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九十九章 求证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九章 求证
    “喂?”

    白倩兰焦急的声音传来:“刚刚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苏乐看了一眼手环,上面有十几个未接来电,淡淡道:“刚才有点事儿没注意。”

    白倩兰没管这么多焦急道:“蜻蜓找到了吗?还有小文!”

    苏乐轻轻的“嗯”了一声,道:“他俩现在在我这里。”

    白倩兰这才松了口气,道:“吓死我了。”

    随后又道:“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她一向温和的语调中第一次带上了狠厉,至少苏乐听出了愤怒。

    “嗯,是韩玺干的。”苏乐轻声道,自己没有必要帮韩玺掩饰,何况韩玺也不怕被知道,人家现在叛逃叛的光明正大。

    “韩玺......”

    白倩兰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语气异常冰冷。

    但是下一刻这种语气便冰雪消融,她温和道:“这次辛苦你了,不是你蜻蜓就......”

    如果不是苏乐把刘蜻蜓救回来的话落到韩玺手里估计是要凶多吉少了,而且按照刘霆峰对自己女儿的重视程度来说很有可能他们会陷入被动。

    苏乐转身看向依旧陷入昏迷的刘蜻蜓,他淡淡道:“没事儿。”

    “这样,我现在让槐花去一趟你那边,你把你的......”

    “等等!”

    苏乐出声打断她。

    “怎么了?”

    白倩兰疑惑道。

    “我有点事儿想问你。”苏乐道。

    “噢,你问。”白倩兰笑道。

    苏乐轻轻喘了口气,道:“你当初把我从监狱里放出来是为什么?”

    白倩兰愣了一下,她没反应过来苏乐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很快意识到了什么。

    “韩玺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白倩兰沉声问,苏乐能这样问,很有可能是两人已经见过面了,而且按照她对韩玺的了解,韩玺一定给他说了什么。

    “嗯。”苏乐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说什么了?”白倩兰道。

    “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下你放我出来的目的和周围人的态度,我是来求证的。”

    白倩兰沉默了一阵,道:“你既然打过来电话了,想必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

    苏乐没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阵,白倩兰似乎下了决心,道:“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我再隐瞒就没什么意思了。”

    “我放你出来确实是想让你承担一些事情......”

    “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苏乐打断道:“还有,难道只是单纯的让我去承担一些事情吗?就没有别的想法,例如完成一些暗杀之类的,成为你们藏在暗处的一把刀?”

    他的语气逐渐锋利,想起沈雯的那份名单苏乐就感觉一阵心痛。

    “因为你与众不同,我并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

    “只是不确定我的性格,直接说了我会不会心生怨恨之后报复你们是吧,然后就用怀柔政策。”苏乐直接撕开了这层纱布。

    *那边没有传来回应,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白倩兰也无话可说,因为事实就是这样,韩玺说话很有水平,他不会无中生有,说的都是一些实话,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也不算是在欺骗苏乐,他只是在告诉苏乐一个事实。

    只是这个事实没那么容易让人接受。

    苏乐舔了舔嘴唇,眼神中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怒火,淡淡道:“好了我知道了,让槐花来我这里吧,我挂了。”

    说罢便挂了电话。

    “苏乐......”七酱担心的看着他,他虽然没法理解这种被欺骗利用的感觉,但苏乐的表情上还是能看出来他的状态不对的。

    “把酒店的位置发给白倩兰。”

    苏乐怔怔的看着窗外,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拿出烟点了一根吞吐着,全然不顾手环上一直闪光的来电显示。

    他不用看也知道是白倩兰打的。

    “唔”

    背后忽然响起一声*。

    苏乐缓缓回头,刘蜻蜓扶额挣扎着想爬起来。

    她醒了。

    她觉得自己的头像被针扎了一样痛,刚刚苏醒身上便传来撕裂般的痛苦,她看到了自己肩膀上的血洞,虽然已经敷上了创伤药,但还是非常疼,但好在血已经止住了。

    她脑袋里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挣扎着回头看去。

    郑俊文就在她背后,躺在地上昏迷的很彻底。

    看到郑俊文她松了口气,但是忽然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在昏迷前的最后记忆里自己是被挂在了一个类似于屠宰场的地方,而现在这里则是铺着木地板空气中也没有血腥味儿,很平和。

    她抬起头,看见不远处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影,这个身影她非常熟悉,消瘦的脸上布满了褐色的血污,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看着她。

    “苏......苏乐?”

    刘蜻蜓不可思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乐转过身,淡淡道:“你说哪里?雾都?”

    刘蜻蜓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个身影。

    第二能源基地也是他救了自己,这次也......

    现在看到这个人,刘蜻蜓心里莫名出现一种异样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感觉很安心。

    苏乐走过来坐在床上,刘蜻蜓则是坐在地上,苏乐俯视着她。

    “你在雾都干什么?”苏乐轻声问道。

    刘蜻蜓愣了一下,道:“前几天是我母亲的忌日,回来祭奠我母亲。”

    苏乐点点头,只是抽着烟。

    “你......”

    刘蜻蜓想问点什么,但是又问不出口。

    苏乐看着她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道:“你是想问我是怎么把你救出来的?”

    刘蜻蜓轻轻的“嗯”了一声,抓走她的人可是韩玺,即便苏乐的战力再恐怖她也不认为会是韩玺的对手。

    “和韩玺谈判了一下,就把你带走了。”苏乐淡淡道,随意的弹了一下烟灰。

    谈判了一下就把我带走了?刘蜻蜓不敢置信的看着苏乐,就这么简单?韩玺是什么人她太清楚了,要是这么好说话的话他俩压根也就不可能被抓。

    苏乐说的轻描淡写,明显不是很想告诉她。

    “到底怎么回事?”刘蜻蜓皱眉道:“你说清楚!”

    听见刘蜻蜓逐渐威严的声音,她好像又拾起了自己队长的身份,苏乐轻笑了一下:“说清楚?”

    刘蜻蜓觉得苏乐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她皱眉看着苏乐道:“韩玺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

    刘蜻蜓觉得两人如果真的谈判了,那苏乐一定会受到韩玺说的话的影响,韩玺蛊惑人心的本事是绝对一流的。

    “说什么了?”

    苏乐舔了舔嘴唇,看着刘蜻蜓的眼睛:“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在担心韩玺给我说什么了?”

    刘蜻蜓很不适应苏乐这种眼神。

    苏乐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随手丢在地上用脚踩灭,淡淡道:“白主任利用我的事情,你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刘蜻蜓的表情僵了一下。

    “什么什么角色?”

    苏乐的眼神非常锐利,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道:“白主任已经承认了,你......”

    言尽于此,她懂什么意思。

    刘蜻蜓愣了好久,眼神开始躲闪,刚刚拾起的队长威严彻底烟消云散,轻声道:“我们没想瞒着你......”

    “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苏乐打断道,他不想听刘蜻蜓道歉。

    刘蜻蜓闭上眼睛,没有回答苏乐的问题。

    她的态度苏乐已经明白了,沉默其实也是一种肯定。

    苏乐抽了抽鼻子,道:“那其他人呢?”

    “什么其他人?”刘蜻蜓睁开眼睛。

    “陈翰、周琦、石坚他们,其实都知道是吗?”

    刘蜻蜓摇头:“不,只有我知道,其他人连你的身份背景都不知道,一直以为你是下城人。”

    苏乐点点头,那意思就是只有刘蜻蜓知道,苏乐也没有去怀疑,因为你要说别人的演技能这么好苏乐是不信的,有的东西是演不出来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