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又见槐花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又见槐花
    原本已经越过苏乐的女人听到有人叫她名字后又转回身。

    叫她的是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男子。

    槐花奇怪道:“我们认识吗?”

    苏乐挠挠头笑道:

    “你好,我叫苏乐,是五队的队员!”

    说到五队槐花就懂了,笑道:“蜻蜓手下的兵呀。”

    苏乐笑着点点头。

    槐花看着苏乐道:“有什么事儿吗?”

    苏乐犹豫了一下:

    “你知道我们队长在哪里吗?”

    他听别人说过,槐花和刘蜻蜓是非常好的闺蜜,说不定她知道。

    槐花愣了一下,道:“不在房间吗?”

    苏乐摇头:“没人,叫了好久了。”

    刘蜻蜓的行踪轨迹基本大家都知道,宿舍,会议室,训练场。除此之外她很少去别的地方,逛街购物什么的基本和她没关系。

    槐花看苏乐这副模样,问道:“怎么了,你找她有什么事儿?”

    苏乐把之前的事复述了一遍。

    槐花想了想,胸有成竹道:“走,我带你去找她!”

    说罢便带着苏乐往二十五楼的休息区走。

    现在已经非常晚了,但是休息区依旧灯火通明,有许多下班了的工作人员在这里聚会,喝着饮品吃着东西,ktv包厢和酒吧夜店基本座无虚席,整个二十五层闪烁着醉人的炫彩迷光。

    苏乐跟着槐花一路往里走,他越走越怀疑,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真的是刘蜻蜓会来的?

    她一个无感情无生活无情调的三无类人体会来这种地方消费?

    槐花看着苏乐一脸怀疑的表情,知道他不信,也不多说什么,就往二十八楼深处一直走。

    直到两人站在了一家小店的门口。

    这家小店装修的很有情调,招牌上写着一串苏乐看不懂的字母,不像是英语,可能是法语或者拉丁文什么的,但招牌上的图案还是能让人认出来这是一家酒吧。

    店内被紫色的灯光笼罩,整体呈现出一种昏暗的神秘感。

    门口没有特价牌,没有服务员,更没有豪华的装潢。

    仅仅是一家门面很小的店铺。

    它两边的铺面都没商家,甚至这一排里也只有它这一家店在开业,其他铺面甚至都没有装修。

    两人走进店里。

    空荡荡的店里只有两个人,一个站在吧台后面的女酒保正在低头调酒。

    还有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他一个人坐在店里孤独的喝着酒,苏乐两人进来他也没反应,好像是有些醉了。

    店里播放着轻柔的钢琴曲,苏乐踏进这里的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

    安静,孤独,不会被人打扰。

    女酒保长得很漂亮,皮肤非常的白,甚至可以看到皮下的血管,给人一种很柔弱的感觉。

    她感觉到了有人进来,抬起头正准备说什么,看到走在前面的槐花后捂着嘴笑了笑。

    槐花走到吧台非常自来熟的拿了一瓶啤酒笑道:

    “她呢?”

    女孩儿往里面指了指:“里面呢,估计喝醉了吧,一直没出来。”

    苏乐往酒吧深处探头看去,这个小小的酒吧只有五六张桌子,但没想到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小包厢,只是在紫色的昏暗灯光下不怎么显眼。

    “我就知道!”

    槐花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女孩儿想了想笑道:“下午吧,忘了,反正一直到现在。”

    槐花点点头,又从桌子上顺了一瓶啤酒随手扔给苏乐。

    苏乐连忙接住,槐花对着女孩儿摆了摆手然后朝着包厢走去。

    两人走进包厢,一进门苏乐就感觉自己踢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堆啤酒瓶。

    再抬头看看趴在桌子上醉生梦死的刘蜻蜓,浓烈的酒味儿让他非常不适应,啤酒花的味道就好像憋了十几天没撒出来的马尿。

    “啧啧,这不行呀!”

    七酱的声音忽然在苏乐心里响起。

    “你玩完了?”苏乐回道。

    这家伙现在一有空就打游戏,而且在打游戏的时候无论你怎么叫他,他都不会理你。

    “嗯哼,刚赢了一把,心情不错!”七酱道。

    槐花也看到趴在桌子上的刘蜻蜓,现在完全看不到她的正脸,整个人伏在桌面上,乌黑的秀发披散着,没有一点儿冰山美人的气质。

    “喂,醒醒了!”

    槐花把她的脸翻过来拍打着。

    刘蜻蜓的脸上带着浓烈的红晕,就好像上了胭脂一般,竟有些迷人。

    她从来不化妆的,但此时嘴上竟然有了少许的嫣红,也不知是怎么搞得。

    对于槐花的拍打刘蜻蜓无动于衷,还是趴在桌子上沉醉不醒。

    她喝醉睡着不会打呼噜,没有那么多坏毛病,甚至有些可爱,眼睫毛轻轻闪动着,轻微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啧啧,这是喝了多少啊!”

    七酱看着地上堆积成山的酒瓶感叹道。

    他在退出游戏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槐花,在有危险外人的时候他从来都是和苏乐精神交流的。

    苏乐看着面前都快没过脚踝的啤酒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这个包厢的空间也很小,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沙发,刚好能坐下四个人。

    刘蜻蜓身边还有半箱没喝完的啤酒,她一个手搭在上面,可能是想拿出来但是无奈没撑住。

    槐花一阵拍打后没反应,只能无奈坐在她身边,打开手中的啤酒狠狠的喝了一口解气。

    苏乐坐到俩人对面,随便呼啦了一下面前的酒瓶,给自己弄出一个可以放手的空地。

    “这个店你们常来?”苏乐问道。

    “也不常来,门口那女孩儿是这个店的老板,我们三个以前是同学,所以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来这里消遣一下,我来羊城的话也会来看看。”槐花道。

    苏乐点头,看着眼前睡死的刘蜻蜓道:“那她怎么办,她父亲还等着她呢。”

    槐花无所谓道:“没事儿,她老爸也早都习惯了,就算是刘蜻蜓不去都没事儿,你不用担心。”

    苏乐这才放下心来,想了想道:“那槐花教官,第二能源基地的事儿怎么样了?”

    槐花眼神中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他:“你还知道我是教官啊,刚才这么没礼貌。”

    苏乐刚才一直称呼你。

    不过她大咧咧的摆摆手:“不过没事儿,就叫槐花吧,叫教官感觉怪怪的。”

    “第二能源基地你想问什么?”

    苏乐犹豫了一下:“黑火的人后来怎么了?他们怎么会去星城?”

    “黑火?你还知道黑火?“槐花有些惊讶。

    “就被我打跑了咯,他们怎么会去星城我怎么知道。”槐花道。

    “那第二能源基地下面的那个实验场呢?还有第二能源基地的防卫军都去哪儿了?”苏乐追问道。

    第二能源基地的问题实在太多了,多到令人发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