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送货上门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送货上门
    苏乐憋着没给她打电话,直到回到第六区。

    下了飞机后苏乐径直去了会议室。

    空空荡荡的会议室空无一人。

    “找你去了?”七酱玩笑道。

    苏乐白了他一眼,打开手环联系了一下刘蜻蜓。

    没多会儿,刘蜻蜓的身影就被投影在了苏乐面前,他一身黑色紧身战斗服看上去没有平时的冷静,眼中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但苏乐还是能看出来焦急。

    苏乐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环境,好像是运输队!

    靠,这蠢女人想跟着运输队混出去!

    苏乐还没来得及开口刘蜻蜓抢先问道:

    “你在哪儿?我父亲呢?”

    声音冷冰冰的有些焦急。

    苏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作罢,只说了一句:

    “你先别急,来会议室,我在会议室等你。”

    “你回来了?”

    刘蜻蜓的眼神有些惊讶,但旋即点头:“好,你等我!”

    说罢便挂断了通话。

    大概十几分钟,刘蜻蜓便冲到了会议室。

    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白皙娇嫩的小脸上挂着细密的香汗,轻轻喘着气。

    苏乐张大了嘴看着她,运输队基地到这里自己骑车至少四十分钟吧,她怎么过来的?

    刘蜻蜓没有理会苏乐惊讶的目光,走过来冷声道:

    “我父亲怎么样了?你怎么回来了?”

    苏乐吧嗒吧嗒嘴把事情的经过来龙去脉给她讲了一遍。

    当然省略掉了见沈雯的部分。

    做人还是要有信用的,答应了她不乱说自然不能告诉别人。

    刘蜻蜓听苏乐说的时候眼中的寒光越来越锋利,说完之后她轻轻攥着自己的小拳头,目视前方沉默不语。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开口道:

    “他没事儿是吧?”

    苏乐点点头:“没事儿,刚不是和你说了,他现在在第六区,好的很。”

    不过他忽然想起来刘霆峰的行程,差点把这个忘了:“对了,部长可能会来羊城!”

    他刚才只说了部长让自己先回来,没说原因。

    “什么!”

    刘蜻蜓听完苏乐的话声音高了几度:“他来干什么?”

    苏乐无奈道:“现在星城虽然稳定了,但不排除再有人袭杀,为了他的安全就先转移到羊城来,再者说现在星城那边也没什么好呆的了,还不如就近来羊城整理一下。”

    刘蜻蜓听完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很久都没说话。

    两人沉默了十几分钟,刘蜻蜓问道:“他有说时间吗?”

    苏乐摇摇头:“没有,应该很快,星城现在暗流涌动的,不适合他待着。”

    苏乐看着刘蜻蜓脸上的复杂表情,不太理解她们的关系。

    但想想名单上面刘霆峰的名字,如果名单是真的,那自己免不了要和刘霆峰正面对上,届时不知道刘蜻蜓会怎么想。

    苏乐想的又开始头疼,他发现自从七酱给他开发完脑域之后头疼都成了家常便饭。

    刘蜻蜓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要惩罚苏乐不接电话的事,可能是因为刘霆峰要来的缘故,她现在全神贯注的都是这次的行程。

    苏乐看她已经入神了,便不再打扰她,悄悄地走了出去,顺便把房门给关上。

    走出去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个事儿。

    “噢,对了,有个叫郑俊文的小白脸让我告诉你一声他也没事儿。”

    刘蜻蜓毫无反应。

    苏乐耸耸肩,看来这货在刘蜻蜓心里也不重要嘛,反正话自己带到了。

    他准备回自己的宿舍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此时,一个联系人的信息传了过来,苏乐打开手环一看,是杨萍打来的。

    “怎么了萍姐!”

    苏乐气道。

    *那头传来杨萍的声音:“你要的钢琴我帮你弄到了,你来二楼看看!”

    “这么快!”

    苏乐笑道:“好嘞,我马上来!”

