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九十八章 意志交锋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 意志交锋
    联手重建这个世界。

    不得不说这句话真的非常有蛊惑力,苏乐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动容。

    可是......

    他转头看向七酱身边的刘蜻蜓和郑俊文。

    现实真的像韩玺说的一样吗?

    现在只是因为韩玺的话说到了自己的心里,但是事实可能未必是这样,自己还没有求证就开始动摇,这么不坚定还是自己吗?

    前期因为芯片的缘故自己只能任人摆布,但是现在没有了芯片,自己也做回了自己,以后还要随便听信别人的话吗?

    想起刘蜻蜓白倩兰他们,难道刘蜻蜓给自己去除芯片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周琦的不羁和陈翰的寡言也都是伪装的?沈鹿那种人像是会装的样子吗?石甜甜那么小演技就可以这么好吗?石坚一个下城的憨厚人难道也是骗人的?

    太多的疑点了,苏乐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乱麻,越来越烦闷。

    而就在这时,他脑海里突然多出来了一种情绪,这股情绪充斥着暴躁和杀戮,逐渐侵蚀着他的脑海!

    “苏乐,苏开心?苏高兴?你没事儿吧?”七酱担心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苏乐脑海里的情绪瞒不过他,他俩的精神是相连的,他明显感觉有一股暴戾的情绪在和苏乐抢夺身体的控制权,这里面还多了一抹灵魂的味道,七酱能很明显的感觉出来。

    但是眼下苏乐的状态不太对,他也不敢贸然出手帮助苏乐,只能看着。

    见苏乐痛苦的模样,七酱对着韩玺怒道:“你*废话这么多干什么?我们以后干什么是我们的事儿跟你有屁的关系?就你们这个破星球能翻出多大的浪花?还是你觉得你七爷搞不定这点儿破事儿?”

    韩玺忽然被骂了一顿,他这才反应过来七酱这个让他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还在旁边,他站起身笑道:

    “初次见面,我叫韩玺。”

    他推了推眼镜,脸上的温和笑容看上去非常有亲和力。

    七酱不屑道:“我管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把你的臭嘴闭上,不然惹恼了你七爷等会儿给你轰成渣渣!”

    韩玺笑着点点头闭口不言。

    他倒不是怕,只是目的已经达到了,苏乐的心中已经埋下了失信的种子,不需要他在多赘述了,不然容易起到反的效果。

    而面前这个外星智能,只要苏乐来了他还能跑?

    韩玺看着沉默的苏乐和一脸怒意的七酱,缓缓攥了下手。

    我全都要!

    苏乐额头全是冷汗,他又来了,这么长时间了苏乐还是没能做到完全抹除他。

    “可恶啊,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苏乐低吼道。

    韩玺愣了一下,看着已经低下头的苏乐,他浑身颤抖着,状态明显不对。

    “你怎么了?”韩玺扶着苏乐的肩膀问道。

    七酱也顾不上刘蜻蜓和郑俊文了,他连忙飞上来担忧的看着苏乐。

    “苏乐你看着我,你能不能顶住?你要是顶不住我来!”七酱急道。

    苏乐缓缓抬起头,他的左眼是正常的,但右眼却变得一片赤红,满是鲜红的血丝!

    右眼中没有任何感情,能看到的只是一片的死寂和那无尽的杀意!

    “不,我,我能行!”苏乐伸出手盖住右眼,这次“他”反抗出乎意料的强烈,那种暴戾的情绪几乎要占据苏乐的全部脑海,在最后一刻苏乐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给了点清醒的时间,终于又一次抢回了主动权!

    但还是没能完全压下去,依旧在苏乐的脑海里疯狂的咆哮着!

    他缓缓站起身,用还有清明的那只眼看着韩玺,低声道:

    “你还有事儿吗?”

    韩玺默默的看着苏乐沉默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该说的我都说完了。”

    苏乐点点头:“如果你不想动手的话那我走了。”

    说话的时候不带任何感情,语气极其冰冷。

    韩玺轻轻点了下头道:“那我之前的提议,你怎么说?”

    苏乐看了他一眼对着地上昏迷的两人伸出了手。

    刘蜻蜓和郑俊文顿时被吸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悬浮在苏乐身边。

    苏乐直接转身往隧道走去,背对着韩玺淡淡道:

    “再说。”

    说罢便走向了隧道,七酱连忙跟上。

    韩玺看着苏乐离去的背影,一直看到他进入隧道。

    这时江中忽然爆出几朵水花,十几个人跳了出来,其中还有壁虎。

    正是刚才被潜艇吸引走的那批人,他们一早就回来了,只是收到了韩玺的命令没有露头而已。

    壁虎走到韩玺身边,看着已经关闭的隧道淡淡道:“刚才为什么不留住他?底下的两个异种刚*掉,他应该没什么战斗力了。”

    韩玺笑了笑:“你没听见那个外星智能说的话嘛,要是再敢废话就把我轰成渣渣。”

    壁虎没说话,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他才不信这种鬼话,韩玺不是那么容易被威胁的人。

    韩玺笑道:“其实也没必要留住他,强行留下来反而不美,反正该说的该做的都做了,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壁虎点点头,又道:“你觉得他会加入你们吗?要知道你可是他的头号大敌,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那就不好说咯,我毕竟不是很了解他,他会做出什么判断和选择我也不清楚,但是当年的事只要他现在不知道,等他真的加入我了我就能让他永远不知道。”韩玺笑道。

    壁虎没说什么,转回身去看着波涛汹涌的江面道:“那现在呢,你准备怎么办?”

