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百一十一章 韩玺的计划免费阅读

第二百一十一章 韩玺的计划
    苏乐呆住了。

    七酱也愣了神。

    因为苏乐的出神马光汉在天上疯狂的翻腾,但是依旧是被倒吊着。

    “你,你说什么?”苏乐愣愣的看着他。

    这个答案让苏乐非常意外,甚至都不能说是意外,是震惊。

    他的大脑宕机了至少三分钟,脑海里面思绪混乱。

    如果魏明若是韩玺,韩玺现在才多大?当年他也就二十出头吧?二十出头的人就已经是队长了?那他多大参的军?

    还有,如果韩玺和魏明若是一个人,那他俩的身份怎么解释?

    斯列格是*部的嫡系部队,韩玺则是第六区的教官,第六区和*部的关系虽然表面上是上下属,但是个人都知道其实关系很差,只是名义上的上下属。

    如果他俩是同一个人,那他是如何做到在两个分歧这么大的部门都爬到那么高的位置的?

    这现实吗?

    太多东西理不清了。

    苏乐愣神的这段时间马光汉已经扑腾好久了,终于是消耗完了自己最后一点力气,胳膊缓缓垂了下来。

    他的手打在水面上惊醒了正在愣神的苏乐。

    苏乐转头看了眼一脸沉思状的七酱,一挥手招过马光汉把他摆正。

    从倒吊状态摆正的马光汉深深的缓了口气,刚才那种血液回流的感觉让他差点窒息。

    被憋得青紫的脸一点一点的恢复血色。

    苏乐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拽到面前:“说说吧,什么意思。”

    马光汉咽了口唾沫,脸上的血污被浴缸中的水流洗涮干净只剩下湿透的头发粘在脸上,颇为凄惨。

    “魏明若就是韩玺,他从来都不是第六区的人,他一开始就是*部的人。”

    “那他怎么能在两个部门爬到那么高?”

    马光汉盯着他的眼睛:

    “你听说过天才吗?”

    “天才?”

    “没错,韩玺就是天才,他是那种你没有办法想象的妖孽。”

    “他是议员魏贤的小儿子,从小就被安排训练各种格斗技巧和刺杀手段,精通所有搏击术!”

    “十年前魏贤和刘霆峰出现了间隙,魏贤就安排韩玺进入*部做他的间谍。”

    “五年的时间里,他从一个底层的士兵一路攀爬到斯列格的作战组组长位置,还成为了刘霆峰的心腹,他的背景被洗的干干净净,根本没人知道他是魏贤的人!”

    他说着咧开嘴惨笑道:“可笑的是刘霆峰甚至还一度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苏乐抓住一个遗漏。

    “韩玺在*部隐藏了五年,见惯了各种*和阴谋,他被安排的任务都是极其血腥和残忍的,斯列格干的就是这种事,清理联邦异己,消灭反对派,甚至是渗透别的国家搞暗杀等等等等,时间一长他就厌倦了这种生活,他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改变这个世界。”

    “所以他就自爆了身份,然后想要杀掉刘霆峰。”

    马光汉舔了舔龟裂的嘴唇:“当然,他失败了,刘霆峰自己是裂能者不说他身边还有别的裂能者,但是从那以后他的身份就已经公开了。”

    “他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只有我这个当年和他一起共事了很久的人才和他有联系,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是蒋准勤的学生了,外貌和气质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人知道他是魏明若,甚至他的父亲魏贤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苏乐就这样看着他:“继续说。”

    “因为小时候训练留下来的好底子,他顺利成为了一个裂能者,并且是非常罕见的空间系裂能者,这让蒋准勤一下如获至宝,立刻将他带在身边言传身教,成了他最喜欢的学生,并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第六区的副教官。”

    这些消息苏乐觉得自己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消化,但是现在他需要的是更多的信息。

    “那他去第六区的目的是什么?”

