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陪我去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陪我去
    这话怎么说的,吃瓜吃到自己身上来了?

    “我,我陪你去干嘛?”

    苏乐结巴道。

    这和自己有关系吗?这种父女团聚的大喜日子,自己去当电灯泡吗?

    “我不想一个人去。”刘蜻蜓道。

    “那,那不是还有槐花嘛,你们闺蜜之间说话要方便点吧。”苏乐看向槐花。

    “不行,刘霆峰是让你传话,你不和我去谁和我去?”刘蜻蜓道,他直呼他老爹的大名,丝毫不避讳。

    苏乐放下手里的瓜皮,苦着脸道:“哎哟,队长,你能不能放过我?你们家的事儿你们自己处理不行吗?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好不好?”

    说着就跨过那一堆瓶子准备往外走。

    “站住!”

    身后忽然传来刘蜻蜓冰冷的声音。

    苏乐的身影戛然而止。

    “你确定你不去?”刘蜻蜓摇晃着走上来问道。

    苏乐看着站都有些站不稳的刘蜻蜓,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我确定......吧。”

    确定的很没底气。

    “哈哈哈哈哈哈!”

    身后的槐花忍不住笑了:“苏乐你就陪她去吧,她十年都没见她爸了,第一次见面能不尴尬嘛。”

    苏乐转身道:“那你和她一起去呗。”

    “我不行,我明早就回雾都了。”槐花笑道。

    苏乐转头看向刘蜻蜓,发现刘蜻蜓正看着她。

    如果是放在平时,刘蜻蜓对这种踢皮球的行为是相当反感的,这时候她就直接自己走了。

    但现在可能是酒精的缘故,或许她真的没做好准备去见她父亲,反正是没走,不仅没走还一直在等苏乐的回答。

    苏乐皱着眉苦着脸:

    “非,非得人陪?”

    刘蜻蜓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唉。”

    苏乐叹了口气:“好吧,去就去。”

    听到这句话,刘蜻蜓这才肯放他走。

    “那行,那你先回去,我再陪她喝一会儿!”槐花豪爽的笑道。

    苏乐点点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你干嘛答应她?”七酱冒了出来。

    “不答应行吗。”

    苏乐无奈道:“也不知道她是喝酒喝的还是哭的,你没看她那个眼眶红成那个样子。”

    苏乐最受不了的就是眼神,魏紫弦如是,刘蜻蜓如是。

    “你想想嗷,人家父女深情相拥,你在旁边干嘛?鼓掌?叫好?”七酱扳着手指道。

    “你觉得可能吗?”

    苏乐看了他一眼:“你觉得刘蜻蜓会是那种人?再说了,她那副模样,明显只是同意过去看看罢了,要等到他们父女相拥还早着呢!”

    今晚苏乐睡得非常早。

    翌日一早。

    “咣咣咣!”

    苏乐感觉有人在砸门,不是敲,就是砸门!

    他睁开朦胧的睡眼:

    “谁啊!”

    一边嘟囔着一边打了个哈欠。

    “不知道啊!”七酱从旁边摘下眼睛,它刚从一把游戏里出来。

    “不知道?那你这个智能是怎么当的!”苏乐怒道。

    自从这家伙接手了克里斯的工作之后态度越来越敷衍,该干的事情不干,一天就知道打游戏。

    七酱连接上门禁,自己脸出现在门边的屏幕上。

    “谁啊!”七酱语气懒散道。

    “开门!”

    刘蜻蜓站在门口,冰凉的声音非常刺骨。

    她冷冷地看着屏幕上的七酱,都已经来了半个小时了,苏乐跟头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她差点把门给砸了!

    七酱立刻打开门放刘蜻蜓进来,自己则是变成一个寡言少语的普通智械在一旁看戏。

    刘蜻蜓走进房间,见苏乐还在床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冷冷道:

    “给你三分钟,我在门口等你。”

    说罢便扭身走了出去。

    苏乐愣在床上,转头道:

    “你脑子有病吗!”

    七酱一听,怒道:“你脑子才有病!”

    “你没看见我没穿衣服吗!”

    苏乐习惯裸睡。

    七酱又道:“那你吃亏了吗!”

    苏乐刚想继续骂人,思考了一下,收回了即将飙出的脏话。

    确实,有道理。

    苏乐严重怀疑刚才刘蜻蜓会出去是因为她看到苏乐是裸着的。

    苏乐连忙起身穿衣洗漱。

    今天没有作战任务,他不打算穿战斗服,虽然那东西可以变形,但穿在身上总有一种压迫感。

    苏乐收拾好走出去,刚好三分钟。

    刘蜻蜓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空港处上上下下的升降台,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好了!”

    苏乐走出来。

    刘蜻蜓转头看着他,一身简单的白色七分袖和牛仔裤,长长的头发系成马尾,很简约。

    苏乐注意到刘蜻蜓今天的穿着也不太一样。

    她以前从来都是战斗服不离身的,今天是苏乐头一次见她穿便装。

    一身黑色连衣裙,露出的雪白脚踝下踩着一双高跟绑带凉鞋,看上去没有了平时的冰冷,稍微在气质上有了些润色,虽然还是没有那么平易近人,但至少不会让人隔着几十米都能感觉到寒意。

    她转过头,苏乐看见了她的脸。

    一直不施粉黛的她今天居然化了淡妆,很淡很淡,化了妆的刘蜻蜓就好像卸下盔甲的花木兰,增添了许多女人味儿,竟还有那么一丝妩媚。

    苏乐看直了眼,默念几遍清心咒发现没用,暗道:

    “我叫柳下惠,我叫柳下惠.......”

    直到刘蜻蜓重新竖起了眉,苏乐才清醒过来。

    “看什么看?走了!”她率先走向空港。

    苏乐连忙跟上,两人直接到了顶楼。

    两人走向一架小型的白色喷气机,这里停着好几架,看上去像停着一排海鸥。

    苏乐看着这小型飞机,和在星城时坐的那个没啥区别。

    整个停机坪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刘蜻蜓开始往上爬,苏乐在飞机下面犹豫一下道:

    “队长,没有驾驶员!”

    刘蜻蜓直接坐到了驾驶位上:

    “我来驾驶!”

    苏乐直接好家伙。自己连车都不会开,她都会开飞机了。

    苏乐也上了飞机,坐在她后面。

    飞机很快开始在跑道上滑行,最后离地起飞。

    两人都没说话,苏乐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浮岛,被烟雾缭绕的云层给裹在里面。

    飞机很快冲进云层,越过浮岛的地平线!

    苏乐探出头往下看,整体上和星城的没多大区别。

    没什么特别高的建筑,整体看上去非常祥和,绿化做的非常好,一片片低矮的别墅区遍布整个浮岛,而在浮岛正中间,有一座巨大的羊型雕塑。

    飞机从跑道落下,在天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报备过了,地勤人员忙碌的指挥着苏乐他们入港位置。

    从机场出来,两人直奔行政中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