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百零七章 束手就擒免费阅读

第二百零七章 束手就擒
    行驶的车辆上,马光汉坐在副驾驶上手里握着一串佛珠脸色阴翳的看着前路,身边的司机一言不发的开着车。

    后座上的美杜莎还没把自己身上的*服换下来,这身白色的衣服在她身上略微有点紧,绷得紧紧的。

    马光汉通过后视镜往后看了一眼,正好被美杜莎看在眼里。

    “怎么,马总你想看看?”

    美杜莎娇笑道,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胸前的领子往下扯了扯。

    马光汉淡淡的看了一眼,转回头继续看向前方。

    美杜莎旁边的一个男人,约莫三十多岁看上去非常斯文,但从外边看和韩玺像是一类人,他穿着医大褂带着黑框眼镜,看着美杜莎刚才的行为皱眉道:

    “你见到每一个人都这样吗?”

    美杜莎转头看向他,伸出蛇信一般的狭长细舌在唇边舔了一圈媚笑道:

    “当然不是,比如对你我就不会这样。”

    说罢她还隐隐约约往男人胯下看了一眼,轻笑道:

    “我只对强壮的男人感兴趣!”

    斯文男面色一滞,紧接着脸上忽然涨红,身后的守卫们只露出的眼角一跳一跳的,明显是在憋笑。

    “你......”

    男人指着美杜莎刚想说什么,却被马光汉打断:

    “你们两个安静点,美杜莎你收敛一点,否则我给你屠永成说了。”

    “别别别!”

    美杜莎连忙收起自己妩媚的表情,可怜兮兮的看着马光汉:“我收敛,我收敛。”

    就在此时,正在行驶的车好像压到了什么东西,车身忽然剧烈晃动了一下!

    “你怎么回事!”马光汉看向司机怒道。

    “不是我啊!”司机一边紧紧抓着方向盘一边委屈道:

    “我什么也没干啊!”

    “不是你难道......”

    马光汉的话还没说完,车子又一次晃动,这次的晃动更加剧烈,整辆车竟然直接翻了过去!

    “嘭!”

    汽车在路边翻倒燃起熊熊烈火!车里的人灰头土脸的往外爬!

    美杜莎宛如一条蛇一般窜了出来,她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外面的风景,而是一个男人的脸!

    这个男人没有给她任何发作的机会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掐的死死地!

    美杜莎想要摆脱男人的控制但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办法移动!

    全身就好像被禁锢住了一样无法动弹!

    男人的眼眸中没有一点怜悯,美杜莎微张小嘴刚想说点什么,话还没说出口,便被男人扭断了脖子!

    苏乐扔下美杜莎的尸体,转头看向车的那一边。

    计划非常成功,美杜莎被他不菲你吹灰之力干掉,另外一边的七酱已经死死的压制住了另外一个裂能者,狼狈爬出来的几个守卫全部被托尼塔枪毙,他现在正用枪抵着马光汉的太阳穴。

    马光汉没有裂能,他并不是一个裂能者,从车底下爬出来的时候托尼塔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太阳穴了。

    马光汉的脸上被破碎的玻璃给划出了两道深深的血口,鲜血混着尘土干涸在脸上!

    他紧紧咬着牙关,盯着缓步走来的苏乐。

    苏乐还是阿福的形象,他现在没时间去管马光汉,而是转身径直去了七酱那边。

    七酱压制着身下的裂能者,这个裂能者反抗的很辛苦,原本斯文的脸上儒雅不在,被七酱身体分出的部分死死的固定在地面上。

    苏乐走到他身边,男人死死的盯着苏乐:

    “你到底是谁!”

    正常人不可能带着一个这么恐怖的智械,也不可能秒杀美杜莎!

    苏乐随手从旁边召来一块石子,对着男人的咽喉刺去!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男人的脖子忽然拉长,竟延伸出去好几米让石子扎了个空!

    苏乐看着这个宛如长颈鹿一般的男人愣了一下神,这就是那什么所谓的柔韧裂能?

