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零六章 看起来怪怪的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看起来怪怪的
    魏紫弦点点头:“从小就会,爸爸说以前妈妈喜欢弹钢琴,就让我也学。”

    苏乐自己上辈子就是个弹琴的,只是因为人生际遇不同的原因,别人弹琴睡美女,他弹琴睡地下室。

    但即便如此,苏乐还是对音乐人抱有一定的尊重,对弹琴的热情也没少削减。

    只是到了这个世界后就再也没碰过琴,现在听到这个名词居然有些生疏。

    他知道这个说的是她的亲生母亲,不是二楼那个女人。

    “那,那你母亲呢?”苏乐踌躇一下问道。

    魏紫弦还没有说过自己的母亲,只是说现在的家庭是重组家庭。

    “不知道。”

    魏紫弦眼睛里先闪出一丝迷茫,转而变成思念。

    “妈妈以前和爸爸都在运输部工作,有一次出了意外,就再也没有回来。”魏紫弦坐在沙发上情绪低落道。

    苏乐看着眼前的魏紫弦,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

    “苏乐哥哥.......麻烦你了。”

    魏紫弦低着头小声道,今天苏乐把她救出来不说又请她吃饭还带着租房子,亲哥哥都未必能有这么好。

    苏乐摇摇头:“琴我下次带来,我先回去了。”

    说罢便招呼着七酱推门出去。

    魏紫弦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目送着苏乐出门后乘着电梯下楼远去。

    ......

    苏乐出了公寓区后便展开摩托车一路飞驰。

    “你看起来怪怪的。”

    七酱围着苏乐绕了两圈后得出结论道。

    “怪怪的?”

    苏乐哑然一笑:“哪里怪?”

    “不知道!”

    七酱双手反抱着自己的身体模仿人类的抱头姿势奇怪的看着他:“总感觉你兴致不高。”

    苏乐笑了笑没接话。

    “怎么了,不高兴了?”七酱把自己放在苏乐的肩头问道。

    苏乐沉默一阵,心路泛起一阵酸楚忽然笑道:“也不是,就是想我爸妈了。”

    他上辈子就没有亲人,老爹老娘生了他就离婚了,老爹失踪,老妈也是一天沉迷打牌不管他,后来苏乐出去打工没钱了都不知道谁能帮他,只能流窜于各个地方给人当琴师。

    那点微薄的薪水在魔都和羊城这种地方还不如有钱人的一顿饭。

    苏乐看到魏紫弦看他的眼神,想到这个已经无依无靠的女孩儿,就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七酱不知道怎么接苏乐的话,它不太能理解这种感觉。

    “你有什么想说的?”苏乐目视前方问道。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知所谓!”七酱道。

    “对了!”

    苏乐笑道:“我想起来了,上次的话题还没说完。”

    “什么?”七酱瞄了他一眼问道。

    “就是关于家教的问题啊,你说你们卡玛洛神族没有家教这一说,这句话什么意思?”

    上次两人就是聊到这里然后被打断了聊天,因为七酱发现克里斯在往外传输信息,被迫终止了话题。

    “哦,你说这个啊。”

    七酱道:“我们卡玛洛神族的成员并不是依靠繁殖来延续文明的。所以不存在家教这个问题。”

    “准确来说,我们在很久以前就摈弃‘家’这个概念了。”

    “不靠繁殖?”

    苏乐脑补出来一大堆东西:“那你们靠什么?”

    “e.....”

    七酱看上去有些苦恼:“怎么和你解释呢?”

    它想了半天道:“用你能听懂的话来说,凝结?不对,合聚?也不太准确。”

    它又想了一会儿:“就是我们的所有新成员都是从神树上‘长’出来的!”

    它想了半天,也只有这个词最合适了。

    “长出来?”

    苏乐愣愣地看着七酱,什么叫长出来?人还能长出来吗?黑帝国?人参果?

    不知道怎么脑补这副画面。

    “喂喂喂!”

    七酱看苏乐走神的愈发严重:“你要骑到沟里去了!”

    苏乐这才被唤醒,连忙稳定心神打好方向。

    “怎么长出来?我没懂是什么意思?”苏乐问道。

    “我们有一棵树,是由第一代神族成员的意志凝聚而成的,而新成员的诞生都是‘意志树’来操作,她能为新成员聚拢新的能量载体,再用纯净的意志力来塑造完整的灵魂,就这样,新成员会从意志树的枝干上长出来!”七酱解释道。

    “噢~”

    苏乐勉强听懂了:“那意志树不就相当于你们的母亲吗?”

    “也不能这么说。”七酱想了想道。

    “为什么?她和母亲有什么区别?给你们生命和身体......不是,载体!”苏乐问道。

    母亲生育儿女,意志树创造神族成员,苏乐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首先,从家教的方面来说,意志树只负责创造成员,虽然她有自己的意识和灵魂但她并不会教新成员任何东西,所有神族成员自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不需要任何事物来引导他的行为,他们的性格和能力出生即定型!从意志树下来之后新成员会被系统性的灌输知识,这样才算完整的诞生!”

    “其次,她和你们的母亲有本质上的区别,非要举例的话,一个在培养罐中被培养出来的的婴儿,会把培养罐当做母亲吗?”七酱道。

    苏乐这才明白为什么七酱之前说他们并不存在家教这一说。

    “怪不得你不理解亲情这种感情。”苏乐笑道,前面他情绪低落的时候七酱明显感觉出来了,但是它却不是很理解这种感情。

    “没办法,创造我的人都没有这种感情,你让我怎么有?”七酱无奈道。

    “不过我们的学习能力很强,这种事看上去好像也不是很难,应该很快我就能理解,只要你肯帮我!”七酱道。

    “我帮你?”

    苏乐惊讶地看他一眼:“我怎么帮你?”

    七酱略微沉吟一阵道:“听说爱情可以让人更快的成长?”

    他坚定道:“苏开心,我想吃爱情的苦!”

    苏乐:“???”

    我给你找什么?找个智械?问题你想吃苦人家未必乐意啊,现在的智械还没有智能到自己会谈恋爱的地步吧?

    那找什么?女人?

    苏乐瞥了它一眼,你这身板和外形也就配当当宠物。

    自己上哪儿给你找爱情去?就你也配吃苦?吃s去吧!

    苏乐瞪了一眼七酱继续骑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