    韩玺伸出手在面前轻轻一划打开一条空间裂缝一只脚踏进去道:“我还有事儿要做,你去忙你的吧,告诉你的主人他想看到的未来即将到来,让他做好准备。”

    说罢韩玺便走进了这个漆黑的裂缝,在他进去之后裂缝逐渐闭合,这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壁虎想了想,转身徒步离开了这里,剩余的黑火队员纷纷跳入水中失去了踪影。

    .......

    隧道里,苏乐扶着旁边的岩壁吃力的行走着,每一步都非常痛苦,身体里的那个“他”一直在和他抢夺着控制权,七酱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他撑起苏乐的身体接管了刘蜻蜓和郑俊文控制着三人飞速飞往入口。

    在七酱的控制下他们很快到了入口,这里还是依旧荒凉,一个人都没有。

    七酱分出自己的身体将三人扔了进去然后变回黑色智械外形带着三人快速飞回酒店。

    进了酒店房间后七酱将苏乐人在床上,刘蜻蜓和郑俊文则被扔在了地上。

    苏乐痛苦的抱着脑袋,思想和意志上的交锋让他极其痛苦,灵魂的碰撞每一次都好像能直接撕开他的脑袋!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乐靠在床头喘息道,脸色苍白布满冷汗。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的情绪会这么激烈,疯狂的和他抢夺着身体的支配权,以前这都是没发生过的,苏乐一直以为这家伙已经被他彻底消化了,只是残留了一些无法磨灭的念头还在左右他的情绪。

    但现在看来这家伙可能并没有被苏乐磨灭,极有可能只是隐藏了自己!

    忽然,苏乐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狰狞,他赤红的右眼更加可怖,突然低吼道:

    “杀了他!”

    下一刻苏乐的意志占了上风,脸上的表情回归正常,他满头大汗的虚弱道:“杀谁?为什么要杀了他?”

    “他”的意志再一次占据上风,苏乐的表情再一次变得狰狞可怕,“他”咬牙切齿沙哑道:“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苏乐又一次抢回控制权,痛苦的嘶喊道:“到底要杀谁?说啊!”

    七酱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现在他需要一个清醒的苏乐而不是一个疯癫的苏乐,况且在这样下去很有可能苏乐会被吞噬!

    他飞到苏乐的头顶停在上面,身体散发出一股股无形的波动渗入苏乐的大脑!

    这股波动先是检索了一边苏乐的大脑,没什么发现,但是灵魂残留的痕迹很重。

    七酱开始帮助苏乐压制脑海中的另一股意志,源源不断的精神力输送过去精准的找到苏乐脑海中的自己,在他的脑海中全方位的压制着另一股意志。

    在精神力进入苏乐脑海深处的时候,七酱看见了另一个模糊的影子,是一个非常模糊的黑影,身材和苏乐无异,但只能看见那双赤红的血眼,除此之外全是阴影!

    七酱的精神力铺天盖地的压制过去,那股意志也没反抗,很快在苏乐的脑海中销声匿迹。

    “嗬嗬嗬”

    在七酱的帮助下苏乐终于彻底压制住了“他”的意志,他靠在床头上不停的大喘气,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好一会儿苏乐的状态缓和了下来,七酱停在穿透柜上看着苏乐道:

    “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苏乐脸上和身上的血都还没弄掉,现在一脸的血污看上去非常狰狞恐怖,身上的黑色牛仔服也被异种的鲜血染成黑红。

    他轻轻歪头看了一眼七酱,淡淡道:“你看到他了?”

    七酱“嗯”了一声,忍不住问道:“你人格*?”

    苏乐咧了咧嘴:“怎么说呢,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

    他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道:“简单点说就是我脑海里还有一个人的灵魂,虽然已经被我磨灭了但他的意志却有所保留,以前只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我的情绪和性格,经常会被我察觉纠正,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爆发的这么强烈。”

    “另一个灵魂?”七酱疑惑道:“不应该啊,你们人类的躯体强度是无法容纳两个灵魂的,就像一台只有一百g硬盘的电脑,你要他怎么装下两百g的游戏?”

    “所以说他已经被我磨灭了。”苏乐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又不想把自己是穿越者这件事现在*隼础

    七酱听得迷迷糊糊,但是苏乐不想明说的态度非常明显,他也不好再问,只是担心道:“那你不会忽然被他消灭吧?”

    苏乐苦笑着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他毕竟只剩了一缕残念,即便这缕残念的执念很强,但要想压制我一个完整的灵魂还是有点天方夜谭了。”

    苏乐看向七酱笑道:“没事儿,这不是还有你呢嘛,到时候你再帮帮我。”

    七酱犹豫了一下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压制住了你,你会怎么样?”

    苏乐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仰起头道:“应该会陷入无尽的杀戮之中吧,我能感觉到他的那股杀念,强烈到我都在颤抖。”

    七酱也沉默了。

    苏乐爬起来看着地面上依旧陷入昏迷的刘蜻蜓和郑俊文。

    他从伴手盒里拿出创伤药给两人敷上,然后探出精神力*了一下刘蜻蜓的精神。

    “唔”

    刘蜻蜓*了一声,挣扎着想睁开眼但是没成功,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乐也没强行唤醒她,他走到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的城市夜景,苏乐点开手环拨通了一个电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