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九十三章 银色魔方免费阅读

第九十三章 银色魔方
    苏乐听罢愣了一下,声音倒是那个声音,可这句国骂怎么这么标准?

    就这还没完,那声音又从不知什么地方再次传来。

    “特么的,腰都给老子睡酸了!”

    “现在什么时间?连个表都没有,日!”

    “咦?老子的润滑油呢?我@#¥%%@¥”

    这声音听上去是个年纪不大的男音,带着一股浓浓的痞味儿,就好像八十年前的街头小流氓骂街似的。

    苏乐一脸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照片,一滩带着银色光晕的东西缓缓从里面“流”了出来!

    它看上去好像是一团银色的液体,但却带有极强的颗粒感,流到外界之后悬浮在半空中,然后逐渐组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银色的魔方!

    苏乐没看错,就是个魔方,只不过普通魔方是一面九个格子,而这个魔方则是每面十六个格子,但体型上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是格子变小了而已。

    它的身边微微泛着银色的光晕,泛出一股奇妙的波动,魔方似的身体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正方形,而是缓缓流动着,每个格子都在不停的拆解重组着,变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但最后又变回正方形!

    苏乐看着眼前这个超科幻的东西不禁愣了神。

    十年没见这家伙再见的时候还是那么惊艳!

    正在苏乐愣神的时候那个声音从魔方内部传了出来:

    “看什么看!特么的没见过帅......是你小子啊!”

    魔方正准备开口骂人,但它好像认出了苏乐,骂声戛然而止。

    苏乐麻木的点点头:“是我......”

    他围着魔方转了个圈,疑惑道:

    “你中邪了?”

    魔方正奇怪苏乐干嘛围着他一直转,忽然听苏乐来这么一句,他被噎了一下。

    “中什么邪中什么邪!去去去,老子好着呢!”

    没好气的声音从魔方内部传出,他身体重组的速度更快了些。

    “不对啊!”

    苏乐疑惑道:“上次见你的时候你的嘴没这么碎啊!”

    魔方:“关你屁事!”

    苏乐:“......”

    这就是十年前苏乐碰见的家伙,也是因为这个家伙他在监狱里一呆就是十年!

    改变了他的一生!

    看着他苏乐的思绪又飘回了十年前,那个阴沉的夜晚。

    苏乐和一群小兄弟去泥瓦道的城墙角玩,在一阵电闪雷鸣之后天上忽然砸下来一个大家伙!

    一个几十米长的奇怪东西。

    它就好像一块巨大的碎玻璃,整体呈无规则外形,体型狭长但却很“薄”,通体纯黑色,带着奇异的嗡鸣。

    就那么“插”在地上!

    他们一群小孩儿好奇的上去看,敲敲打打的都没反应,而正当他们要把这个消息回去告诉大人的时候,这东西却突然打开了!

    一个银色的魔方从中漂浮了出来,银色的光晕非常好看,瞬间吸引住了周围小孩儿的目光。

    魔方发出“嗡嗡”的声音让他们相当好奇,围着它问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但魔方似乎不会说话,只能“嗡嗡”的回答他们。

    可它的学习能力惊人,很快便学会了人类的语言,而它刚刚开口没说几句话的时候,异变发生!

    周围的废弃建筑中忽然多出许多全副武装的军人,见到魔方和那个飞船之后直接扑了上来,而小孩子们却死死的围着飞船不让军人触碰,最后的结果就是被一阵无情的扫射,小孩儿们一一倒在了血泊中。

    苏乐当时站在内圈,他的运气比较好,再加上有魔方的保护他并没有死。

    魔方发出一种奇特的音波攻击让周围的部队短暂的失去了意识,趁着这个空挡苏乐带着魔方发了疯似的跑回了家里。

    魔方告诉苏乐它经过遥远的旅途之后能量所剩无几,再加上一场意外的发生导致它现在非常虚弱,需要一个地方休息。

    苏乐给它选了许多自认为隐蔽的地方,例如地窖啊、床底啊、房顶啊等等都被它否决,最后它藏进了苏乐的照片里。

    而在它进去之前,为了报答苏乐救他的恩情,它利用自己仅存的能量帮助苏乐开发了大脑,又告诉了他精神力的使用方法。

    这就是苏乐在监狱里十年所积累的成果,也是被白倩兰称为精神裂能的东西。

    他告诉苏乐之后一定要唤醒自己,方法就是利用精神力制造一个特定的波动来叫醒他,又教了苏乐隐藏自己的办法。

    这些办法不是言传身教,而是通过一股强横的意念直接灌进苏乐的大脑,让他生硬的学会这些东西。

    而自此之后,它便陷入了长达十年的沉睡,苏乐也因为精神力耗尽再加上天罗地网的包围下无处可逃,最终锒铛入狱。

    再次见面后,这个魔方的画风明显不对啊!

    “你.......你怎么认出我的?”苏乐觉得自己这十年来的变化还是很大的,但是这家伙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很简单啊。”

    魔方那痞痞的声音传出:“你们碳基生物讲究的不就是个基因遗传嘛,这东西又不会变,一眼不就看出来了。”

    “碳基生物......”

    苏乐觉得这个称呼很别扭。

    “不过你的基因好像有点变化。”魔方把自己变形成一条银链围绕着苏乐。

    “莫非你不是当年那个小屁孩儿?”

    “不对,不对,你就是,虽然有变化但我还是看得出来!”

    “咦,奇怪,那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

    苏乐听它的声音从周围传来,它自己在那里自说自话,苏乐也不懂它在说什么,好像提到了自己的遗传因子有变化什么的。

    “别看了,我就是那个小男孩儿。”

    苏乐无奈道:“至于你说的有变化是因为我打了基因药物,所以有一定程度上的变化。”

    魔方把自己变回正方形的形态:“那没事了,就是你没错了。”

    说罢它慵懒的声音传出:“现在是什么时间?我睡了多久?”

    苏乐想了想:“十年零十一个月。”

    魔方:“就是这颗星球围着那颗黄矮星已经绕了十一年了是吧。”

    它的声音有些怪异:“我可以这样理解吧,反正你们这个星系的算法大概都这样。”

    苏乐木然点头。

    “那还好!”

    魔方似乎松了口气:“那我的应急舰应该还能顶得住。”

    “应急舰?”

    苏乐反应过来:“什么应急舰?”

    魔方:“就是第一次见到你时我乘坐的东西”

    “哦。”

    苏乐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魔方知道自己沉睡的时间不长似乎一下变得轻松了起来,换了话题道:“怎么样,这十年过的挺滋润吧?”

    自己给他开发了脑域,还给他灌输了精神力的使用方法,虽然是最下级的,但是在这个原始星球来说绝对够用了。

    魔方认为自己做了件好事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得意。

    苏乐一听这话顿时悲从心起,十年牢狱生涯的各种场面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它:

    “确实挺滋润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