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五十章 水太深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 水太深
    苏乐对这种亲昵的动作有些不适应,稍稍往后退了两步。

    仇瑾在说完之后也识趣的往后撤了一步,笑吟吟的看着苏乐。

    苏乐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答应她的事儿,因为在知道壁虎已经离开新津里后,苏乐就没了去找于然的打算,毕竟这种风尘女子说的话他也不能全信,不然很容易被人当成免费打手。

    这一忘就彻底忘到脑后去了。

    后来在第二能源基地见到壁虎后他就彻底把新津里的事情搁置下了,毕竟去新津里也只是为了找壁虎,龙匪才是他负责的,他们帮派的纷争和自己挨不上关系,至于那批水儿的事,涉及到的人太多了,背后的利益链庞大且复杂。

    一句话,水太深,苏乐水性不好。

    他又不是世界警察,任务这种事情他是不准备卖命的。

    之后也没人再和他提过新津里的事儿,所以就这么一直搁置了下来。

    但是这女人竟然真的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找上来了?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没忘啊,我记得。”苏乐眨了眨眼道。他撒谎从来不脸红。

    “哟,记得啊,我还以为您忘了呢。”仇瑾笑道,她当然看出来苏乐在说谎,但是并没有拆穿他。

    “那您打算什么时候兑现承诺呢?”仇瑾又道。

    “兑现承诺?”

    苏乐眨眨眼:“我没说过我要兑现承诺啊。”

    仇瑾:“???”

    “什么意思?”仇瑾没反应过来。

    “字面意思啊,我是给你承诺了,但是我没说我要兑现啊。”苏乐道。

    仇瑾:“......”

    她弄不清苏乐的脑回路。

    “简单点说就是,我说帮你杀几个人是要等价交换的,你自己说的在新津里办事儿的时候可以帮到我,我才答应你的,但是你没有帮到我啊,我也不需要你帮,那*嘛还要帮你杀人?”苏乐无辜道。

    条理清晰,思路明确,让人无法反驳。

    仇瑾听完沉默了,苏乐也没说话,自顾自的拿起一块儿糕点放进嘴里,等着她。

    “好吧!”

    良久,仇瑾忽然笑道:“那就算了,既然苏先生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强求了。”

    说罢她拿着手里的高脚杯小饮一口。

    苏乐无所谓的点点头,自己本来就没打算帮她杀人,在知道那个水的来路那么复杂后苏乐更加懒得管这个事儿了。

    现在的大事儿是去一趟雾都,查一下沈雯给自己的名单真实性,只有雾都的档案室才有可能保存当年的行动资料和人员信息。

    如果那里都没有,苏乐只能尝试着先从她的名单上随便抓个人来试试了。

    仇瑾喝完杯子里的酒道:“其实也不是只有新津里的事情我能帮你,别的也可以。”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苏乐。

    “别的事情?你还能帮我什么?”苏乐笑道。

    但刚说完这话,苏乐忽然想到了她身后的情报网,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帮到他。

    仇瑾忽然邪魅一笑,酒店主场的婚礼快要开始了,周围的人已经开始陆续进场,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人还有一些侍应。

    她再一次贴近苏乐,轻声道:“比如说,帮你进入雾都的档案室呢?”

    “咔嚓!”

    苏乐手里的杯子瞬间龟裂!

    这句话说完,苏乐彻底沉下了脸色。

    他死死的盯着仇瑾,沉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仇瑾后退一步,看着苏乐手里已经带有裂纹的高脚杯,拍着胸口笑道:“哎呀,不知道就不知道嘛,你那么凶干什么?吓死人家了!”

    苏乐没搭理她这一套,继续问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他的眼神中充满着威胁。

    “不知道咯,什么也不知道咯。”仇瑾别过去头道。

    苏乐立刻欺身而上把她逼到死角,冷声道:

    “说!”

    周围的食物纷纷悬浮起来,这片场地一时间充满了诡异!

    仇瑾看着和自己近乎贴面的苏乐,伸出一根青葱玉指挑着苏乐的下巴笑道:

    “你这么急干嘛呀。”

    看着苏乐那已经寒冷下来的眼神,她在苏乐耳边低声笑道:

    “即便你去了雾都,你也没法进那个档案室,你的权限不够,那里只有议员以上可以进去,所以没有我的帮忙你只能是白费心思。”

    这件事确实是苏乐头疼的,但是苏乐没得选,只有那个地方可以找到证据。

    苏乐自己谋划的是实在不行就破门而入,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大不了最后让七酱出个点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就好。

    但是这样做其实是有漏洞的,很不稳妥,因为七酱上次在星城帮苏乐逃跑的时候已经耗光了能量,强行出手的话风险很高。

    要不然就见机行事,但去是一定要去的。

    现在仇瑾的话让他不禁有些意动,如果真的可以不用暴力进入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

    可是,自己凭什么相信她?

    “我问的是,你怎么知道我要去那里?”苏乐寒声道。

    仇瑾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咱们各持所需,你帮我杀人,我帮你进档案室,很公平。你也不要再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了,就像如果我问你,十年前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你会告诉我吗?”

    苏乐的瞳孔猛然一缩,她居然连这个都知道,果然不是个好鸟,刚才还说自己除了名字什么都不知道,这会儿又改口了。

    七酱在苏乐的肩膀上不安分的扭动了一下。

    他猛然伸出手掐住仇瑾那洁白的脖颈,寒声道: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不为什么,增加点谈判的资本罢了,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你除了和我合作,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仇瑾还在笑,即便被苏乐掐的死死的,但是她好像并不在乎,或者说她不相信苏乐会把她怎么样。

    “顺便告诉你一句,千万不要想用暴力的方法进入档案室,那里的防御系统会让你彻底丧失信心,周围的监控系统也不会给你这种机会!”

    仇瑾就这么被苏乐掐着举在半空中,两脚彻底悬空。

    苏乐听了她的话大脑迅速转动着,诚如她所言,如果不和她合作,自己确实是没办法进入档案室,无论找谁申请,那里都不是自己可以进去的,没有理由不说职位权限都不够。

    但是她为什么要帮自己?真的只是合作?杀几个人这么简单?

    还是说是想试探自己?应该不会,她对自己应该很了解,也没什么可试探的了。

    “你不如答应她。”七酱忽然道。

    “为什么?”苏乐心道。

    “她说的对,你除了和她合作没别的可以选,除非你不想给你以前的那些朋友报仇,不想给你在监狱的这十年一个交代。”

    “可是,不是还有你......”苏乐犹豫道。

    “你别指望我!”七酱打断道。

    “上次已经把我储存的所有幽能都耗尽了,除非你现在给我找一台幽能发生器,不然我没办法再次出手帮你。”

    苏乐沉吟一阵,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腿上有些瘙痒。

    他低头一看,仇瑾脚上的高跟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落,宛如白玉似的丰满小脚在他腿上摩擦着,明显是故意的。

    “你干什么?”苏乐抬起头道。

    “我快呼吸不过来了。”仇瑾委屈道。

    苏乐这才放开她。

    一落地仇瑾便揉着自己红肿的颈部幽怨的看着苏乐。

    “真粗鲁!”

    她不满道。

    苏乐沉默地看着她,考虑一下道:“我答应你。”

    “聪明人!”仇瑾满意的笑了,一副早该如此的样子。

    “但是先说好,你要现在就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帮我,我需要看到你的诚意。”苏乐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