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一百零四章 有求必应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有求必应
    (今天继续,五更走起)

    出了百货大楼的门,苏乐独自走在前面,终于是忍不住了。

    “你们两个够了啊!”

    他转回头怒道。

    身后魏紫弦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然后指了指拉着自己的七酱。

    七酱忍住笑意飞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嗯,走吧!”

    说罢就是一阵哈哈狂笑。

    苏乐一脸黑线的展开摩托车:“上来!”

    “哦。”

    魏紫弦小声答应一声,从苏乐手里接过头盔慢慢的爬上后座,然后小手紧紧抓着苏乐的衣摆。

    苏乐看了一眼魏紫弦的学校地址,车子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

    ......

    十几分钟后。

    苏乐站在羊城一中的门口,现在正是上课时间,校门口只有一两个老师从里面出来,没什么学生活动。

    这个中学看上去圈地不小,里面的建筑设施都很豪华,不愧是羊城最好的中学,看上去就很阔气。

    放在苏乐的那个年代,这玩意儿叫贵族学校。

    “喂!”

    苏乐拨了个电话出去。

    “干什么?”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那头传了出来。

    冰凉且冷淡,是刘蜻蜓没错了。

    “我想要,我想要......”

    苏乐不知道怎么和她开口说租房子这事儿。

    “你想要什么?”

    电话那头的刘蜻蜓正坐在训练场里汗流浃背的喝着运动饮料,听到苏乐开口就是他想要,说的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他说他想要?

    刘蜻蜓的脸红了一下。

    他想死!

    “我想要租个房子!”苏乐终于是咬牙说了出来。

    本来这事儿应该找周琦最合适,但是这*太不靠谱,石坚肯定没这方面的经验,沈家姐妹一个失踪一个回家,就剩下刘蜻蜓这个貔貅能帮忙了。

    “你要租房子?”

    刘蜻蜓语气有点惊讶。

    “嗯,有点事儿,所以想在外面租个房子。”苏乐含含糊糊道。

    刘蜻蜓也没问啥事儿,她没兴趣知道,皱眉问道:“你租房子找*嘛?”

    “我不知道哪里有租房子的,所以找你帮忙。”苏乐道。

    “找周琦去!”刘蜻蜓不耐烦道,自己看上去像是很闲的样子吗?还是你苏乐觉得我是搞房地产的?

    “周琦,周琦这两天办丧事......”

    “什么!”

    “不是不是,办喜事儿呢,我不太方便打扰他。”苏乐心虚道,他总不能说周琦这王八蛋刚才害得我直接社死吧!

    刘蜻蜓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你等等!”

    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苏乐只得关了手环干等。

    “怎么样?”

    身后的魏紫弦期待的看着苏乐:“给哥哥添麻烦了。”

    苏乐不在意的挥挥手,比了个ok的手势。

    七酱在旁边冷笑一声:“被怼了吧?”

    苏乐先是惊讶的看它一眼,他怎么知道?旋即道:“怎么可能,我们队长很关照我的,基本都是有求必应!”

    七酱不置可否的眨眨眼。

    等了两分钟,手环忽然亮了起来,苏乐连忙打开手环,是一条语音消息。

    刘蜻蜓发的。

    苏乐连忙点开消息,刘蜻蜓清冷的声音传出:

    “你去联系这个人,就说你要租房子!以后再有这种事儿别来烦我,你觉得我很清闲吗?”

    声音顿了一下,正当苏乐准备关掉消息的时候又一句话传出:

    “还有,晚上不准在外留宿!”

    话音一落,语音也彻底播放完毕。

    然后苏乐的手环上投影出了一个男人的信息,是一个专门租房子的,底下还有他的联系方式。

    七酱飞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求必应!”

    苏乐:“......”

    魏紫弦在苏乐身后听完刘蜻蜓的话瑟瑟发抖道:

    “姐姐好凶啊,她为什么不允许你在外面留宿,你都成年了!”

    苏乐听着这茶颜悦色的问题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索性不回答。

    他联系了一下这个人,没一会儿*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您好?”

    “你好,我租房子,刘蜻蜓介绍的!”

    苏乐为了避免之前吃饭的尴尬,这次选择了先报号。

    “刘蜻蜓?”

    男人明显愣了一下,不认识啊,但是不重要,他是租就行!

    “您好您好!请问您想在哪一片租房子?”男人一下热络了起来。

    苏乐听着这语气怎么这么熟悉,上辈子自己租房子的时候中介也是这么气的。

    没想到都2100年了这个职业还没有消失啊,他还以为现在绕城的人都富裕的人手一套房了,看来租也不少嘛。

    “在......”

    苏乐抬起头看了一下学校名称:“在羊城一中附近!”

    “有的有的,您现在在羊城一中吗?您在的话我马上来!您贵姓?”

    “免贵姓苏!你来吧,我等你!”

    苏乐答应一声后挂了电话。

    “等等吧!”

    苏乐对着身后的魏紫弦道:“先找个地方休息。”

    魏紫弦点点头,带着苏乐走到学校前的喷泉前面,这里有一排秋千。

    苏乐坐下来,身后的喷泉让人非常凉爽,外界其实已经很冷了,但是绕城的穹顶让内部环境依旧炎热的像夏天。

    “你和你爸爸的关系好吗?”苏乐坐下有一嘴没一嘴的聊着天。

    “嗯!”

    魏紫弦坐在秋千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靴子,两条小腿慢悠悠的晃荡着。

    “爸爸是我唯一的亲人,他对我非常好。”魏紫弦小声道。

    “那你们多久见一次?能源基地的工作应该很忙吧?”苏乐问道。

    “嗯,有时候两个月见一次,有时候半年见一次,他不经常回来,我也没办法去找他。”魏紫弦道。

    苏乐想了想:“那你和你后妈在家的时候,不是经常受欺负?”

    苏乐一想到她后妈的那副面孔,脑海里面就脑部了一万个家暴场景出来。

    “也不是。”

    魏紫弦摇摇头:“爸爸没去世之前他们两个虽然没有感情,但也算的上是相敬如宾,对我说不上好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过分。”

    她的眼睛又有了发红的趋势,看上去又想哭。

    苏乐最怕女人哭了,哭起来简直是没完没了,他赶紧转变话题:“那你呢?你学习怎么样?”

    魏紫弦闷声道:“还可以。”

    苏乐乐呵呵问道:“在班里排多少名呀?”

    魏紫弦目光闪烁了一下,好像不是很想说这个话题,但还是回答道:“二十左右。”

    “噢~”

    苏乐点点头,那还行,中游水平。

    旋即又笑问道:“那你们班一共多少人呀?”

    魏紫弦有些低落道:“二,二十左右。”

    苏乐:“......”

    “咳咳,那,那你和同学们关系处的怎么样?”苏乐决定再换个话题。

    “没人理我。”

    她更低落了。

    好家伙,苏乐现在已经准备去医院给她开点儿防抑郁的药了。

    这也太负能量了吧,老爸去世,后妈家暴,成绩很差,同学不理......

    还能更惨吗?还能吗?

    你要说有人比她还惨吗?

    有!

    下城多的是比她惨的。

    但是在这个绕城里估计是真没几个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