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情况不对!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情况不对!
    郑俊文左右看了一眼,他的手悄悄摸到身后,从伴手盒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玻璃珠子,然后将其狠狠捏爆!

    柱子瞬间爆炸,这一片区域顿时异常明亮,在天上形成一个古怪的符号!

    韩玺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符号笑道:“学聪明了,还知道叫人了。”

    “但是,你猜猜从你发信号到你的支援来需要多久呢?这么长的时间里我能不能收拾掉你们两个呢?”

    郑俊文飞到刘蜻蜓面前挡住她,咬牙道:“你来试试!”

    现在他祈祷的就只能是雾都第六区总部的人能够来的更快一点,不然仅凭自己是阻止不了他多久的,身为第六区的副教官,郑俊文深知韩玺那空间系裂能有多恐怖。

    韩玺收敛气脸上的笑容不再说话,他的身影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郑俊文如临大敌的看着周围,忽然身后的虫子给他提供了视野,郑俊文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郑俊文立刻从伴手盒里掏出一把枪转身朝着韩玺射去!

    射出的竟然不是子弹,而是一只只子弹大小的甲壳虫!

    韩玺的手轻轻一划,面前顿时出现一道空间裂缝,所有的甲壳虫还没打到韩玺便全部进入了裂缝中!

    他的手再一次划动,郑俊文的脚下又出现一道裂缝,刚刚打进裂缝中的甲壳虫竟然从他脚下的裂缝里射了出来,瞬间击穿了郑俊文的脚底!

    “啊!”

    郑俊文一声痛呼,今天出来没穿战斗服,甲壳虫轻而易举的击穿了他的脚心!

    殷红的鲜血从他脚背飙射而出!

    郑俊文还没来得及反应,韩玺又一次出现在了他背后,两手抓住他的两只虫翼,一只脚踏在他的背上,两手猛然发力!

    郑俊文的两只虫翼竟然被活生生的扯了下来!

    “啊!”

    被扯掉虫翼的郑俊文发出一声惨烈的痛呼,大量的鲜血从他背部流下!

    韩玺从旁边打开一道空间裂缝,抓住郑俊文的脚直接将他甩了进去!

    而就在他要转身收拾刘蜻蜓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在虫群上坐着的刘蜻蜓竟然消失了!

    他心里顿感不妙,果不其然,下一刻刘蜻蜓就从他的背后出现,一刀划破了他的后背!

    刚才郑俊文和韩玺的战斗她都看在眼里,这简直不能叫战斗,这是单方面的*!

    但是刚才她还是没办法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郑俊文被*!

    现在她终于能动了,就在郑俊文被他扔进裂缝的时候悄然摸到他身后,突然袭击!

    得手之后刚才的虫群立刻飞过来接住她。

    韩玺的后背被划破,但是并没有鲜血流出。

    韩玺立刻转身,看着身后站在虫群身上脸色苍白的刘蜻蜓,他微微一笑道:

    “别忘了,我也有战斗服的。”

    他一把扯掉自己外面那身已经被划破的白色西装,露出里面搭配的马甲!

    花色的马甲逐渐变形,变形成了一身纯黑色的战斗服!

    而刚才那一刀在战斗服的表面留下了一道很深的痕迹,但并没有划破!

    韩玺没有给刘蜻蜓任何反应的机会,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原地!

    刘蜻蜓下意识往后挥出一刀,但是什么都没有划到!

    韩玺出现在刘蜻蜓的脚下,他一把抓住刘蜻蜓的脚将她从虫群上拽了下来!

    他一手抓住刘蜻蜓的脚另一只手抓住刘蜻蜓的短发,一击膝击狠狠的撞在了刘蜻蜓的后腰上!

    竟将她整个人都折弯了!

    刘蜻蜓感觉自己后腰处传来一阵断裂般的痛苦,她刚要反应韩玺又将她三百六十度转过来再一击膝击击中她的腹部!