    苏乐挂了电话直奔后勤部杨萍的办公室。

    走进她办公室之后这里的工作人员都纷纷围在办公室空闲的地方围成一圈。

    苏乐敲了敲门高声道:

    “杨萍在吗?”

    工作人员见有人来了呼啦一下立马散开,露出里面的杨萍和两架钢琴。

    苏乐走过去,看着杨萍道:

    “就是这两架呀?”

    杨萍点头笑道:“这两架是羊城很有名的钢琴家的,我们可是“劝说”了好半天他才愿意转给我们的。”

    苏乐赶紧气的点头道:“真是麻烦你们了!”

    他看着面前的两架钢琴,成色很新,应该不是古董。

    苏乐走到正面随意的敲击了几个琴键,音色非常棒,一看就是高档货,上辈子苏乐用的那些垃圾琴和这个完全不能比!

    “您还会弹钢琴?”杨萍看苏乐娴熟的敲击这琴键,看似随意的敲击不经意间却发现这曲调竟然很好听。

    苏乐愣了一下,连忙道:“我不会,这东西是送人的!”

    他还是不想太张扬,要是说自己会的话万一再要自己演奏一曲怎么办。

    他都那么久不碰钢琴了,万一弹砸了不是很丢人!

    “哎哟,什么朋友还需要送钢琴啊。”杨萍笑眯眯的八卦道。

    苏乐咳嗽一声干笑道:“普通朋友,普通朋友。”

    “不是吧。”

    杨萍一挑眉笑道:“不是女朋友吧?”

    苏乐只能顺着她哈哈干笑,一边笑一边否认。

    中年妇女有多八卦?苏乐只配落荒而逃。

    把两架钢琴塞进伴手盒里,里面已经没有多少空间了。

    “那我先走了!”

    苏乐和杨萍告别后便带上东西离开了第六区。

    “你会弹这玩意儿?”路上七酱看着苏乐疑惑道。

    “那你以为?”

    苏乐一边骑着车一边嘚瑟道。

    在七酱面前就没必要伪装了。

    不装了,摊牌了,我就是音乐大师!

    七酱在网络上随便找了几个钢琴的演奏视频来看,看完道:

    “你们人类陶冶情操的方法还是很多样的嘛,就是这曲子我听不懂。”

    “听不懂?”

    苏乐道:“那你们听什么曲子?”

    七酱想了想:“我们喜欢听比较原始的声音,我们的乐器是用石头打造的,所以敲击起来比较有节奏感!”

    “石头?”

    苏乐愣住了:“石头还能当乐器?那东西敲得响吗?”

    “你是猪吗?”

    七酱道:“我只是说乐器使用石头打造的,又不是敲石头!”

    苏乐还是没懂,七酱无奈道:“以后有机会了我给你看一下我们的演奏场面,那真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彩旗......”

    “你们不是神吗?”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说话间苏乐已经到了魏紫弦的公寓区。

    他收起摩托看了下时间,晚上七点半了,应该是下课了。

    但不排除八十年后的老师依旧有拖堂的习惯。

    苏乐按照上次的记忆找到魏紫弦家,按了下门铃。

    没多会儿,魏紫弦的小脸便出现在门边的屏幕里。

    “苏乐哥哥!”

    她惊喜道,迅速的打开了门。

    一开门,小姑娘笑容满面地看着他,开心两个字都写在了脸上。

    苏乐看着魏紫弦今天的外形,白色的短袖加黑色的短裙,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半筒袜,踩着一双很可爱的小兔拖鞋。

    外形没什么问题,但是造型上问题很大。

    她右手拿着一个小锅铲,左手拿着一瓶酱油,脸上脏兮兮的沾染着许多黑灰,但依旧遮挡不住她那美丽的笑颜。

    “你这是......”

    苏乐惊讶地问道。

    这是什么造型啊?

    魏紫弦看了看手中的锅铲,柔柔一笑道:

    “做饭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