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他是一股执念免费阅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他是一股执念
    苏乐听到他的话沉默了。

    那个东西......

    苏乐其实早在第二能源基地的时候就想用,但是后来逃出生天就打消了那个想法。

    至于后面的事情只要是苏乐自己能解决的他都自己解决,解决不掉的七酱来解决,但苏乐一次都没有想过使用那个能力。

    不是因为别的,单纯的因为太恐怖!

    苏乐见过那个样子,没有一次展露出来过,他也只是在脑海深处见过一次。

    那种*,那种暴戾,那种杀戮。

    那种感觉深深的印在苏乐的脑海中,以至于他想一下都会颤抖。

    “别说是为了我,就当是为了你自己,你也清楚为什么自己要一直这么固执的找到当年的*,对吧?”

    黑影说完了这句后身影便逐渐开始模糊消散。

    “你不杀了他们,我就永远无法安息!”

    他那虚无缥缈的声音从四周传来,回荡在苏乐的脑海。

    脑海中那股疼痛感忽然消失,“他”没有再和苏乐争抢,安静的消失在了他的脑海中。

    苏乐缓缓睁开眼,右眼中的赤红也逐渐消退最终变回正常的瞳色。

    他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右手无动于衷,瞥了一眼浴缸里已经毫无生气的两人,对着他俩招了招手。

    两具尸体缓缓漂浮过来,苏乐将酒店浴室的纱窗扯下来缠到了两人的身上将他们放在浴缸中并排漂浮。

    七酱也从苏乐地脑海中撤回,他刚刚一直在默默观看,等到苏乐昨晚眼前的这一切后他忽然开口道:

    “你要不试着把事告诉我?一个人憋着也挺没意思的。”

    苏乐没说话,他关上了浴缸的水龙头走回卧室里躺在床上呈大字型望着天花板。

    “你相信穿越吗?”苏乐盯着天花板淡淡道。

    “穿越?”

    七酱被苏乐地忽然开口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你是说穿越时间还是穿越空间?”

    “时间。”

    “时空穿越啊,这个并不难啊,你想说什么?”七酱飞到了苏乐的面前遮挡住了他看天花板的视线。

    “我说我是一个八十年前的鬼,你信吗?”被遮挡住视线的苏乐索性不再看天花板,而是转头看向七酱。

    七酱愣了一下,两个绿豆小眼眨了眨:“什么意思?”

    苏乐歪过头看向窗外:“我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苏乐,我是一个八十年前的鬼,一个早就该死掉的鬼!”

    七酱脸上有些动容,但是没有开口,继续等着苏乐说。

    “我死后从八十年穿越到了现在,附身在了这个苏乐的身上!”

    七酱的眼睛又眨了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七酱沉吟一阵:“那原本的苏乐呢?”

    苏乐听到他这么问转回头惊讶的看着他:“你不觉得惊讶吗?”

    七酱虽然表情有些惊讶但整体上表现得实在太过冷静,冷静的就好像早有预料一般。

    “其实我隐隐约约能猜出来一点。”七酱道:“上次你见完韩玺之后说的那些话你还记得吧,我觉得你身体里有两个灵魂一定是人格*,但是你很确定是两个灵魂,所以我觉得应该另一个灵魂是外来者,这种事情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才是那个外来者!”

    “也就是你是穿越来的这件事还是挺让我惊讶的,回头可以研究一下,但也就还好,我在宇宙里见过奇怪的事情多了,你这个不算什么。”

    苏乐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丝苦笑:“这种感觉很奇怪吧。”

    七酱点点头:“是挺奇怪的,原来你不是我最早认识的那个苏乐啊。”

    “嗯,我进入他的身体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以为自己已经和他融合在了一起,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的余念竟然化为了一种执念,或者说是怨念,一直在影响着我。”

    “尤其是上次见到韩玺的时候,他甚至要和我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这让我一时间竟然分不清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

    七酱盯着苏乐的眼睛,盯了一会儿道:“他应该是死了,这股执念也只不过灵魂中最难消散的一部分而已,他是不完整的,没有感情有的只是所携带的记忆中那部分情绪而已,也就是你所感受到的那些杀戮,暴戾!”

    苏乐默默点头,沉默一阵道:“你,你现在什么感觉,我并不是当年救你的那个人。”

    七酱想了想:“也没什么感觉,你俩其实都是一个人,他其实已经和你融在了一起,你俩谁都离不开对方,况且你还挺对我脾气的,没啥好感觉的!”

    随后他又道:“所以你一直寻找当年的凶手也是因为他的执念吧?”

    苏乐有些动容,点头道:“是,他一直在影响我,暗示着我去做这些事。”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不是出于自愿,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占据了他的身体自然要完成他的心愿,就像你说的,我俩已经是一个人了,他的事情其实就是我的事情,不分什么彼此。”

    “再说了,如果不完成这个事情,他可能会影响我一辈子,我还是希望做回自己的,所以能尽快让他了却残愿也不错。”

    苏乐坦率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没有任何隐瞒。

    这是七酱,因为他是七酱,这是苏乐现在最信任的人了,不,是最信任的东西了。

    “那现在呢?咱们怎么办?”七酱瞥了一眼浴池中两个漂浮的尸体道:“去找韩玺吗?”

    苏乐缓缓摇头:“现在去找他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就是当年的凶手之一了,所以我还有缓冲的时间用来准备。”

    七酱想了想:“他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东西?”

    苏乐忽然露出一丝古怪的苦笑:“是我真正的裂能。”

    “很厉害吗?”七酱好奇道:“应该挺厉害的吧,不然他为什么说你的这个底牌可以打赢韩玺。”

    苏乐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一激灵摇了摇头:

    “厉不厉害不知道,反正挺唬人的。”

    苏乐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能很笼统的说了一下。

    七酱对这个形容表示完全没听懂,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那这个两个人怎么办?”七酱指着浴室问道。

    苏乐淡淡的瞥了一眼浴室:“装你身体里带出去扔了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