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四十八章 挨打要立正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挨打要立正
    苏乐转身,一个穿着很艳的女人一脸不屑的看着苏乐和小豆豆。

    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礼服,胸前深v,里面显然没穿东西,而背后则是露出一片雪白,把自己的姣好的肌肤露了出来。

    长得也很美,一头淡蓝色的长发微微卷曲,脸上有明显的人工痕迹,但不得不说整的很精致,标准的明星脸。

    她手里端着一杯香槟,手指上涂着鲜艳的指甲油,苏乐转过身之后她看到苏乐那张阳光且英俊的脸,挺拔的身姿,眼睛亮了一下,但看到苏乐怀里的孩子,那眼神很快又变成了厌恶。

    苏乐看这个女人,总感觉在那里见过,但是一时半会儿就是想不起来。

    “怎么了?”苏乐皱皱眉问道,小豆豆则是压根没听到这句话,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女人没说话,她旁边还站着两个男人,看上都很年轻,二十来岁的样子,同样一身西装,其中一个儒雅些的皱眉道:

    “怎么了?你家小孩儿吃东西吃到哪里去了你看不到?”

    苏乐看了看怀里的小豆豆,又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人,这才注意到那个女人的脚前有一根刚啃完的鸡骨头。

    苏乐捏了捏小豆豆那鼓鼓囊囊的小脸问道:“那是你啃的?”

    小豆豆愣了一下,看着女人脚前的那根鸡骨头,上面还留有她刚才才留下的,新鲜的小牙印。

    “我布吉岛!”

    小豆豆嘟囔了一声,继续吃着盘子里的东西。

    苏乐无奈一笑,对着三人诚恳道:“不好意思,孩子还小,我道歉。”

    他一向都是一个讲理的人。

    谁知三人却不领情,刚刚那个说话的男人嘴角一挑道:“道个歉就完了?”

    苏乐一皱眉:“那你还想怎么样?”

    另一个男人开口道:“这根骨头刚才脏了陈小姐的鞋了,那这个鞋你要不要赔呢?”

    苏乐往那个女人的鞋子上看去,果然那洁白的高跟鞋上有一道明显的*油渍。

    “这,洗洗不就行了?我帮你叫一下侍应擦一下。”

    这点油渍都要赔钱?把我当冤大头?

    “洗洗就行了?你猜猜这个鞋多少钱?”儒雅男道。

    苏乐直接转过身去:“没钱!”

    说的很干脆!他这种穷鬼怎么可能赔钱,要是真弄坏了赔就赔了,弄脏了你居然要我直接买新的,开玩笑嘛这不是,再说了,那女人脚上穿的鞋一看就不便宜,尤其是鞋上镶的那一圈钻,没几万块钱苏乐自己都不信。

    “算了。”

    那女人开口了:“大人这么没素质小孩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上下打量着苏乐,厌恶之色不言而喻。

    苏乐一听这话,他忽然转身道:“我刚刚道歉了吧?”

    “道歉了又怎么样?”女人道。

    “那刚才的事儿就结了,可是你后面那句又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有问题吗?”

    “我管你说的有没有问题,该你道歉了!”苏乐道,骂骂自己就算了,自己脸皮厚不当回事儿,小豆豆才多大?

    “我道歉?”

    女人好像听到了一句笑话,她气极反笑道:“你把我鞋子弄脏了你让我道歉?”

    “我把你鞋子弄脏了我道歉了,你骂人是不是也应该道歉?”苏乐觉得这很公平合理。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忽然一个场景在脑海里浮现,他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了。

    做掉林霄后在齿鸣道的电子灯牌那里等车的时候,灯牌上循环播放的就是这个女人的广告。

    搞了半天是个明星啊。

    “你脑子没问题吧?”女人觉得简直不可理喻:“我给你道歉?你信不信我让人把你抬出去?什么阿猫阿狗的也能在这里乱叫?”

    苏乐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那鸡骨头,控制着它飞起来,直接塞进了女人的嘴里!

    “唔!”

    女人感觉自己嘴里多出来个什么东西,赶紧吐出来一看,竟然是刚才地上的那根鸡骨头。

    “呕~!”

    她直接捂着小腹一阵干呕,脸色非常苍白。

    旁边的两个男人倒是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鸡骨头自动飞起来飞进女人的嘴里!

    两人面色一紧,对视了一眼,都猜到了苏乐的身份。

    听说这次婚礼的新娘吴可的老公就是个裂能者,那肯定会有其他的裂能者来参加婚礼吧!

    想到此处两人都闭上了嘴,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惹谁不惹裂能者,这是所有民众的共识,犯不上和一群怪人拼命。

    但这个女人显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干呕了半天后恼羞成怒的直起身,见苏乐已经抱着小豆豆转身离开,直接拿起刚才手中的香槟杯就准备砸过去。

    谁知刚一举起香槟杯,杯子里面的香槟自动飞出,全部溅射在了她脸上!

    “啊!”

    女人捂着脸尖叫着。

    苏乐看都没看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石甜甜被苏乐抱在怀里,他把自己的小脑袋放在苏乐的肩膀上看着后面异常恼怒的女人,原本维护她的两个男人看到这一幕后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带上带着惧意,一副想伸手帮忙又不敢的样子,生怕惹怒苏乐。

    “苏乐哥哥,我刚刚是不是做错事儿了?”小豆豆突然问道。

    小孩子还是善良啊。

    “你是做错事儿了,但是我们给她道歉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苏乐笑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用酒泼她呢?”小豆豆疑惑道。

    “因为我们已经道歉了,她咄咄逼人是不对啊,得寸进尺更不对,得寸进尺之后还想偷袭,这就叫自作自受。”苏乐道。

    说罢又道:“咱们做错事儿就要认,挨打要立正,道歉要诚恳,但是谁要是不讲理的欺负我们,那也不可能!”

    苏乐觉得现在要给小豆豆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不然就凭这小家伙那谁给笑脸跟谁走的性格,指定会吃亏。

    但是苏乐转念一想,她是个肉体系裂能者......

    算了,当我没说。

    苏乐抱着小豆豆刚走出两步,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哎呀哎呀,这不是新郎官嘛,怎么没去结婚跑来这里吃自助呀~”

    苏乐一听还以为是周琦来了,他转头看去,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刚才那句话果然也是和他说的。

    他看着面前这个很久没见的女人,两个字脱口而出:

    “仇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