    他缓缓伸出右手,手心前压缩出一个光滑的小型精神斩,对着男人的脖子扔去!

    男人看着精神斩朝自己的脖子袭来,死亡的气息从没有如此接近过自己!

    “不!”

    男人怒吼一声,下一刻喉咙便被精神斩斩断!

    声音戛然而止。

    “你,你是谁?”

    马光汉被托尼塔一只脚踩在头上,太阳穴上被抵着枪口,但是说话依然很硬气,丝毫没有求饶的意思。

    苏乐现在没时间和他说这些,他转头看向七酱。

    七酱飞上来一拳打在了马光汉的脖颈上将其击晕,然后将他扔到身体里。

    苏乐轻轻呼了口气,看向周围。

    “现场怎么收拾?”七酱问道。

    苏乐看着面前的已经在燃烧的汽车想了想,把美杜莎几人的尸体扔进火堆里,自己点了根烟吸了一口,然后转身朝着另一辆车走去。

    转身时他把点燃的香烟扔进火堆,被精神力加持过后的香烟被丢进火堆无异于火上浇油,火势“呼”的一声更加旺盛!

    苏乐登上押送车调转车头离开现场。

    ......

    回到隧道入口,在七酱的指导下苏乐带着那些人乘坐矿车一路回到了体育场的那个房间。

    此时已经拂晓,绕城上天蒙蒙亮,整个体育场空无一人。

    苏乐把这些人丢在体育场的大门口任他们昏睡,反正毒性一过他们就自己会醒,他和托尼塔七酱则是一路去到马光汉的办公室关上门坐下休息。

    “那个带你们去找我的茉莉呢?”苏乐躺在豪华的沙发上问道。

    昨晚的事情让他非常疲惫,但还是选择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回酒店。

    托尼塔盘坐在苏乐的旁边,他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毛茸茸的地毯上。

    七酱打开自己的身体,一阵强光射出,茉莉一脸懵圈的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她看着自己的身体,又看着面前的苏乐和七酱,回想起刚刚待着的那个奇异的空间,眼神中不禁多了一抹恐惧的神色,看向苏乐也有了不少畏惧。

    这已经不是她能理解的范畴了。

    苏乐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个成熟美丽的女人,现在好像一直惴惴不安的小兔子。

    “你,你要不先坐下?”苏乐犹豫一下道,这女人现在一个劲的盯着他看,看得他怪不自在的。

    茉莉看了看周围,沙发上坐着苏乐,地毯上坐着托尼塔,剩下能做的地方就只有......

    她走到了马光汉的老板椅那里,刚想坐下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马光汉之前在这个位置对她的所作所为,心里忽然觉得非常恶心,转身坐到了苏乐坐的沙发上,只不过离苏乐远远的坐到了最边上。

    见她坐好,苏乐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你和马光汉不是一伙的吗?”

    茉莉脸色逐渐冷漠,愤恨道:“谁和他是一伙的!”

    这有故事啊!苏乐来了点兴趣:

    “怎么说?”

    茉莉沉默了一阵,道:“我以前只是一个商场的店长,被他看上才弄到他身边做秘书,一待就是五年。”

    苏乐更奇怪了:“那你们不是应该更亲密吗?”

    茉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见过畜生吗?”

    苏乐的眼神不自觉的转向了七酱那边。

    “你他娘的看*什么?”七酱大怒。

    “他就是一个畜生!”茉莉紧咬银牙道:“他干的坏事你简直无法想象,他能赚到这么多钱,几乎每一步都是吃的人血馒头!”

    苏乐一挑眉:“例如?”

    茉莉看了眼窗户外面的体育场:“你知道这个体育场的建立目的是什么吗?”

    “目的?”

    苏乐也看向外面:“还能有什么目的,这里除了锻炼也就是晚上打打拳吧。”

    茉莉摇了摇头道:“建立这个体育场的目的是来挑选更多身强体壮的小孩!”

    苏乐还是没明白:“目的是什么?”

    茉莉盯着他一字一句道:

    “做实验,贩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