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巧合还是?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巧合还是?
    吃饭的时候气氛很冷淡,没人说话,整个餐桌上只有咀嚼饭菜的声音。

    苏乐拿过一个小碗盛了一点汤给七酱,用勺子喂他。

    在外人面前,他不能伸出自己的手进食,只能等苏乐喂。

    但是喝了两口之后七酱就不吃了。

    “怎么了?不好吃?”苏乐问道。

    “嗯,味道不甜不辣的,吃不习惯,还没上次吃的炒肚丝*!”七酱嫌弃的看了一眼碗里的汤水,然后闭上眼睛继续上网去了。

    苏乐倒是觉得还可以,至少比上辈子他们餐厅里做的好吃多了,非常正宗的韩餐。

    刘蜻蜓一直没动筷,她只是一直低着头。

    能和这个女人在一个房间里已经是她的底线了,再让她和这个女人一起进食是不可能的,更别说这还是她做的饭菜。

    刘霆峰也知道这样会为难她,没有说什么。

    苏乐坐在那个女人的身边,他能看见那个女人眼中的失落。

    女人的手艺确实不错,桌子上的菜被一扫而光,女人开始动手收拾盘子。

    郑俊文给苏乐使了个眼色,两人也帮着女人收拾东西,把空间留给这父女俩。

    苏乐端着碗走进厨房,女人已经在戴着手套忙活着洗碗。

    她的动作很熟练,能看出来是经常干家务事的。

    那娴熟的动作不像是个部长夫人,反而像是个女佣。

    郑俊文在她身边帮忙收拾着餐具。

    女人看到苏乐走进厨房,先是主动上来把苏乐手中的餐具接过,然后感激的笑道:

    “刚才谢谢你劝住蜻蜓。”

    很明显刚才两人在外面的对话她也听到了。

    苏乐笑着摇摇头:“没事儿,我都把她带过来了,再走就没意思了。”

    女人把手中的盘子放下笑道:“你就是苏乐吧。”

    苏乐点点头,自己现在这么有名了吗?

    女人忽然朝他鞠了一躬!

    苏乐赶紧过去搀扶她起来,郑俊文却暗示他别动。

    苏乐哪能不动,赶紧上去搀扶,但是女人鞠躬鞠的很坚决,苏乐只能侧身避开。

    女人也不在意,直起身后认真道:

    “谢谢你救了我丈夫!”

    苏乐原本以为她是因为自己劝刘蜻蜓回来才鞠躬,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他连忙道:“不用,这是分内之事,那同样是我的任务,您这样就气了。”

    女人摇头道:“不能这样说,你还救了小文,我们都要谢谢你。”

    郑俊文在一旁对苏乐点了点头,真诚的说了句:“谢谢!”

    靠,这会儿想起来谢我了!刚才在门口不拿我当人看!

    不过他大度,他不当回事儿。

    苏乐道:“分内之事儿就不用谢了,换另一个人去执行任务也会这么做的!”

    女人赞许的看了一眼苏乐:“真好的孩子啊。”

    苏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女人笑了笑:“我叫刘敏,你以后叫我敏姨就行。”

    刘敏?

    苏乐看着郑俊文道:“刚才他不是叫您朴姨?”

    女人笑道:“以前姓朴的,后来跟了蜻蜓她父亲之后就改姓了。”

    苏乐“噢”了一声点点头。

    那郑俊文认识他们是真的很早啊,这应该是十年前的事儿,十年前郑俊文就在刘霆峰家了?

    再想想刚才在餐桌上郑俊文的一些很平常的动作,就好像这里就是他家一样。

    刘敏看着外面正在交谈的父女俩,基本是刘霆峰在说,刘蜻蜓在听,只是偶尔会回上一句。

    刘敏痴痴地看着,叹息了一声。

    正在洗碗的郑俊文转身道:“怎么了朴姨?”

    “没事儿。”

    刘敏收回目光,转身回来收拾厨房。

    苏乐看到她眼中有泪光闪过。

    郑俊文沉吟一阵:“朴姨又想女儿了吧。”

    这句话说完,刘敏背对着他们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没有回应。

    刘敏还有个女儿?

    苏乐一想,那岂不是刘蜻蜓还有个姐妹?自己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收拾完厨房的刘敏依在门边看着刘蜻蜓越看越入迷。

    苏乐和郑俊文收拾完之后也走了过来,他们现在也不方便过去。

    刘敏看着低头听刘霆峰说话的刘蜻蜓,喃喃自语道:

    “真像啊......”

    真像?什么真像?

    苏乐把目光转向郑俊文。

    郑俊文小声解释道:“朴姨在和部长相遇前有一个女儿,和蜻蜓差不多大,不过早年走散了。”

    苏乐点点头,又问道:“长得很像吗?有多像?”

    郑俊文摇头道:“长得像不像的倒还好说,关键是俩人的胎记一模一样。”

    苏乐:“???”

    特么的胎记你都知道?她女儿的就算了,刘蜻蜓的你也见过?

    苏乐看向郑俊文的目光开始不善。

    不过郑俊文却没啥反应,指着自己的脚踝处道:“俩人的右脚内脚踝都有一个很淡的雪花痕,巧合吧。”

    脚踝啊,那没事儿。

    苏乐松了口气,转头一看,刘敏果然一直盯着刘蜻蜓的脚踝看。

    她从来都是穿战斗服,所以没人有机会能看见她的脚踝,今天她换上便装,苏乐反倒没注意这些细节。

    他把精神力延伸出去,果然,刘蜻蜓的右脚内脚踝处有一个青枣大小的雪花状胎记,呈淡红色,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如果她女儿也是一模一样的胎记,那确实是太巧合了,说不定是上天注定让她来给刘霆峰当小三儿。

    等那对父女聊得差不多了,开始喝茶。

    三人这才走出去。

    刘蜻蜓看了苏乐一眼,眼中带着奇怪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

    苏乐疑惑的走过去坐下,刘霆峰忽然笑道:“小蜓快二十七了啊,该考虑一下结婚了。”

    刘蜻蜓冷哼一声,低下头没搭理他。

    然后身边的郑俊文忽然激动了起来,挺直身板看向刘蜻蜓。

    苏乐很奇怪,这俩人刚才在外面聊了些什么东西?怎么聊着聊着就聊到结婚了?

    然后他就发现刘霆峰看向了自己。

    苏乐:“???”

    你特么看*什么?我才十九!

    郑俊文也注意到了刘霆峰的目光,顿时对着苏乐怒目而视!

    刘霆峰看着苏乐紧张的模样,失笑道:“你别紧张,我是想问问你,你附近有没有品行和家境都合适的男人?毕竟你和小蜓是队友,你们熟悉一些。”

    “噢~”

    就这啊,苏乐吓了一跳。

    郑俊文听这话,立马收回了杀人的目光,激动的看着苏乐一个劲的使眼色。

    苏乐瞥了他一眼,从他变换的口型中判断出了他在说什么:

    “以后就是兄弟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