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二十三章 如痴如醉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如痴如醉
    “做饭?”

    苏乐进了房间顺便关上门:“你没事儿做什么饭?”

    煮饭智械早就研发出来了,只要你把材料放进去,就是想吃龙肉都能给你整出来。

    现在除了餐厅的厨子以外基本没人会做饭,厨子都快失业了。

    魏紫弦往后退两步笑道:“就是因为没事儿才学学做饭!”

    苏乐刚准备进去,就看见魏紫弦放下手中的小锅铲,打开门口的鞋柜,拿出一双男士拖鞋递给他。

    “换鞋!”

    苏乐这才发现才一两天的时间原本杂乱的房间已经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

    到处摆挂着的粉红色挂件,墙纸也被她弄成了粉红色,沙发上放着几个很可爱的小玩偶,整体感觉非常少女。

    “你收拾的挺快啊!”

    苏乐边换鞋边张望着。

    他换鞋的时候发现鞋柜里还有一双男士拖鞋,很新,看上去好像没人穿过。

    苏乐调笑道:“那这双是谁的呀?”

    “你的呀!”魏紫弦道。

    “我的?”

    苏乐愣了一下:“你给我准备拖鞋干嘛。”

    魏紫弦若无其事道:“你没事儿可以来这里转转嘛,再说了家里总会来人的,早点准备嘛。”

    苏乐摸不着头脑,把鞋换好之后道:“琴我给你带来了!”

    “真的!”

    魏紫弦听罢眼睛里闪出一丝亮光!

    “嗯哼,我还能骗你?”

    苏乐笑呵呵的去一个空闲的房间里把两架钢琴拿出来摆放好。

    “当当当当!”

    苏乐比了个请的手势。

    魏紫弦走上前去缓缓抚摸着琴身,随手在琴键上敲了几下,钢琴顿时响起一阵清脆的琴声!

    她转头道:“哥哥,这两架钢琴很贵吧?”

    她出生在富裕的家庭里,可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这两架钢琴一看就不便宜,听琴声也能听出来。

    苏乐无所谓的摆摆手:

    “你不管!”

    他其实也不知道多少钱,杨萍也没告诉他,直接就把琴给他了。

    这是苏乐才想起来这琴也要花钱的,会不会是杨萍自掏腰包啊,那可不行,苏乐不喜欢欠别人的,回去得问问,要是她自掏腰包就把钱给她。

    魏紫弦搬来一把椅子坐好,一双纤细的小手抚摸着黑白键,略一停顿后,闭上眼睛缓缓弹奏了起来。

    曲子很好听,是苏乐没听过的曲子,应该是黑潮灾难后才被创作出来的,听上去很有意境,曲调很柔,没有大气磅礴,没有气势恢宏,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宛如溪水般流进了苏乐的心里,让他不禁闭上眼沉醉在这优美的曲调中。

    魏紫弦闭着眼睛弹,苏乐闭着眼睛听,七酱却睁大眼睛看着两人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曲子弹到一半的时候戛然而止,魏紫弦睁开眼睛,看到苏乐坐在另一架钢琴前情不自禁的也弹奏了起来。

    灾难发生后许多好听的谱子都遗失了,在音乐文化上形成了一个断层,是很严重的损失。

    但苏乐弹得这个曲子魏紫弦非常熟悉,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这么重要的谱子被很好的保存了下来。

    这首曲子她练习的不少,三个乐章她都有涉猎,但是第二乐章她总是弹不好。

    可苏乐现在弹得就是第二乐章,每一个音都非常准,感情也非常到位,手指力度刚刚好,完全不会觉得吵!

    她听得如痴如醉,苏乐身上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去的西装,虽然有几处破损,但这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质,宛如在废墟上弹奏的落魄钢琴王子一般!

    魏紫弦看着正在专心弹奏的苏乐,黑色的马尾略微凌乱,温和英俊的面孔带着专注的神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她觉得这人就是自己梦中的那个模样,不禁伸出手想去触摸苏乐,甚至有了和他四手联弹的想法。

    就在这时,一声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断了她的想法,也打断了苏乐的琴声!

    七酱咳嗽一声后又连着咳嗽了几声,强行拉回了这个即将跑偏的兄妹气氛!

    “你干嘛?”

    苏乐睁开眼睛看向七酱不满道,他刚刚正入神,被打断后心情是相当的不爽。

    看到魏紫弦弹,他也情不自禁的过去来了一首,刚开始还有些生疏,但很快就找回了手感和状态,情绪越来越投入,直到不能自己。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能让苏乐完全放松下来,那一定不是冥想而是弹琴,在弹琴的时候苏乐全身心放松并且投入进去,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享受!

    “干什么?”

    七酱没好气道:“你是来送琴的吗?你是来诉情的吧!”

    苏乐尴尬的挠了挠头,他看到魏紫弦已经不知何时走到他背后了,这才反应过来七酱说的话。

    刚才太投入了。

    魏紫弦幽怨地看了七酱一眼,好像在埋怨着什么。

    但七酱的脸皮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哼着小曲就把话题跳过了。

    苏乐正准备解围,但是鼻翼耸动间好像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

    “什么味道?”

    苏乐皱着眉吸气道,一股很浓烈的糊味儿传来,呛得苏乐咳嗽了两声。

    魏紫弦也皱着小鼻子闻了闻,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大事不好道:

    “我的菜!”

    说罢她拿起小锅铲和酱油瓶冲向厨房!

    苏乐跟她后面走进去。

    魏紫弦看着锅里那堆已经变的黑不拉几分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的食材,红润的小脸变得煞白。

    她拿着锅铲不知所措的看着还在油锅里滋滋作响的食材,一瞬间傻了眼。

    苏乐是会做饭的,虽然没那么好吃,但起码能下口。

    他看到眼前的场景,赶紧冲上去关了制餐台,便随手拿了一个盘子把锅里的东西盛出来,黑乎乎的都系看上去好像是番薯,外面全部焦黑,散发着一股浓浓焦味儿。

    魏紫弦看着苏乐手里的东西,原本自己精心制作的饭菜成了这样,她那双灵动的大眼里好像有泪光划过。

    七酱见状不禁哈哈干笑道:

    “别灰心嘛,这个红薯其实看上去还是不错的!”

    话语相当违心,苏乐都禁不住白了他一眼。

    魏紫弦泪眼婆娑地看着他,问道:“真的吗?”

    七酱赶紧道:“真的啊,看上去不赖!”

    魏紫弦低头小声道:“可我做的是鸡翅......”

    苏乐和七酱俩人都傻了,这特么是鸡翅?

    苏乐看了看手中的餐盘,里面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是鸡翅吧。

    但是想可以这么想,话不能这么说。

    这要是说出来魏紫弦那柔弱的自尊心很可能会立刻崩碎。

    “嗨,我知道是鸡翅,逗逗你嘛,这鸡翅炸的还不错!”七酱连忙补救道。

    说着它朝苏乐眨了眨眼,精神交流道:

    “机智吧!”

    苏乐连连点头,顺便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谁知魏紫弦一听,头埋得更深了,都快埋到自己那平坦的胸口上去了,她声音更低,道:

    “我,我这是煎鸡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