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些信息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些信息
    苏乐至少呆滞了一分钟,大脑因为听到这句话直接宕机!

    他说什么?他说当年就是他把我抓进去的?他是当年那个特战队的人?他不是说他是那什么斯列格作战组的吗?

    等等!难道那个斯列格作战组就是当年追杀我的特战队?

    是了是了,他说斯列格也是由*部部长指挥的,刚好对上!

    想到这里苏乐忽然感觉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瞬间怒火中烧,狠狠一拳打在了于然的腹部!

    “噗!”

    于然被打的口吐鲜血,弯下腰如同煮熟的虾子!

    苏乐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提起来又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加上额头上留下来的血,于然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血人!

    苏乐提着他的头发咬牙切齿道: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你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他死死的掐着于然的脖子,圆睁的双眼中不满血丝:

    “我告诉你你们斯列格作战组上的人我吃定了,一个都没法跑,神来了都救不了你们!”

    于然口中不停的往下流着淡红色液体,分不清是血水还是口水,好像胶水一般粘稠。

    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强笑着道:“你,你打吧,我,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苏乐将他扔在了沙发上,一脚狠狠踩在他的心口怒道:

    “你们他妈的还有人性吗?你知道我们那些人当时才多大吗?还不到十岁,还没十岁啊!你们这群畜生这都下的去手!”

    说着一脚踹在于然的身上,直接将于然踹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墙上,摔在了四个女人的身上。

    于然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灰头土脸的强撑着身体爬起来断断续续道:

    “我,我当时看,看着那些孩子的眼神,我也下不去手,但是,但是军令难违,我没办法......”

    苏乐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那,那次任务结束了之后,我就离开了斯列格,退役了,这些年来我一直睡不好,每次想到那些孩子的眼神,我,我都......”

    苏乐慢慢走到了于然面前,于然还在说,好像没有看到苏乐一样,他的声音非常虚弱,但是却还是一直说个不停。

    苏乐好像没听到他说的那些话,走到他面前对着他的头颅缓缓抬起脚就要踩下去!

    “苏乐!”

    就在此时,七酱的声音忽然响起,好像带着某种魔力般刺入了苏乐的脑海!

    七酱的身体散发出一阵波动向苏乐扩散。

    “苏乐!”

    他又喊了一声!

    苏乐好像受到了什么*,宛如从梦中惊醒一般硬生生刹住了脚!

    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他的表情有些痛苦。

    七酱赶紧飞上来:“怎么了?”

    苏乐扶额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刚才又被“他”的余念影响了,“他”已经太久没有出来了,以至于苏乐甚至都忘了“他”的存在,还以为“他”已经和自己融在了一起。

    现在看来明显没有那么简单,刚才那么一瞬间苏乐感觉有许多情绪涌进脑海,暴力,杀戮,怨恨,毁灭等等,这些负面的情绪全都是从那个“苏乐”身上爆发出来的,在想到那些死去的同伴后苏乐已经失去了理智。

    或者说,是另一个苏乐占据了主动。

    “你真的没问题?”七酱担忧的看着苏乐:“你刚刚的精神很不稳定,脑细胞突然活跃了许多。”

    苏乐摆摆手:“真没事儿。”

    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去把这件事情告诉七酱,而且现在也不是时候。

    说罢他直起身体看着还在自言自语的于然,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杀了我吧,我该死之类的话。

    “你抬起头。”

    苏乐寒声道。

    于然好像没听到,继续说着胡话。

    “我让你抬起头!”他这次提高了声音。

    于然颤抖这抬起头,已经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了,整张脸都是血,苏乐蹲下身抓着他的头发: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想要吗?”

    本能的求生欲还是让他下意识的点头。

    “你们那次的行动,应该是刘霆峰制定的吧。”

    于然眼神中透露出茫然: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苏乐眼神中透露着寒光。

    “我只是作战组里的小组长,行动制定的人只有组长和副组长知道。”于然趴在地上道。

    苏乐沉吟一阵:“那组长是谁?副组长又是谁?”

    于然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在内部使用代号,除了组长和副组长以外没人知道其他组员的真名。”

    这下线索又断了,苏乐想了想:“无论这件事是不是刘霆峰策划的,但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吧?”

    于然点点头虚弱道:“只有部长批准我们才能行动。”

    苏乐把他提起来扔到沙发上问道:

    “那你知道其他人的行踪吗?”

    于然要喘着粗气摇头道:“不知道,当年那批作战组的人现在全部离开了,退役后都去了不同的地方,没人知道他们从事什么行业。”

    苏乐眼中的希望又一次破灭,这人一问三不知,一点用都没有。

    “不过......”

    于然忽然犹豫道:“有一个人,我应该知道他在哪儿。”

    “谁?”

    苏乐立刻问道。

    “我们的副组长,代号野马!”

    于然喘着气道:“退役后我见过他一次,现在好像在雾都搞什么地下拳场,如果你能找到他的话你就可以得到当年所有人的信息。”

    他说罢虚弱的笑了笑:“这些信息,就当是我给你的一点补偿吧,虽然我知道这很微不足道......”

    苏乐沉默的看着他,雾都的地下拳场,刚好自己过一段时间要去一次雾都,到时候可以看看真伪。

    于然的目光转向了苏乐身边悬浮着的七酱,七酱银色的身体上许多小方块儿缓缓流动着,不停改变着形态,散发着微光,很容易让人沉醉其中。

    “真,真美啊~”

    于然沙哑的笑道:“这就是当时那个飞船里出来的东西吧,怪不得*部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找它啊。”

    苏乐问道:“你知道*部找他的目的?”

    七酱也来了精神,凑过来听听他怎么说。

    “知道,偶尔听说的,说是*部的高层相信地外生物能给人类对抗异种带来新的转机,所以一直在找它。”于然道。

    苏乐听罢后沉默不语,确实,*部的想法或许没错,但是错就错在用的手段有问题。

    “现在我还需要死吗?”于然脸上的血液已经凝固,沾染了灰尘的血痂看上去尤为可怖。

    苏乐没说话,转头看向七酱问道:“你有办法装活物吗?”

    伴手盒是可以储存活物,但是里面的环境非常差,也不会有人会把神志清醒的人装在里面。

    七酱想了想:“我可以制造一个空间裂缝把他塞进去,但是他不一定活的了。”

    说罢他想了想:“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让他进入我的身体里,但是里面没有吃的喝的,需要定期送。”

    “你身体里?”

    苏乐看着七酱这魔方大的身体:“你这能装下他?”

    七酱瞥了他一眼:“我可以改变他身体的分子序列从而等比例将他缩小,这不是什么难事儿。”

    苏乐点点头:“那行,那你现在把他装起来,我们准备走!”

    七酱看向于然,于然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他对此倒没什么意见,或者说不敢有什么意见。

    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的,至于生活环境什么的他已经不敢奢求了。

    七酱的身体上分出一个小格子飞向于然,在于然的头顶散发出一道白光覆盖住他的身体。

    于然觉得自己好像被拆开了一样,但是这种感觉并不痛苦,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他能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一只蚂蚁一般大小。

    面前的苏乐好像超人一般巨大,这一刻于然相信了光。

    小方块儿将于然收进去后返回七酱的身体进行了重组,重新变成了一个棱角分明的魔方。

    苏乐看着七酱再次变成一个纯黑的智械,他把蝎子和蜘蛛的尸体装进伴手盒里:

    “我们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