    “噗!”

    刘蜻蜓忽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

    韩玺松开了她的脚,只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提着,左手轻轻一划,一道空间裂隙出现,直接将刘蜻蜓扔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后他轻轻喘了口气,战斗服再次变成了马甲的样子,然后看了看周围,自己也踏进了那道裂缝里。

    再出来时,回到了绕城边缘,郑俊文已经被两副银色的电拷给束缚了双手双脚,垂头坐在那里像是昏迷了过去。

    而刘蜻蜓则是躺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腹部和后腰上传来的痛苦让她再也没有了行动能力。

    韩玺从裂缝中走出,看着边上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人淡淡道:

    “安排了吧,等会儿一起带走。”

    两个人立刻走上拿出两副电拷拷上了刘蜻蜓的双手双脚,然后将她和郑俊文放在一起。

    “这俩人是?”

    壁虎走上来问道。

    韩玺挽着袖口笑道:“一个是*部部长的女儿,一个是副部长的儿子。”

    壁虎啧啧两声:“那这下算是赚到咯。”

    韩玺点头笑道:“筹码又多了一点啊,找还找不到呢他们自己送上来了。”

    “打扫一下现场,然后把他俩带回去。”

    说罢他便走向了山体的裂口,黑衣人把两人扛着也跟了上去,壁虎跟在最后。

    他平时不喜欢用自己的裂能,能走的路都会自己走,这样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剩余的人立刻开始打扫这里的血迹,全部清除干净之后才跟上去。

    他们离开后驾驶员驱车离去。

    只是,谁也没发现,原本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刘蜻蜓悄悄留了一抹血迹在旁边的山岩上。

    ......

    酒店里。

    苏乐总感觉心神不宁,今天看见刘蜻蜓的时候他是想上去打招呼的,但是随后一想上去之后还要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等等的乱七八糟一大堆,索性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怎么会在雾都呢?”苏乐躺在床上抱着头喃喃自语道。

    “你问谁?你问我?你问我我问谁?”七酱在一旁边玩新买的单机大作边对号入座道。

    “谁问你呢,自作多情。”苏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索性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的屁事儿,转头把被子一蒙准备睡觉。

    忽然,窗户外面亮起一个激烈的小亮点!

    苏乐立刻走过去打开你窗户,当看到那个奇怪的符号之后他心里一惊。

    这是第六区的通用求救信号,出什么事儿了?

    那个方向是北边,而且从距离来看非常远,只能看见星光一闪。

    第六区的求救信号,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在野外用的,谁会在雾都里用?

    换句话说,在雾都里谁用得着这玩意?

    难道有人在雾都里袭击裂能者了?

    苏乐坐不住了,今天自己刚看见刘蜻蜓晚上就出事儿了,在联想到自己之前的心神不宁,苏乐决定给刘蜻蜓打个电话。

    电话打过去,那边传来的消息是不在服务区!

    苏乐心里顿时一沉,不在服务区,这是信号被屏蔽了!以前联系不上都是刘蜻蜓不接或者挂断,但是这次居然是不在服务区!

    这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苏乐沉吟一阵,忽然转身去拿衣服,就在手接触到衣服的一瞬间,他犹豫了一下。

    今晚很有可能又要动手。

    他旋即从伴手盒里拿出战斗服船上。

    “你这是干嘛?”七酱愣愣的看着他,刚才他在玩游戏,完全没注意到外面什么情况。

    “别玩了,刘蜻蜓可能出事了,准备走!”苏乐沉声道。

    七酱看苏乐的表情好像不是在开玩笑,他也收起自己的游戏设备飞到苏乐的肩膀上。

    苏乐将战斗服便形成一身纯黑色的牛仔服后又拿出一顶黑色鸭舌帽戴上,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想了想又拿出一个黑色的护脸戴上遮住自己鼻子以下的部分,这才离开房间。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