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五十五章 波卢零卡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波卢零卡
    “随便,看着拿吧。”苏乐随口道。

    光头点点头,赶紧把自己的大光头缩回去在烟架上翻找着,最后再三考虑下给苏乐取了一包最好的烟。

    苏乐接过烟打开点了一根,深深吐出一口雾气,舒服道:“好烟啊。”

    光头在旁边连连点头。

    “多少钱?”苏乐问道。

    “不,不要钱,您拿走把,您抽的开心就好。”光头连忙惶恐道。

    “不要钱?”

    苏乐把烟盒塞进口袋:“不要钱可不行,你那么怕*嘛?我又不吃人。”

    他在手环上点了几下,支付了一百鲁索过去,这些钱怎么都够这包烟钱了。

    “付过去了,你看一下。”

    光头哪敢看,赶紧连连点头。

    苏乐收起摩托走向街区,心道:“帮我联系一下仇瑾。”

    仇瑾留了自己联系方式给苏乐,让七酱记了一下。

    “成!”

    七酱显然没见过这么浮躁的地方,他对周围很有兴趣,不停的左顾右盼着。

    很快,电话接通。

    苏乐扶了一下眼镜,看着镜片上仇瑾熟悉的身影,她好像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苏乐按着*道:“听得到吗?”

    仇瑾笑道:“听得到,你来的还挺快的嘛,今天不用去给自己闹洞房?”

    苏乐无奈道:“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吧?”

    仇瑾笑而不语的看着他。

    苏乐观察了一下四周:“这周围有你的监控吧。”

    仇瑾点点头:“当然。”

    “所以我现在的一举一动你都看在眼里咯。”苏乐道。

    “嗯哼。”

    她说着换了个坐姿,丰满的大腿交叠在一起,翘了个二郎腿。

    “那于然呢?他那个酒吧叫什么名字?”苏乐道,他记不太清那个酒吧叫什么名字了。

    “波卢零卡!”仇瑾提醒道。

    “对,波卢零卡,那里有你的监控吗?”苏乐问道。

    “有一些。”仇瑾道:“但是布的不全面,怎么了?”

    “你确定于然现在在酒吧里是吧?”

    “这个我确定,他除了那间酒吧基本不会去别的地方。”仇瑾道。

    苏乐点点头:“行,那我现在过去。”

    “goodluck!”

    仇瑾笑道:“别阴沟里翻船了。”

    苏乐“嗯”了一声:“把于然和他那两个狗腿子的照片发给我,别宰错人了。”

    说罢便挂断了视频。

    很快,手环接收到了三张照片,正是苏乐上次看到于然三人,另外两个一个叫蜘蛛一个叫蝎子。

    苏乐古怪一笑,这三兄弟刚好可以组成一个组合啊,蟑螂恶霸,蝎子莱莱,蜘蛛侦探,铁甲小宝三兄弟啊。

    “帮我把那个什么波卢零卡的位置标注出来。”苏乐道。

    七酱很快把整个波卢零卡的酒吧位置和路线信息都传送到了苏乐的镜片上。

    苏乐穿梭在人群中,他不太适应旁人投来的一样眼光,总有一些穿的花里胡哨的女人盯着他看,最后无奈之下苏乐只能戴上了卫衣的帽子,把自己的脸藏起来。

    按照镜片上标注的信息,苏乐很快走到了波卢零卡的门口。

    看着这家装修豪华的酒吧,足足三层高,正面挂着四个闪烁着迷幻紫光的艺术大字:

    “波卢零卡!”

    酒吧门前逗留着许多穿着暴露的男男*,抽烟的,喝酒的,亲吻的,拥抱的,躺在地上的醉鬼,被拖走的“女尸”,耍着酒疯的醉汉,还有几个一看就是安保的人,他们对于面前这荒唐的场景视而不见,但只要有醉汉去挑衅他们,就会被他们狠抽一顿。

    “这酒吧有后门吗?你看一下。”苏乐道。

    七酱身上散发出一阵轻微的波动,从空气中散发出去,荡漾着覆盖住了整个酒吧。

    过了一会儿,七酱道:“有一个后门,还有一些地下室。”

    苏乐点点头:“把后门的位置标注出来。”

    很快,这个酒吧的全息构造图就出现在了苏乐的眼镜上,后门的位置被七酱特别用红线标注了出来。

    “好了,咱们进去看看。”苏乐笑道,走向酒吧的大门。

    跨过地上一个个的醉汉,苏乐走到酒吧门口,他无视那几个安保人员准备直接往里走。

    “站住!”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拦住了他。

    苏乐瞥了他一眼。

    那人带着另外两个人上来在苏乐身上摸索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物品,只有七酱。

    他们虽然认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下城也没见过,但是这东西明显没什么攻击性,索性就放苏乐进去。

    进了门之后,这里还有一次检查,穿过这层感应门后,他才真正进到了这个酒吧。

    酒吧里和外面的破败完全是两个世界,里面空间非常大,天花板上的紫色吊灯散发着昏暗的灯光,无数酒鬼瘾君子欢聚一堂,周围放着劲爆的重金属音乐,许多穿着暴露的女子穿行其中,寻找着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苏乐随意扫一眼就能看到酒吧那阴暗的角落里有许多男男*做着原始的行为,完全不避人,将周围的视作无物。

    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味道,这种味道苏乐闻着非常难受,但是却更加激发了这群人的*,彻底点燃了他们的*。

    他就这么站在门口,和其他人完全是两个画风,·整个一楼就没有穿的这么多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七酱看着周围新奇道。

    “发泄的地方。”苏乐淡淡道。

    “发泄的地方?”

