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刘蜻蜓?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刘蜻蜓?
    坐在王座上的苏乐正无聊的看着底下的比赛,水准简直和昨天的那些人没法比,估计老道今天来也能夺冠。

    忽然他收到了七酱的声音。

    “苏开心,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什么?”

    苏乐疑惑道,七酱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七酱看着下面靠近场地的那一排,表情古怪道:

    “我看见你那个小姘头了。”

    “小姘头?”

    苏乐皱眉道:“你在说什么东西?我哪来的姘头?”

    “你自己看。”

    七酱给苏乐共享了一下视野。

    苏乐顺着七酱的目光看去,靠近场地的那一排上正坐着两个人看着比赛,一男一女。

    七酱拉近了视野,让苏乐能看清这俩人的正脸。

    “*!”

    苏乐直接爆了句粗口,这次不是精神交流,而是直接脱口而出!

    他忘了自己的王座上是有话筒的,这句*整个决斗场都听见了。

    正巧场上第十位选手打到了他的挑战者,主持人立刻道:

    “击败了!十号选手击败了他的对手,非常的精彩,不禁是观众,就连我们的昨日冠军也发出了感叹!是啊,此时此刻我也想说一句‘*’!......”

    苏乐没搭理那个废话连篇的主持人,他只在乎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

    “这特么不是刘蜻蜓吗!”

    苏乐肯定自己没看错,就是刘蜻蜓!

    她正专注的看着场上的选手打拳,而他旁边坐着的人,居然是郑俊文!

    “噢对对对,就是叫个什么蜻蜓还是蝴蝶的,是她吧!”七酱道。

    “是她是是她,但是她不是我的姘头!”苏乐怒道,谁敢让刘蜻蜓做姘头啊,哪个勇士敢?

    “不是你的姘头啊,那还好。”七酱抽了口雪茄道。

    “好什么?”

    “什么好什么,要是你姘头的话现在你不就被绿了吗?”七酱理所当然道。

    苏乐退出了和七酱共享视野,他自己也能看到这俩人,他俩就坐在场边的第一排,离自己并不远。

    刘蜻蜓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上身是黑色的皮夹克,下身穿着紧身裤,头上还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场中的格斗在她眼里都是小儿科。

    旁边的郑俊文穿了一身很帅气的咖色西装,手里拿着一只折断的玫瑰应该是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就被拒绝了。

    不知为何,苏乐看着有点想笑。

    但是刘蜻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确实是消失了有一段时间了,自己有日子没见过她了,没想到再次见面居然是在这种场合。

    但是现在苏乐也没办法过去问,只能是暂时压制住内心的疑虑。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到了苏乐下场的时间了。

    最终选手已经决出来了,是一个看上去身材非常匀称的男人,正站在场地气喘吁吁的看着苏乐。

    连续打了八场,这个男人的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见苏乐下场,他还是鼓起精神白出乎一副要攻击的架势。

    苏乐皱了皱眉,在主持人的宣布下,比赛正式开始!

    苏乐没有给他任何机会,给自己一点增幅之后飞速冲过去一脚将他踹出了场外,男人的胸前映着一个巨大的脚印,被这一脚直接踹的口吐白沫昏迷了过去。

    观众话还没反应过来,比赛才刚开始就结束了?

    但是主持人的反应很快,毕竟是专业的,他不可思议道:

    “一脚,就一脚!黑虎阿福一脚就解决掉了他的对手!”

    场上的观众终于反应了过来,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

    主持人降下升降台,拉着苏乐的手*道:

    “今晚的冠军,依旧由我们的阿福选手卫冕!”

    苏乐象征性的挥了挥手便走下了台,没什么太过激动的表情流露,之前是因为第一次,现在习惯了之后觉得这种感觉也不过如此。

    场下的刘蜻蜓看的也无聊,直接站起身往场外走。

    郑俊文连忙跟了上去,两人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苏乐回到休息室,感觉今天的比赛自己好像就走了个过场,他兴致缺缺的去换了衣服,七酱的声音在心底响起:

    “场馆后面,老地方!”

    外面的主持人还在说着闭场台词,苏乐已经打开了门准备出去。

    刚一打开门,苏乐便看见了门口的托尼塔,他还在那里跪着,地方都没换一下。

    “你怎么还在这里?”苏乐皱眉道。

    托尼塔看见苏乐出来,激动道:“*,收下我吧,你不收下我我就一直跪着!”

    “那你跪着吧!”

    苏乐直接绕过他走了,走了两步回头一看,这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还在那里跪着,一动不动,只是看向苏乐的眼神中满是希冀。

    苏乐咬咬牙,一转头走了出去。

    来到场馆后面,七酱已经在夜色下等待着他了。

    “今天多少?”苏乐眼中也有了兴奋的神色。

    “今天不多,就一百来万!”七酱遗憾道:“主要是你最后一场打的太没悬念了。”

    “那我也没办法啊,他的状态太差了,我要是再演就太假了。”苏乐道。

    分完脏之后七酱收起苏乐脸上的易容,两人走出场馆。

    这个点只能骑车回去,苏乐展开自己的摩托,沿着路准备回酒店。

    ......

    “蜻蜓,咱们现在去哪儿?”郑俊文脸上的笑容非常有亲和力,即便手里的玫瑰折断了他也不在意,两人只是这么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

    刘蜻蜓瞥了他一眼:

    “回家。”

    回家!

    郑俊文心里忽然一突突,紧张问道:“那,那是你家还是我家?”

    刘蜻蜓实在是懒得搭理他,淡淡道:“你回你家,我回我家。”

    郑俊文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她这次是回来祭奠她母亲的,然后郑俊文这个跟屁虫就跟了上来。

    关键是因为上次的见面后,刘蜻蜓会忽然自己想开了许多东西,没有再那么仇恨刘霆峰了,但是绝对说不上父女关系和好如初。

    这次呆在这里这么久也是因为槐花刚好休假,所以能陪陪她。

    结果槐花没陪几天,郑俊文反而天天跟着她,让她不胜其烦。

    今天槐花有点事儿,原本是越好两人一起来看拳赛的她也没来。

    郑俊文来了!

    刘蜻蜓严重怀疑槐花是不是在给郑俊文创造机会。

    其实郑俊文脑子在想什么她一清二楚,十岁的时候就清楚了,以前一直把他当哥哥,但是这家伙的意图越来越明显,可是自己却不知为何对他实在是没什么感觉。

    话说她确实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再拖下去就要成大龄剩女了,槐花也经常和她说这些,但是总被她用战况紧急啊,时间还早啊之类的话给挡回去。

    她还是有烦恼的。

    要说郑俊文哪里不好吗?其实还真没有,郑俊文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而且他能做到只要她一叫,他就能随到的地步。

    刘霆峰也很支持他俩,以前也随口提过,只不过那是很小的时候了,小到他俩还都需要被人抱着。

    刘蜻蜓越想越烦,郑俊文还在一旁不停的絮叨着,说一些非常土味的情话和笑话想逗她笑。

    就在她不胜其烦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