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任务后续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任务后续
    槐花听完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

    “一个问题?”

    “没错,因为在我赶到那个所谓的实验场后,我们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槐花的眼神愈发寒冷:

    “那个实验场里的所有实验体其实就是第二能源基地的防卫军!”

    “什么!”

    苏乐大惊失色,那可是上千人的部队啊!全成了实验品了!

    他半晌没反应过来,颤声问道:“你,你们怎么确定......”

    槐花道:“我们给那些实验体做了基因比对,就是原来的防卫军!”

    苏乐沉默一阵道:“那是谁能让他们这些防卫军乖乖的放下武器然后配合的成为实验品呢。”

    忽然他脑子升起一个念头,就是第二能源基地的三十三军司令,同时还是第二能源基地的负责人!

    苏乐之前就怀疑过他,但是被刘蜻蜓否定了,说这个人很稳重可靠,不禁身居要职,家里在南烬也非常有势力,所以不会成为叛徒。

    但是现在要说谁的嫌疑最大,那这个人毋庸置疑的排名第一!

    槐花看着苏乐脸上惊疑不定的表情:“就是他们的司令,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让士兵放下武器。”

    “岂有此理!”

    苏乐怒不可遏的拍了一巴掌桌子,这简直就是畜生,几千条人命,在他眼里算什么?

    哪怕这个人带着自己的士兵一起叛乱苏乐都不会这么生气,但他竟然把自己手底下的士兵全部当成了牲口一般的实验品,压根没当过人!

    “这人现在在哪儿?”苏乐厉声问道。

    槐花苦恼的揉了揉眉心:“和黑火的人一起逃离了,应该是去了他们的基地。”

    黑火的基地?

    他是黑火的人?这些实验体也都是黑火的?

    那为什么那三个实验体还是逃离出去的?不是应该......

    “我一直很想知道。”

    苏乐皱眉问道:“这个黑火既然这么猖狂,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剿灭他们?”

    黑土上的势力虽然很多,但是对于国家来说想消灭他们并不难,更何况是一个这么猖狂的势力,苏乐不明白为什么要容忍这么一个出头鸟做大。

    槐花叹了口气道:“你以为不想吗?我们都快想疯了,黑火这些年到处搞事,制造暴乱,安排间谍。”

    “那为什么......”

    “你知道黑火的势力有多强大吗?”

    苏乐摇摇头,他知道很强大,但是不知道多强大。

    槐花看着他认真道:“他们甚至可以说就是一个小型的国家!”

    “你要知道如果我们强行去和他开战,那损失多少不说,如果这个时候别的国家或者组织来趁火打劫怎么办?”

    “再有,像这种组织都是不可能完全消灭的,只要他们的首领没有死,很快就能再拉起一支队伍,让你疲于奔命苦不堪言。”

    槐花接着道:“更何况他们现在手里有那么多底牌,真的要开战,都不好说谁赢谁输。”

    “怎么可能!”

    苏乐不信:“他们再大也不过是一个组织,我们可是一个国家!”

    槐花摇头道:“你不懂,这些组织做事都是没有底线的,从他们搞这个实验场和猎捕九号就能看出来,一旦开战那种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九号?”

    苏乐听这个名字稍微有些熟悉,他想起是当时自己踩死的那个白皮小矮子。

    “这个九号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当时沈雯只是告诉他是一个失败实验的产物,但是具体是什么实验却没说。

    槐花也不是很想提这个事情,但是既然苏乐开口问了,她索性就告诉他。

    “那其实是一个错误的实验,几年前国家开展了一次全民公投,投票的内容是是否赞成全民接种潮气精华。”

    “全面接种潮气精华!”

    苏乐瞠目结舌地看着槐花:“这不是全民超人的节奏?”

    “哪有这么简单。”

    槐花那双天然呆的大眼白了他一眼:“结果就是赞成的人数比不赞成的人数多了三成,以压倒性的优势决定了开启这项疯狂的计划。”

    “然后因为担心普通人的体质较差,没法承受潮气精华,毕竟每个人的天赋不同,所以他们变异了潮气精华,让普通人的身体也能承受,但是效果的打很多折扣。”

    “在临床试验的时候,安排了几百个重刑犯进去做人体实验,最后实验失败,这些被注射的重刑犯全部变异成了那种怪物,杀死了所有的医生和看护者。”

    “最后在我们第六区的帮助下把它们全部送到了九号实验室关着,他们才得名九号,谁知一场大火,唉。”

    槐花越说越烦,抓着自己的秀发一个劲的揉搓。

    苏乐这才明白事情原委,但随之不解道:‘那你说他们猎捕九号是?’

    槐花道:“那你以为是谁投放九号进入的第二能源基地?”

    苏乐默然。

    “那第二能源基地下面的那个实验场呢?最后怎么样了?”

    苏乐还是比较关心那些实验体,主要是那个复合实验体给他的冲击力太大了!

    “实验体全部被黑火的人毁了,我们到那里后还没开展调查呢那里就被炮击了,无奈我们只能撤出来。实验体全毁,实验数据全无!”

    苏乐失望的叹息一声,他还想看看那些实验体融合的过程呢。

    说到这里,苏乐问道:“这些......这些告诉我没问题吗?”

    苏乐知道有些东西包括这次槐花的行动其实都是不能透露的,刘蜻蜓之前去问过就没有得到答复。

    “没事儿,之前不能说是因为要封锁消息抓捕内部残余,例如三十三军司令的家属等人,现在已经完事儿了,说说也无所谓。”槐花道。

    苏乐点头,又道:“那你怎么没回雾都?”

    苏乐知道槐花其实是在雾都工作的,因为训练基地在雾都。

    “这段时间没啥事儿,也没新人给我训练,就回羊城休息一下。”

    说着她笑道:“你不知道吧,其实我是羊城人!”

    “你是羊城人?”

    苏乐惊奇道:“那你的普通话确实相当标准了。”

    苏乐和她聊了这么久一直没听出来她是哪里人,就是因为她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都快赶上播音员了。

    两人熟络的用羊城话开始交流。

    苏乐看着桌子上的刘蜻蜓,问道:“我听说她和部长的关系不太好?”

    槐花摸着刘蜻蜓的俏脸点头:

    “嗯,一些陈年往事了。”

    “什么事儿能让她跑来她老爹对头的部门就职啊,还这么不愿意见他。”

    要说整个南烬的官员里那些人最不对付,那肯定是蒋准勤和刘霆峰了,这都不用问。

    槐花叹息道:“他俩以前其实不是这样,自从部长有了新女人之后,整天不回家,蜻蜓的母亲病死在床上他都没有回去看一眼,所以蜻蜓一怒之下就离家出走,再也没和部长联系过。”

    “噢~”

    苏乐秒懂,这剧情太老套了,老套到苏乐听完竟然都不觉得惊讶。

    “所以,她到现在都没原谅她父亲?”苏乐看着刘蜻蜓那张因为酒精而变得燥红的脸,她嘟着小嘴,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到这个女人温柔的一面。

    他现在也能理解为什么刘蜻蜓会忽然跑来喝酒了,估计是在犹豫要不要去见刘霆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