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九十六章 要不要干点大事儿!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六章 要不要干点大事儿!
    苏乐听见声音一个激灵抬起头,看见面前男人的脸,这张脸他以前见过。

    韩玺!

    “刚才出去办点事儿,回来的时候发现隧道的门被打开了,我就想着在这里等等,没想到居然是你啊。”韩玺笑道,他明显认识苏乐,至少是见过苏乐的照片。

    韩玺也看见了正在天上飞着的七酱,七酱还没来得及变成黑色智械,现在的身体还是银色的魔方状。

    他愣住了,看着七酱这超科幻的身体,他先是疑惑了一下,紧接着像是想起来了些什么表情忽然激动,眼中全是迷醉的神色。

    “这就是十年前的那个东西吧?好美啊~”

    韩玺迷醉的看着七酱,就好像在看一个人间至宝。

    “美你奶奶个腿儿!”

    七酱大怒道,虽然智能不分男女,但是从出厂设置给他的性别分属就是雄性!他的意识也是雄性的意识,美这个形容词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你见过谁形容一个大老爷们儿是用美来形容的吗?

    韩玺却丝毫不理会七酱的怒骂,他自言自语道:“没想到真的在你这里,你知道吗?我们为了找他花费了多长的时间!”

    苏乐死死的盯着他:“你想怎么样?”

    韩玺似乎很惊讶:“你知道我是谁?”

    苏乐点头:“我们的副教官嘛,怎么可能不认识。”

    韩玺含笑点点头:“我不想怎么样,你不用太紧张。”

    他这时看到了七酱网住的两个人,刘蜻蜓和郑俊文。

    韩玺惊讶道:“你把他们两个救出来啦?”

    苏乐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看来我的那两个异种已经被你收拾了啊,啧啧不简单呀,那两个异种的强度已经到了a-的程度了,就连我收拾起来也是很费力气的。”

    韩玺轻笑一下又无所谓道:“救了就救了吧。”

    他关闭了身后的空间裂缝走到苏乐面前准备拍拍他的肩膀。

    苏乐立刻后退半步。

    韩玺摆摆手笑道:“别这么紧张,这其实不是咱俩第一次见面了,气氛弄得这么僵不太好。”

    说着他打开一个空间裂缝,伸手从里面拿了两把黑色的椅子出来放在江滩上,一把自己坐,另一把示意苏乐坐。

    苏乐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他刚刚说不是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意思?自己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他?莫非在艾斯德佩的事情被发现了?不应该啊。

    但自己现在想走可能没那么容易,刚经历一场恶战精神力损耗太大,只能先坐了下来。

    他对着七酱使了个眼色,七酱也从空中降落,将昏迷不醒的两人缓缓放在地上。

    两人就这么乘着夜晚的江风坐在江边对视着。

    “你想干什么?”苏乐寒声问道,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悄悄的蓄养着精神力。

    “嗯......聊聊你吧。”韩玺道。

    苏乐估计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态,完美状态下他都未必是韩玺的对手,更别提人家一路守株待兔的等在这里了。

    “我?我有什么好聊的。”苏乐淡淡道,两个人虽然没什么交集,但是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在敌对状态的。

    “唔~我其实挺想知道一件事儿的。”韩玺笑道。

    “什么?”

    “你的裂能究竟是什么?”韩玺问道,温和的看着苏乐。

    苏乐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韩玺摇摇头笑道:“你不会说的,但我大概能猜到一些,应该是类似于控制系的裂能吧。”

    苏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第六区对于他的裂能保密做的还是挺好的,也就只有五队和白倩兰那么几个人知道,但是韩玺也有自己的渠道,虽然没有那么准确但还是能大概猜出来一点。

    “你能解决那两个异种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了,至于你到底是什么裂能其实也没那么重要”韩玺笑道:“起码得到了我的尊重。”

    苏乐看着他,道:“你什么意思?”

    韩玺原本倚靠的身体忽然前倾,笑道:

    “有没有兴趣跟着我?”

    “跟着你?”

    “对,悄悄的干点大事儿,然后惊艳所有人!”韩玺的笑容充满了亲和力。

    苏乐听到这话差点儿没笑出来:“我裂能者干的好好的,吃着皇粮打着酱油不舒服吗?干嘛要跟着你?还有我也没什么人想惊艳,所以犯不着。”

    早在陈翰死的时候这个人就已经上了苏乐的击杀名单,现在他竟然想让自己跟着他?

    韩玺听罢点了点头,他舔了舔嘴唇身体又倚靠到了椅子靠背上,翘起一个二郎腿从马甲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苏乐。

    苏乐瞄了一眼没有去接。

    韩玺笑道:“会抽就接着吧,我还不至于在这里面做手脚。”

    这时七酱的声音也从心底响起:

    “这烟没问题。”

    苏乐犹豫了一下,接过了这根烟。

    韩玺自己抽出一根点燃,然后在自己和苏乐的身边各自打开一个空间裂缝,他把手探进去后那条膊竟然从苏乐身边的裂缝里伸了出来。

    “啪!”

    他点燃打火机,给苏乐上了个火。

    两人各自深深的吸了一口,韩玺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笑道:

    “抽了这支烟,咱俩也算是烟友了吧。”

    苏乐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韩玺自顾自地笑道:“那既然是烟友了,我就给你说点儿有意思的东西吧。”

    苏乐一挑下巴,洗耳恭听。

    韩玺沉默了一下,道:“你不愿意跟着我,是因为第六区的缘故呢?还是你个人的缘故呢?”

    “都有,但也和这些无关,你不觉得见到一个陌生人就问想不想跟着自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儿吗?”苏乐道。

    韩玺笑着点点头,自顾自道:“先说说第六区的缘故吧,是因为你在第六区住习惯了?还是第六区里有你放心不下的人?”

    他说着看向已经陷入昏迷的刘蜻蜓笑而不语,意思不言而喻。

    他忽然这样问,苏乐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要说放心不下谁吧,可能也就是自己的那几个队友了,别人他也不认识,毕竟自己在第六区已经待了一年的时间了,说没感情是假的。

    但是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无论自己对第六区有没有感情有没有牵挂,这些都和韩玺没关系,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叛逃。

    韩玺见苏乐只是抽烟并不说话,笑道:“那我来说说吧。”

    他看着苏乐缓缓:“如果是上司的原因,蒋准勤你应该还没接触过,白倩兰的话......”

    “你不会觉得她给你点小恩小惠的你就觉得她是什么好人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