    “他的目的是改变这个世界,或者说是想统治这个世界?谁知道呢,他就是个疯子。”

    “但是无论是哪种目的,他都需要实力的支持,对于当初的他来说能获取实力的地方只有第六区。”

    苏乐脸上的表情很微妙,他好像一瞬间想通了许多事,比如为什么韩玺见到自己的时候会是那种语气,比如为什么他说两人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那他是怎么和黑火的人搅和在一起的?”苏乐继续问道。

    马光汉惊讶的看了一眼苏乐,似乎是没想到他居然能认出黑火的人,这在年轻人里可不多见。

    “他觉得蒋准勤这个人太古板了,并且一心只为了第六区和南烬,和他的想法背道而驰,所以他就有了叛逃的心思。”

    “他和黑火达成了一些交易,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然后在南烬中拉拢了许多位高权重的人,比如第二能源基地的防卫军司令,就是他第一个拉拢的人,还有各个城市里各个职位的人,可以说整个南烬在这几年里已经被他腐蚀殆尽,满目疮痍!”

    “你的意思是,第二能源基地下面的那个实验室是他弄得?”苏乐缓缓问道。

    马光汉闭着眼睛点点头,他的表情有些挣扎。

    “不仅是第二能源基地,甚至在第六区他也有渗透。”

    苏乐目光一凝:

    “谁!”

    “好像是叫林霄,我记得是叫这个名字,他给我说过被一个叫苏乐的人干掉了,我当时还没在意,现在看来应该是你吧!”

    马光汉现在非常的虚弱,说话的时候都是进气没有出气多。

    苏乐没有在意他的状态,他更在意马光汉说的话。

    林霄是韩玺的人?

    苏乐忽然觉得整个事件都好像串联了起来,他现在对这个消息已经没有多惊讶了,今天听到的东西已经让他有些麻木了。

    “林霄的目的是什么?”苏乐打了马光汉一巴掌试图让他清醒一点。

    “我,我不知道,韩玺怎么可能什么都和我说,我猜应该是盗取第六区的裂能资料和埋炸弹,毕竟羊城是他重建世界的第一个进攻的目标。”

    “埋炸弹?”

    苏乐瞳孔猛然一缩:“你的意思是,他的第一个目标不是雾都而是羊城?”

    马光汉虚弱的点了点头。

    苏乐原以为他的目标是雾都,毕竟这里是南烬的都城,攻破了这里整个南烬都会陷入混乱,这样岂不是事半功倍?

    但是为什么要选羊城呢?羊城的重要程度不如雾都但防御能力是一点肉不弱,苏乐实在不懂这步棋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雾都而是羊城?”苏乐眯眼问道。

    马光汉看上去是真的快不行了,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喘着气。

    这和个人现在还不能死,至少在他把自己知道的说完之前不能死!

    苏乐转头看向七酱,七酱会意,身体里散发出奇异的波动笼罩住马光汉,强行抬了一下他那虚弱的精神。

    见马光汉精神有所缓和苏乐又问了一遍。

    马光汉意识清醒一些后好像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很多不该说的东西,脸上重新浮现出惊恐的神色。

    “我,我不能说了,再说韩玺会杀了我的!”

    “你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苏乐一摆手,马光汉又重新飞了出去,再一次被倒吊着悬浮在浴缸上,这次水位直接到达鼻梁处!

    “我说!我说!”

    马光汉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因为羊城离海不远!”

    “离海不远?”

    苏乐皱眉道:“那为什么不选魔都?魔都更近!”

    “因为羊城下面的珠墟港口有他们一个水下基地,那里是一个前哨站,从那里无论撤退还是进攻都要方便很多,魔都距离黑火的大本营太远了,选择魔都的话还是要沿着海岸线经过珠墟,所以选择羊城!”

    苏乐听了他的话沉吟一阵:“你是说黑火的大本营在海上?”

    马光汉连忙点头称是。

    苏乐又问道:“那他们的准备在什么时间动手?”

    “六月一号!”

    “为什么是这个时间?”

    “不知道!”

    苏乐转头看向七酱:“今天几号?”

    “五月十号!”

    苏乐一惊:“那不就只剩下二十天了!”

    他想了想,转身看向马光汉:

    “最后一个问题,当年你们清除所有目击者的命令,也是刘霆峰下的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