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只是交易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只是交易
    “那你的诚意呢?刚刚还和人家说承诺了也不会兑现承诺的。”仇瑾反问道。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你证明,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苏乐道,说罢转头就准备走。

    “好好好!”

    仇瑾连忙拉住他:“我告诉你就是。”

    苏乐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

    “我可以让人给你一个伪装。”仇瑾道。

    “伪装?”

    “嗯,就是让你*,这样就没人看到了。”仇瑾笑道。

    *?苏乐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大概有画面了。

    “是没人能看到我了,但是我怎么进去?”苏乐皱眉问道。

    这些地方都需要虹膜认证的,这是个最大的难题。

    “这个你放心。”

    仇瑾伸出那鲜红的小舌轻轻舔了一下红唇笑道:

    “我有这个级别的虹膜!”

    “你有这个级别的虹膜?”苏乐惊讶道,莫非她背后的人是个议员?

    “话我就说这么多,你要不要选择相信我!”仇瑾道。

    苏乐点点头,不再犹豫:“行,这边事情一完我立刻去新津里。”

    “你还有事儿?”仇瑾的意思是让苏乐现在就去。

    “当然!”

    苏乐指了指已经响起奏乐的酒店:“周琦还结婚呢,我是今天的致辞嘉宾。”

    原本是陈翰的,但是陈翰现在都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只能苏乐来,石坚不好意思上台。

    “噢对!”

    仇瑾一拍脑袋:“今天你是来参加婚礼的,忘了忘了!”

    她旋即笑道:“那我先走啦,记得咱们的事儿,别忘了!”

    说罢她便转身离开了这里,进了酒店。

    她也来参加婚礼?

    苏乐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你刚刚是想杀了她吧?”七酱忽然开口道,这次不是精神交流。

    “嗯。”

    苏乐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能感觉出来你身上的杀气,在她说出十年前那个东西的时候。”七酱道。

    苏乐笑了笑:“她肯定想不到那东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七酱没接这个话,反问道:“那你怎么没动手?”

    苏乐想了想,叹了口气道:“今天是周琦大婚的日子,我不想在这里弄出人命,不吉利。”

    说罢七酱狐疑的看着他:“真的?你会顾虑这些?”

    “嗯哼,不然呢?”

    “拉倒吧,说实话!”

    苏乐笑道:“其实杀了她也没什么用,她既然能说出这些话,就代表不是她一个人知道,那杀她一个又没什么意义。”

    “再说了,这些事情在一些人的眼里并不算秘密,杀不杀的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更何况这个女人来路不明的,身上疑点又那么多,万一动起手来被反杀了呢。”

    七酱这才道:“这才对嘛,那你准备怎么做?真要这么急的去那什么里?”

    “是新津里。”

    苏乐提醒道:“当然,说到做到,我可是很守承诺的。”

    “放屁!”七酱一脸鄙视的看着苏乐:“刚刚狗给人家说的承诺了也不一定做的。”

    “那是周琦给她承诺的,和我苏乐有什么关系?真有意思。”苏乐无辜道。

    说罢他对着小豆豆招了招手:“甜甜,咱们走!”

    石甜甜正扒在一张桌子上大快朵颐,听到苏乐的话之后她才转过头来,小脸上涂抹的全是果酱,嘴巴里面塞得满满的。

    苏乐走过去细心的用餐布帮她擦了一下脸,把果酱擦干净后亲了她一下:“吃饱了吗?”

    石甜甜拍了拍小肚子,用力点点头道:“气饱啦!”

    “是吃饱了,不是气饱了。”苏乐笑道,说着把小豆豆放在肩膀上。

    “那咱们去看新郎和新娘子吧。”苏乐笑问道。

    “好!去看周琦哥哥和他的老婆咯!”小豆豆在苏乐的肩膀上兴奋道。

    说着两人便走向了酒店。

    ......

    酒店一楼的宽敞大厅里充斥着暖色的灯光,这里已经成为了鲜花和气球的海洋,到处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氛。

    无数宾坐落在桌旁,看着中间t台上的两人。

    周琦今天非常帅,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穿着一身非常帅气且合体的白色西装,手中捧着鲜花,那混血的高颜值再带上那标志性的不羁笑容,就好像从童话书里走出的王公贵族一般,场下已经有女人在尖叫了。

    只恨自己不是富婆啊!

    而t台的另一头,一个身材和颜值同样很不错的温婉妇人站在那里,她身穿白色婚纱,脖子上带着一串闪闪夺目的粉色钻石项链,手里也捧着一簇鲜花,看向周琦时的眼神简直能溢出水来。

    在婚礼交响曲下,周琦缓步走向他的妻子,在女人面前单膝下跪,拿出一个镶着大钻石的婚戒。

    “吴可,你愿意嫁给周琦吗,无论......”

    “周琦,你愿意......”

    台上的气氛很热烈,在司仪的专业流程下一切都进行的井然有序,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接吻后就是双方亲友上抬致辞。

    但是有人欢喜就有人忧。

    台上的女方致辞嘉宾已经讲到一半了,台下的石坚沈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苏乐呢?还联系不上吗?”祝芸坐在一边担忧的看着面前焦急的两人。

    “不行!”石坚愁眉不展道:“刚给他打的电话,又被挂断了!”

    “这家伙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也不知道把我们天天拐到哪里去了!”沈鹿叉着腰怒道。

    想了想她又道:“不行等会儿我上去致辞!”

    “你算了吧!”祝芸赶紧拉住自己的女儿,她要是上去还得了,搞不好红事就要变白事,她可不想听唢呐。

    “我不去怎么办?队长又不在,陈翰也没来!不就只有我可以扛大梁!”沈鹿振振有词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的很大义凛然,但是祝芸看到她脸上分明全是兴奋的神色。

    她看向了石坚道:“大石,要不等会儿你上吧。”

    这是刚才她给石坚找的新称呼,但是石坚却怎么都听不习惯,总感觉她再叫自己大师。

    我又不是和尚。

    石坚看了看台上,又看了看酒店门口,依然没有苏乐的身影,无奈道:“也只有这样了。”

    就在此时,台上的女方嘉宾已经致辞结束了。

    司仪大手一挥,满脸热情道:

    “下面有请男方嘉宾,他是我们新郎的好战友,是战场上的勇士,是南烬的守护者,是异种心中无法抹去的恐惧,有请苏乐先生!”

    听着这让人尴尬的脚拇指都扣紧的介绍词,石坚摸了摸自己那光滑的大脑袋,脸上被臊的通红,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准备上台!

    就在此时,忽然有个人拉了他一下。

    石坚回头一看,石甜甜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左手拿着一个冰淇淋,右手抓着他的裤腿,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爸爸你干嘛去呀?”

    “甜甜!”

    石坚连忙把小豆豆抱起来,着急的问道:“你苏乐哥哥呢?”

    “苏乐哥哥?”

    小豆豆一转头指向t台主舞台上的那架钢琴处:“在那里啊。”

    石坚和沈鹿祝芸连忙转头朝那里看去。

    在主舞台靠里的地方,一架钢琴因为没有灯光的照射,安静的藏在阴影里。

    忽然有个人从主舞台后面走上来,灯光立马聚焦到他身上,他身穿一身黑色得体西装,干净的短发,消瘦的脸庞,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

    他缓步走到钢琴旁,伸手抚摸了一遍钢琴,款款落座。

    他清了清嗓子对着上面的话筒道:

    “一首《此情可待》送给两位新人,祝两位恩爱长久,新婚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