”

    苗诚打开门走了进去,这个房间很大,里面装修的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办公桌和一张沙发,一个酒柜和一个书架。

    一个身穿黑色外套的高大老者坐在沙发上,老人看上去年级不小了,脸上的褶皱一大堆,头发花白,但是精神状态很不错。

    他面前跪着一个面容粗狂的独眼龙,正耸拉着脑袋一脸的垂头丧气表情。

    见三人进来这个独眼龙脸上有明显的兴奋神色,好像是松了口气。

    苗诚三人看到老者里面换了副面孔,脸上的疲惫神色不再有的只是恭敬。

    “先坐下吧。”

    老人淡淡瞥了他们三人一眼。

    三人连忙找了个地方坐下,等待着老人处理完眼前的事。

    老人将视线转回面前的独眼龙:“这次又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你把人家多兰政务大臣的女儿给*了?”

    这明显也是刚进来,估计他前脚进来苗诚三人后脚也就跟进来了。

    独眼龙听见老人问他也不回话,只是闷声闷气的“嗯”了一声,耷拉着脑袋不言语。

    他原本以为苗诚三人进来了老大就会先放过自己,先去处理那边的事情,谁知道这话又说道自己身上了,压根就没让自己逃过一劫的意思。

    老人见独眼龙一脸无所畏惧的模样,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屠永成啊屠永成,我让你去干什么去了?”

    地上跪着的正是黑火的高级军官屠永成,但是现在的他脸上明显没有了之前的豪横气。

    “联合情报。”屠永成低着头道。

    虽然他低着头,但是老人好像能看到他垂下的脸上是什么表情,满脸无所谓。

    “那你为什么要*了人家的女儿?”老人撑着自己的额头疲惫的问道。

    说到这里屠永成忽然抬起头,神情激动道:“老大,这不能怪我啊,他们那天给我一个劲的灌酒,把我灌醉之后那小妞就穿着身黑丝在我面前不停的晃悠,这能怪我吗?”

    老人闭上了眼,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愤怒强装平淡道:“你的意思是,这是怪人家了?”

    屠永成连忙点头道:“对对对!”

    说罢他又往前跪行了两步,煞有其事道:“我甚至严重怀疑他们就是故意把我灌醉的,然后再让那个小妞来勾引我!这样就能更好的拿捏我们了!”

    他这话说出来苗诚三人坐在旁边都差点笑出来,但是考虑到眼前人是谁又连忙用手捂住嘴,这才没有笑出声。

    老人听了屠永成的话再也忍不住了,狠狠一巴掌拍在沙发上怒道:

    “放屁!”

    “你他娘的喝醉了跑到人家女儿的房间里睡觉拉都拉不出来,还说是人家勾引你?你还要脸吗!人家在自己卧室穿什么衣服管你屁事!”

    见到老人发火了屠永成也不敢说话了,又把硕大的脑袋耷拉下去,但是脸上仍然没有多少惧意。

    老人看着这家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滚刀肉模样也是相当无奈,深呼吸了两下好不容易压下了心头的怒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半年不准喝酒!”

    原本一脸无所谓的屠永成听到这个处罚一下跳了起来,脸上的悠哉神色也变成了恳求,抓住老人的手哀求道:

    “老大,老大我不敢了,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老人对他的哀求看都不看一眼。

    “半年啊,老大你还是杀了我吧,半年不喝酒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见他还想讲价,老人淡淡道:“七个月!”

    屠永成瞳孔猛然一缩,刚想张嘴说点什么的时候老人又开口了:

    “八个月!”

    这下屠永成是彻底不敢开口了,面如死灰的垂下了脑袋。

    “滚到那边跪着去!”

    老人踹了他一脚:“上次你把人家的艾斯德佩给折腾成那个样子人家都没说什么,突袭任务也被你搞砸,幸好还带回来点有用的人,不然你早就上军事法庭了,这次又*了人家的女儿?”

    说道这里老人又生气了起来,走到已经滚远的屠永成身边狠狠的又给了他一巴掌:“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屠永成挨了一巴掌也不敢说话,只是靠在墙边哼唧。

    老人一边走回沙发一边怒道:

    “还讲价?还敢和老子讲价!”

    动手非常利索,没有一点老人的迟暮之色。

    坐回沙发上老人仿佛换了一副面孔,没有了之前的怒气,脸上的表情无比平淡:

    “说说吧,外面什么情况?”

    苗诚三人立刻站起身走到老者面前,苗诚道:

    “马光汉失踪了,他的产业链好像出了点问题。”

    “失踪了?”

    老人皱了皱眉,马光汉这个人他是知道的,他一直是和韩玺对接的,虽然韩玺不是黑火的人,但是马光汉的业务是黑火和韩玺合作的一个业务,主要是韩玺出头,他在后面盯着。

    这个业务给他们带来了许多新的研究成果,这个研究成果都是人体方面的,好处很多。

    现在马光汉失踪了他也有些可惜,毕竟再找一个人弄这种事儿不是那么容易的。

    “怎么失踪的?查出来了吗?”老人在面前的茶几上拿起一个红泥茶壶直接对着嘴喝了起来,茶壶被他盘的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颜色,透露着一股子茶香。

    “还有没,最后一次交货的时间期限过了很久我们都没有等到他,城里的特工差了半天也没查出个原委。”

    “那他有没有一些密室什么的地方?”老人问道。

    “有肯定是有,但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这些。”苗诚道。

    老人点点头,也不是很在意,反正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交易了,少这一次也没什么大问题,主要是他那个产业链的问题。

    “你说他的产业链也出问题了,是什么意思?”老人转而问道。

    “我们从南烬雾都回来的这十天里,他在雾都的产业链里已经有十几个骨干成员*掉了,一线的抓猪人员,二线的对接人员,三线的转接人员,四线的管理人员,这些人无一幸免,这段时间总共*掉了有上百人!”

    老人听到皱了皱眉:“也就是说他的产业链已经濒临崩溃了?”

    苗诚点点头:“差不多,但这只是雾都的,他在外地的业务暂时还没有收到影响。”

    老人喝了口茶:“也就是说,他在雾都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了是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