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二十九章 气氛微妙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气氛微妙
    快到的时候,刘蜻蜓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复杂。

    “怎么了?”苏乐注意到了她的脸色不太好,问道。

    刘蜻蜓摇摇头:“没事儿。”

    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很奇怪,一直说的不想见,但真正到了见面的时候却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又夹杂着些畏惧。

    浮岛上的路并没有绕城那么宽阔,可能是因为人少的缘故,车流量并不多。

    一个浮岛满打满算带上安保家政在里面也就十万人左右。

    苏乐他们很快走到了行政中兴的接待部。

    刘蜻蜓脸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但是从眼神和微表情上苏乐还是能看出来许多端倪。

    她在害怕,还有点期待。

    反正很难说清楚。

    就像苏乐,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开始后悔当时答应她了。

    两人走进接待部,前台智械将他们迎了进去,在登上三楼后,他俩站在了刘霆峰门前。

    刘蜻蜓给苏乐使了个眼色。

    苏乐硬着头皮上去敲了敲门。

    “笃笃笃!”

    这个接待部的房子没有门铃,看上去很复古。

    没一会儿,门开了。

    郑俊文那张白皙的脸出现在两人面前。

    他愣了一下,但只是一秒,他的视线就从苏乐脸上自动转移到身后的刘蜻蜓身上。

    看到刘蜻蜓今天的穿着之后,更是眼直了半天!

    “咳咳!”

    苏乐黑着脸打断这货的想入非非。

    “哎呀哎呀!蜻蜓来啦!快请进快请进!”

    他热情的伸出手,苏乐正准备和他握一下,谁知郑俊文直接无视他绕到了他的背后,紧紧握住了刘蜻蜓的手。

    苏乐:“......”

    刘蜻蜓似乎和他很熟,虽然这样的动作有些不妥,但她也没怎么反抗。

    “俊文哥,他在吗?”

    刘蜻蜓把手抽出来轻声问道。

    “在的在的,请进!”

    郑俊文热情的揽住刘蜻蜓的肩膀,两人走进门。

    “咳咳!”

    苏乐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脸色黑的好像包公。

    你当我不存在是吧!

    苏乐能隐约看到,七酱已经快憋不住笑了。

    郑俊文把刘蜻蜓带进去,听到苏乐的咳嗽声,转回头奇怪的看着他:

    “你嗓子不舒服?”

    苏乐:“???”

    我特么当时就应该把你让在那里让黑火的人给你带走!

    苏乐黑着脸道:“那我走?”

    刘蜻蜓转身道:“进来!”

    郑俊文让开身子放苏乐进去,苏乐进去后他把门关上,嘟囔道:“奇奇怪怪。”

    这个房的环境很不错,家具家电一应俱全,档次很高,空间也很大。

    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内部的奢华装修,有一种欧式的浪漫风格,呈现着淡金色。

    一进门苏乐就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很熟悉,但是说不上来是什么,但能肯定是食物的味道,而且自己以前还吃过!

    而在厅的沙发上,刘霆峰正在烟雾袅绕的泡着茶。

    刘蜻蜓一进门就看到了他,她看着那张和自己神似的面孔,十年没见,他苍老了不少。

    刘霆峰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和刘蜻蜓对视着。

    两人好像什么都没说,但是眼神中又透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信息,刘蜻蜓终于还是移开了目光,游离在房间周围。

    两人的性格一个冰冷一个沉稳,都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表达,但是苏乐却能隐隐感觉到两人之间有些东西正在土崩瓦解。

    “你确定他俩是父女吗?”七酱疑惑道。

    “什么意思?”苏乐心道。

    “这俩人跟不认识一样,正常的父女相见不应该是什么相拥而泣啊,抱头痛哭啊,深情对视啊,最后你侬我侬啊!”

    苏乐:“.......”

    “你见哪对父女是这样相见的?”苏乐问。

    “张飞和张星彩啊!”七酱道。

    “张星彩是尼玛虚构人物!”

    “那杨国忠和杨玉环呢?”

    “这特么是堂兄妹!”

    “那关羽关平总算了吧!”

    “关羽关平是算......不对啊,关平特么的是男的啊!”苏乐痛斥道:“你一天到晚都在网上看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刘霆峰朝着她招了招手。

    刘蜻蜓慢慢走过去,坐到了他对面。

    原本她预想的见面后可能会吵架,可能会互相看不顺眼,可能气氛会很尴尬。

    但是一件都没发生,一切都很自然,但又处处透露着说不出的怪异。

    苏乐也想跟着走过去,但看到郑俊文一个劲的朝他使眼色,他很识趣的就在门边随便找了把椅子坐。

    没一会儿,郑俊文也坐了过来。

    他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小蜓是你劝来的?”

    苏乐头一扬,鼻孔看他,点点头:

    “不然呢?”

    郑俊文立刻满脸崇拜的拉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比了个大拇指给他,就说了一个字:

    “高!”

    父女俩面对面坐,刘霆峰把泡好的茶跑了一杯递给她,自己也倒了一杯,小饮一口后刘霆峰率先开口道:

    “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气息沉稳,情感自然,完全没有刚才的失态。

    刘蜻蜓低着头“嗯”了一声。

    “唉。”

    他叹了口气:“这些年委屈你了,总是站在第一线。”

    作为刘霆峰的女儿,她原本应该在雾都最好的大学完成学业,然后找一个刘霆峰看得过眼的社会精英结婚生子,而不是成为一个战斗在第一线的铁血女战士。

    刘蜻蜓沉默着,没有说话。

    “上次出任务,爸爸没收到消息,你知道的,你们第六区也就名义上和*部是一家......”

    他解释了一下,最后道:“没受伤吧?”

    刘蜻蜓摇摇头,其实她受伤了,但是她没说。

    “唉,这么多年你还没原谅爸爸?”刘霆峰看六蜻蜓一直没抬头看他,不禁失望道。

    刘蜻蜓黑发下的面孔颤抖了一下。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但是当年......”

    刘霆峰想说自己也有难言之隐,但是他也没说,说出来除了会让刘蜻蜓觉得自己是在找借口以外没有别的用处。

    刘蜻蜓也未必想听,她在乎的只有态度罢了。

    而就在两人都陷入沉默的时候,厨房里忽然传出一个声音。

    “好啦好啦,饭好了,先吃饭吧!”

    听到这个声音,刘蜻蜓瞳孔一缩,先是看了一眼刘霆峰,又看向厨房里的人,然后直接站起来,径直走向门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