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九十二章 幸运日!免费阅读

第九十二章 幸运日!
    下一刻黑袍大祭司的手里徐徐多出来了一个骨灰盒,他把盒子收到宽敞的袖子里:“好的,劳您费心了。”

    说罢便不再套,直接挂了电话。

    苏乐却在一旁听得有些晕。

    “白主任,你,你刚才说什么?”苏乐晕晕乎乎道,他刚刚没听错的话,白倩兰是说了个什么复活计划吧?

    白倩兰笑道:“是复活,你没听错!”

    苏乐懵了一下,猛然道:“还能复活?你说陈瀚?”

    这一天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他会误以为这是不是他的幸运日!

    白倩兰笑着点点头:“准确来说,是重组,这是大祭司告诉我的,是他们血疫裂能独有的能力。”

    说罢她又道:“不过也不是百分百的成功率,但希望很大。”

    “所以。”

    苏乐犹豫道:“陈瀚的葬礼可以延期或者......取消了?”

    “葬礼?”白倩兰疑惑道:“我有说要给他办葬礼吗?”

    苏乐干笑两声:“是周琦准备的,周琦,呵呵。”

    白倩兰哦了一声:“那你告诉他让他别折腾了,人死不了了。”

    苏乐连忙点头,想了想又道:“那其他人知道这事儿吗?”

    白倩兰笑眯眯道:“这不是正等着你去挨个通知嘛。”

    苏乐:“......”

    “对了!”

    白倩兰忽然道:“我知道你或者你们都很想给陈瀚报仇,大体的事情我也清楚了。”

    她表情罕见的凝重道:“我劝你们最近不要有什么大动作。”

    苏乐听到给陈瀚报仇的事脸上顿时没了笑意,冷声问道:

    “为什么?”

    白倩兰眯眼道:

    “因为他们马上会有更大的动作!”

    ......

    苏乐挨个通知了一遍后终于从国鑫大学里出来,周琦等人得知这个消息后都是狂喜,只有刘蜻蜓依旧冷淡:

    “我知道了。”

    苏乐笑道:“除了这个事儿,还有一件事要多谢你!”

    刘蜻蜓似乎知道苏乐要说什么,淡淡的嗯了一声:

    “如果是你脖子里的东西的话就不用说了,这次你的表现非常好,这是你应得的。”

    苏乐感慨道:“还是咱们队长面子大呀,这玩意儿说摘就摘。”

    说道这里苏乐是越来越好奇刘蜻蜓家到底是干啥的了,这要是家里没点关系就凭她一个小队长就想弄成这事儿简直是痴人说梦。

    刘蜻蜓冷声道:“你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就挂了。”

    说罢她便挂了电话。

    “又装高冷!”

    苏乐笑着展开摩托骑了上去,今天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脖子里那要命的东西没了,陈瀚也有机会复活。

    唯一的遗憾就是沈雯不见了,不过这种事情苏乐操心也操心不来,在操心别人之前还是管好自己比较重要。

    她能在艾斯德佩那种地方活的如鱼得水的还用得着自己操心?

    苏乐不禁开心的哼起了歌:

    “我要坐在山顶上~”

    “听风儿歌唱!”

    “等云开日出第一道光照在我脸上~”

    “我要独自去流浪~”

    “走路去远方~”

    “走不动了我一点儿都不慌张~”

    .......

    他风驰电掣般的回到了第六区,他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要把那家伙唤醒了,现在没了芯片的监视,苏乐简直就像没了紧箍咒的悟空。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呀!

    但是基本的警惕心理他还是有的,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行动,而是又在第六区蛰伏了一个多月,每天都穿梭于资料室和训练场之间。

    回来之后人就少了很多,周琦忙着筹办自己的婚礼没时间过来训练,原本延后的婚礼也要如期举行了,据他的话说是要用自己的婚礼来给好兄弟陈瀚冲冲喜。

    石坚送石甜甜回去上学了,虽说石家对这个教育不是很看重,毕竟石甜甜身为裂能者以后肯定不会没饭吃,但是总要有个学历的,说出去也体面些。

    之前是因为学校放暑假她才有时间出来训练,现在开学了之后她只有周末有时间来第六区了。

    所以近期应该都不会再看到石甜甜了,听说小豆豆回学校的那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别提多揪心了。

    沈鹿自从沈雯消失后就回了浮岛,她爸妈因为沈雯的突然消失现在非常伤心,据说沈母听到沈雯被第六区除名之后消失的事情直接晕了过去。

    现在家里需要沈鹿回去照顾。

    刘蜻蜓倒是哪都没去,每天和苏乐一起训练,苏乐原本以为她会给自己放个假的,但是她好像不太想休息,每天像发了疯一般的训练自己,情感压抑的很强烈,谁去劝都没用,会被她用那能冻死人的冰冷眼神无情劝退!

    苏乐才不触那个霉头,每天默默训练,训练完就是吃饭看书,日子过的平静且安逸。

    终于,一个多月过去后苏乐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自己悄悄的去了下城。

    ......

    站在自己家门口,苏乐推门进去,一阵尘土扑面而来,呛的他连连摆手。

    又是半年没回来了,房子里空荡荡的有些冷清,他新买的家具上已经沾染了灰尘,看起来多了些年代感。

    苏乐关上房门,迫不及待的走到自己的房间里,他把自己的精神力开到最大,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他的探测警戒范围已经可以辐射道周围一公里左右!

    苏乐在一次又一次确定自己没有被跟踪、监控后,终于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找出了那本极有年代感的相册。

    翻到最后一页,苏乐的爷爷背着他的那张照片上,原本上次看到小苏乐手中的那个小球竟然出现在了他爷爷的手里!

    这一切在照片上居然没有一丝违和,就好像当时就是爷爷拿着个小球照的一样!

    苏乐再三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用自己的精神力缓缓包围住这张照片。

    相册徐徐漂浮起来,呼啦呼啦的疯狂自动翻页!

    忽然那张照片从中间弹出,苏乐用念力控制住它,将自己的精神力灌入进去!

    苏乐的精神力忽强忽弱,有时会发出一阵轻微的嗡鸣,好像是在传输着什么旋律一般。

    他做的很认真,汗水顺着额头流下,生怕做错一个步骤!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照片忽然散发出七彩的光晕渲染了整个房间,一阵阵微妙的感觉传来,整个房间忽然变得很怪异,原本板正的柜子变得扭曲,床板也成了波浪形!

    房间角落的镜子也发生了变化,镜面中的世界逐渐粘稠起来,慢慢变得模糊,最终好像变成了一滩水银般的物质流下来,而原本的镜框里只剩下一个空旷的黑洞!

    苏乐站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不适,他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奇怪而又不奇怪。

    奇怪是因为这种景象场面确实太过诡异,而不奇怪是因为一想到这是它的杰作又不会觉得惊讶。

    苏乐抬头看着房顶,灰白的天花板感觉近在眼前,下一瞬又好像远在天边!

    原本色调单一的天花板忽然多了很多颜色,然后这些颜色逐渐汇聚成一圈一圈让人眼晕的图案周而复始的旋转着,让苏乐忍不住有打瞌睡的冲动!

    房间里好像变成了抽象派油画家笔下的世界,五彩缤纷却又没有逻辑,有的只是扭曲的事物。

    而在这房间中心,苏乐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那张照片,他在期待着,期待着时隔十年的又一次见面。

    良久,房间内重归平静,各种诡异的情况全部消失,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沃日,困死老子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