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六十一章 错综复杂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错综复杂
    于然吃着手里的作战口粮默默的点了下头。

    “之前我问你仇瑾在壁虎的事情里参与了多少,你知道吗?”苏乐问。

    于然嚼着嘴巴里的干粮,强行咽了下去,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已经退役了,是她找上来让我帮她打个掩护,我本来不想答应的,但是无奈上面有压力。”

    他说罢喝了口水,把咽不下去的干粮用水泡软后再下咽。

    “压力?”

    苏乐不解道:“你已经退役了,谁还能给你压力?”

    “退役了又怎么样?”

    于然苦笑一声道:“只要上面有需要,你必须随叫随到,你以为我们真的自由吗?从斯列格出来的人有几个是自由的。”

    苏乐沉默一阵道:“你干嘛要告诉我这些。”

    有些话他完全没必要说,甚至不说苏乐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在“他”的余念被压制下去后苏乐就已经恢复了理智,不会直接杀了他,这个人还有利用价值,苏乐还需要他指认一些人,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些筹码不喝苏乐说这些东西。

    “一部分是真的为了赎罪吧,另一部分可能就是我对斯列格彻底心死了,我为他们付出了全部,但是到头来想要干掉我的还是他们。”

    于然看着苏乐眼睛道:“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我说的是如果,那我其实挺希望你能把斯列格当年的人全部揪出来宰掉的,包括他们的决策者。”

    “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一群刽子手,一群没有人性的屠夫!”于然冷眼道:“那么小的孩子都可以下得去手,他们已经没有人性了!”

    苏乐看着他:“可是你也动手了。”

    于然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反驳,他确实是动手了,尽管那并不是他内心所想的,长官的命令只能是借口。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即便我们看到了飞船,但最多囚禁不好吗?一定要全部灭口?”

    于然低声道:“因为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一点风声,那南烬将会面临整个世界的压力,所有国家甚至全球议会都会让我们交出这个发现,为了以防万一只能这样。”

    苏乐的眼神又冷了一些,他换了个换题道:“那我们拉回主题,关于仇瑾,你知道她来下城是干什么的吗?”

    于然摇摇头:“不知道,但是大概能猜出来一点,斯列格在每个城市都安插着特工,大到联邦政府的官员,小到下城菜市场里的市井商贩,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线,所以仇瑾会在下城建立一个帮派这种事就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说罢犹豫了一下,道:“我劝你最好多注意一下这个人。”

    苏乐一抬头:“谁?仇瑾?”

    “嗯。”

    于然摇摇头:“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表面上斯列格探员那么简单,她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这点也是我在和她打交道的时候偶尔发现的,我怀疑斯列格的上层可能都不知道。”

    “怎么说?”苏乐感兴趣道。

    “我偶然发现她和壁虎有联系,而且不止一次!”

    于然的话让苏乐再一次混乱了起来,仇瑾和壁虎有联系?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会有什么联系?

    如果这两个人有联系的话,说明仇瑾之前对苏乐说的话很大一部分是在欺骗他!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路?

    “那野奴的事情仇瑾知道吗?”苏乐连忙问道。

    于然摇了摇头:“我不清楚,我问过壁虎他认识仇瑾吗他说不认识,但是我亲眼见到又一次他和仇瑾见面,眼睛骗不了人。”

    苏乐思索了一下:“那会不会是壁虎或者仇瑾专门做给你看的呢?例如壁虎根本不认识仇瑾,他只是在你能看到的情况下专门去和仇瑾搭话?”

    于然沉吟一阵:“不会,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况且我只是偶然看到的,他绝对不知道我在发现了他俩的联系,还有就是他俩见面的时候聊天的表情根本就不是什么刚认识的表情,互相都很熟悉了。”

    苏乐沉默了,仇瑾,表面上是下城铁玫瑰的老大,其实是南烬机密情报部门斯列格的特工,但她同时还和壁虎有来往。

    她上次和苏乐聊天的时候也毫不避讳的承认了自己身后有一个很强大的情报网,这么强大的自信是认为苏乐绝对不可能发现她的底牌是吗?

    又是一场头脑风暴,苏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问道:“那一批野奴呢?现在还在你手上吗?”

    “没有,壁虎已经带走了。”于然道。

    “带走了?什么时候带走的?”

    “一个多星期前吧,他派人过来带走的。”

    苏乐沉吟道:“你知道他带到哪里去了吗?”

    于然摇摇头:“不知道,这种事情不该是我问的。”

    苏乐又道:“那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把水运进城的吗?龙匪和边防军之间到底有什么勾当?”