    七酱看着黑暗角落里的那些正在交融的男男*问道:“那他们在干什么?”

    苏乐顺着七酱的目光看过去,黑暗的洗手间门口一对男女正在用一种超高难度的姿势交融着,难度之大闻所未闻。

    苏乐只是瞥了一眼:“在做操。”

    他才不信七酱不知道这些人在干什么,这货天天在往上冲浪,荤段子随口就来的,能不知道这些人在干嘛?

    七酱点点头,他又看向另一边问道:“那那两个人呢?”

    苏乐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个穿着皮衣的女人拿着皮鞭将一个男人踩在脚下,癫狂的笑着。

    “这......这个男人不听话,那是他......他姐。”苏乐勉强解释了一下,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干嘛,这种场面对纯洁的苏乐来说还是太超前了。

    “哦,惩罚坏孩子啊。”七酱点点头,旋即又指着另一边问道:“那这两个呢?那男的干嘛往女的身上滴蜡烛?”

    苏乐:“......”

    “我特么哪知道这是在干嘛?要不你去问问他们?老子是来杀人又不是来探险的!”苏乐怒道。

    “我就问问嘛,嘿嘿,就问问。”七酱嘿嘿笑道。

    “你找一下那什么于然的位置。”苏乐在旁边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成,你等一会儿。”七酱再一次散发出波动寻找着于然的位置。

    苏乐现在是越来越懒了,有七酱这个助手之后苏乐基本没怎么释放过精神力,其实他自己也可以用精神力探查。

    这时忽然有一双手从苏乐身后抚摸上来,揽住了他的脖子。

    苏乐一把抓住那双手,把身后的人强行扯到面前。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露着**的肉,甚至前胸都没怎么遮掩,正带着几分醉意笑眯眯的看着苏乐。

    苏乐不太喜欢这样的动作,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他定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女人站都有些站不稳,但还是摇摇晃晃的想往苏乐怀里扑。

    苏乐一把掐住女人的脖子,强行和她拉开一个距离。

    看着女人的脸,苏乐好像觉得在哪里见过,仔细想了想。

    这女人不就是上次来新津里的时候酒欢乐里面那个说自己和壁虎有过***好的女人嘛。

    苏乐松开女人,女人如同失去了脊梁般一*瘫坐在地上,两眼中空洞无神。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想往苏乐这里爬,两个手顺着苏乐的裤脚往上挪,目标直指苏乐的裤链。

    苏乐一把抓住女人的手:“你干嘛?”

    女人好像没听见苏乐的话,喃喃自语道:“你给我,你给我......”

    苏乐一阵头大,这些女人有毛病吗?

    他扇了这个女人一巴掌:

    “你醒醒!”

    脸上的疼痛好像让女人清醒了一些,他抬起头看向苏乐:“你......”

    苏乐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基本一览无遗,他强忍着不乱看,听到女人的话,以为他认出自己了。

    “你想起来了?”苏乐道。

    女人摇了摇头。

    这时旁边忽然走过来一个端着盘子的女服务员,苏乐看了她一眼。

    这个穿着兔女郎衣服的女人便僵硬的定在了原地!

    过了几秒钟后苏乐才松开她。

    服务员被解开束缚后惊恐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以为是没睡醒,疑神疑鬼的走了。

    苏乐转回头看着坐在地上的那个女人,女人一脸的惊恐表情。

    “现在想起来了吗?”苏乐淡淡道。

    女人惊恐的点点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发不出声。

    苏乐看着这个女人,散出一丝精神力。

    女人感觉好像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包围住了自己,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这里环境昏暗,谁都没注意到苏乐这边发生的事儿。

    “说说你怎么在这里?”

    苏乐点燃一根香烟随意问道。只要这个女人不要再老想着脱他裤子那什么都好说。

    女人结巴道:“接,接啊。”

    “你还需要来这里接?你们不是有店的嘛。”苏乐道。

    “店里的人没这里的好钓。”女人畏畏缩缩道。

    苏乐点点头,确实,酒吧里的凯子确实多。

    他看着女人还有些神志不清,问道:“这是喝多了?看你晕晕乎乎的。”

    女人点点头又摇摇头。

    苏乐:“???”

    这是喝了还是没喝?

    “吸了一点点,没吸太多。”女人小声道。

    吸了?

    苏乐记得自己问的是喝了多少吧?这女人怎么说是吸了?

    “吸的什么?我看看。”苏乐盯着她道。

    女人犹豫了一下,看到苏乐那张脸,最终还是从自己胸前那深深的事业线里抽出来一根小管子递给苏乐。

    苏乐接过这东西一阵无语。

    你还是会藏啊。

    他抓着这根还带有女人身上体温的小管子,约莫有食指长,一根烟那么粗,里面还剩了一点粘稠的液体,只剩了五分之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