    于然愣愣的看着苏乐:“这我真不知道,壁虎怎么可能告诉我这种事儿。”

    苏乐点了点头,他本来也就没报什么希望,随口一问罢了。

    “行了,你休息一会儿吧。”

    说罢苏乐躺倒地上陷入了沉思。

    ......

    这一路对于七酱来说是崎岖的,因为别人看不到他所以总是会被无意识的撞上。

    在穿过了一个街区后,他已经来到了城墙脚下。

    抬头望去,这里是数百米高的巍峨城墙,厚重的黑色城墙上不满了密密麻麻的炮口和应急通道,这里是防御异种的第一道屏障,也是最牢固的一道。

    而城墙脚下的这片地区也是羊城的化工产业区域,羊城很大一部分的化工厂都在城墙边上,这是为了防止污染到城内的居民。

    尽管下城人的地位很低,但是最起码的*还是要有的,这是底线。

    七酱到这里的时候,周围你空无一人,这会儿半夜三更的一个人都没有,是休息时间。

    他朝着最近的一个蓝色建筑飞去,这是一个很大的工厂,门口挂着一个警示牌:

    “化工原料重地,闲人免进。”

    七酱看了看自己,闲人,说的显然不是自己,自己看上去很闲吗?

    大摇大摆的飞了进去。

    在穿过了活动区域和厂区后他直奔后面的那栋五层楼,这里应该是这个工厂的行政区域,而地图上显示的实验室就在这个大楼的地下室里。

    七酱飞近大楼,一楼大厅里亮着幽暗的绿色应急灯,颇为阴森。

    他飞到电梯边点了一下负三层,电梯应声打开七酱飞了进去,乘着电梯来到负三层,这里有许多房间,全都是实验室,所有的化工原料和基本元素都齐全。

    苏乐正在沉思,忽然七酱那堆绿豆眼又冒了出来:

    “到地方了,赶紧给他抽点血,咱俩准备开始造人!”

    苏乐:“???”

    “你特么注意你的措辞,谁他么要跟你造人!”苏乐怒道。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你赶紧!”

    七酱说完小眼睛就消失在了这片空间。

    苏乐站起身拿出一个针管,走上前去拍了拍于然的胳膊:

    “醒醒!抽点血!”

    于然刚才已经睡着了,之前力战四女之后又被痛打一顿,自己的手下又惨死在自己面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让他不堪重负,刚刚直接倒头睡了过去。

    他感觉到有人拍自己,慢慢睁开眼睛后一个婴儿胳膊粗的注射器映入眼帘,针头差不多有小拇指粗!

    “嗝~!”

    他又晕了过去。

    “喂,喂,你醒醒啊喂!”苏乐拍打着于然的脸,好不容易再一次把他弄醒。

    “你要干嘛!”于然惊恐的看着苏乐手里的注射器道。

    “不干嘛啊,抽点血,你多大人了还怕这个?”苏乐无辜的看着手里的注射器道。

    “你那是抽血吗?你抽血你用注射器啊,你拿个打气筒干什么!”于然哭丧着脸道,他算看出来了,苏乐这是卸磨杀驴啊,还是没打算放过自己。

    “什么打气筒,这就是个注射器,就是型号大了点而已,实在没备用的了你将就一下吧。”

    说着苏乐便把于然*在地上超大号的针管扎进了于然的*。

    “嗷~”

    ......

    七酱正在实验室里调试设备,忽然身体里传出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吗,他一皱眉心道:

    “你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苏乐的声音传来:“你把我放出来吧!”

    七酱的身体分出一个小方块,这个小方块儿的地步忽然打开,射出耀眼的光芒。

    苏乐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变大,直至完全恢复正常,他看着周围这些精密的仪器道:

    “这哪儿?”

    七酱正忙碌的飞来飞去的调试着设备,听到苏乐的话答道:

    “墙根儿!”

    “墙根儿?”他抚摸这面前已经开始工作的仪器,仪器的后面有一个三米多高的玻璃培养罐,里面已经开始注水,七酱正在往里面添加着一些东西。

    “你在干什么?”苏乐看着七酱飞来飞去的身影,他也帮不上忙。

    “给里面添加碳基生物躯体的必需品,一些定量元素和微量元素,这些都是制造身体的基本要素。”

    七酱一边工作一边吐槽道:“你们人类的科技实在是太原始了,这些东西做起来真的好麻烦。”

    苏乐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优越感,对于一个外星智慧你去和他争辩明显是不明智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