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九十一章 惊了个大喜!免费阅读

第九十一章 惊了个大喜!
    苏乐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

    苏乐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脖子里的东西可以取掉了。”白倩兰淡淡道。

    过了好一会儿。

    苏乐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不是做梦!

    他刚才想拍白倩兰的来着,结果被她眼神劝退。

    还有这种好事儿?苏乐觉得今天一定是自己的幸运日,这不天上掉馅饼嘛!

    “为什么!”苏乐激动问道,这东西可是*部限制他的唯一手段,现在怎么说弄掉就弄掉了!

    “刘蜻蜓在汇报工作的时候说你这次的表现非常好,申请特殊奖励的时候她帮你提的,我还说她自作主张了,就把你叫过来问问,你愿意吗?”白倩兰道。

    “愿意!愿意!我无条件愿意!”

    苏乐激动的应道,竟然是刘蜻蜓帮自己申请的,真尼玛是个天使!不亏是你,可歌可泣的队长!

    苏乐现在的心情几乎不能用言语表达,他实在是太兴奋了,之前在艾斯德佩的时候还在想怎么去掉身上的这个芯片,没想到回来之后这事儿就办妥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主要还是在苏乐身上费了半年的时间和精力一直没啥收获,苏乐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那东西他真不知道在哪儿,十年前的事情他一无所知。

    *部那边终于是松了口解除他的限制,虽说他们对于第六区的掌控很薄弱,但是苏乐这个人他们一直盯得很死。

    毕竟监狱是*部的不是第六区的。

    *部也不是没想过再自己组建一个“第六区”,只是重组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精英全在第六区这里,他们再组建一个也是形同虚设。

    监狱曾经被当做新第六区的资源储备,但奈何里面的人实在太难控制,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唯一一个从里面走出去的就只有苏乐,在白倩兰的运作下他来到了第六区。

    但是刘蜻蜓的面子有这么大吗,这种东西换别人来申请基本是没谱的。

    其实白倩兰在里面也出了不少力,尤其是刘蜻蜓在给她汇报了此次行程中苏乐的战斗场景之后,她对苏乐能力的认知又提升了一个档次,重视程度也大幅提高,她也起了让苏乐脱离*部监视的想法。

    白倩兰点点头,走到他身后道:“站好!”

    苏乐立刻端正站好:

    “您这是?”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给你取芯片啊!”白倩兰道。

    苏乐看她走到自己身后抚摸着自己的后颈。

    “就这么取?”苏乐觉得是不是少点仪式感?他原本以为会很麻烦的,需要去什么实验室里手术几小时之类的。

    “不然呢?”白倩兰白了他一眼,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一样的装置,然后在苏乐的后颈处划破一个口子,殷红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不等苏乐感觉到疼痛,白倩兰立刻把那个玻璃瓶似的装置给按在伤口上。

    她按了一个装置底部的按钮,小装置忽然开始闪烁起蓝色的光晕,忽闪忽闪的非常漂亮。

    而也就是在此时,苏乐感觉自己的脖颈上涌出一股热流!

    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已经有小半年没有感觉到了!

    不过这股热流并不是像之前那样直接将他浑身电麻,而是在他脖子上环绕一圈后汇聚到了他的后颈,然后苏乐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脖子里又一个非常微小的东西从伤口处流了出去!

    他连忙用精神力观察,是一个只有纳米大小的蜘蛛型小机器人,银色的外身看上去非常有光泽,虽然刚从苏乐体内出来但是身上没有一丝血!

    这东西之前在他体内的时候苏乐也尝试过用精神力去寻找它但是没什么收获。

    小纳米芯片出来之后径直流入玻璃瓶似的装置内,白倩兰很快封好了装置,然后把它装回口袋里。

    “好了,舒服点儿没?”白倩兰拍打着苏乐的脖子问道。

    “舒服了舒服了!”苏乐满意的扭动了一下脖子,一点不在乎那点小伤口。

    这个烦扰他这么久的心病终于去掉了,这下许多之前不能做的事儿都可以做了。

    对了,那家伙睡了十年了也该醒了,不枉我演了这么久的戏!

    苏乐现在的心理活动非常丰富,主要还是他的情绪实在有些压抑不住,有种冲破云雾见明日的感觉!

    自己的精神力终于有突破的途径了!

    “噢,对了!”

    白倩兰忽然道:“陈瀚的“遗体”还在你这里吧?”

    说是遗体,其实就是一捧被鲜血染红的尘土,这是陈瀚最后留下的东西。

    当时因为事况紧急,苏乐只能将整片土壤全部崛起收好。

    他默然点头,因为他的事情周琦也延后了婚礼的日期,就是为了给陈瀚举行丧礼。

    苏乐打开自己的伴手盒,打开夹层后取出夹层中装着的那一堆已经变成褐色的泥土。

    苏乐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到白倩兰递过来的盒子里,一个楠木制的骨灰盒,上面有陈瀚的照片。

    苏乐的眼眶有些湿润。

    白倩兰把泥土装好之后点开了手环,很快接通了一个视频电话。

    一个身着黑袍的人被投影在两人面前,脸部隐藏在黑袍里,身上穿着和陈瀚一模一样的黑袍,只是身材有些佝偻,看上去个子不高。

    这个人身后的背景里一片黑暗,没有丝毫光明,唯一的光线来源还是他手中的联络工具。

    苏乐能隐隐看到他旁边有几座非常大的雕像的模糊轮廓,每个都身披着黑袍看不清面孔,手中都拿着蜡烛一样的东西正围成一圈祈祷着,而这个人就站在圈中央和他们视频。

    “大祭司先生,陈瀚我们接回来了。”白倩兰对着视频那头的黑袍人笑道,说着举了举手中的骨灰盒。

    大祭司?苏乐站在一边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他知道陈瀚是末日教会的信徒,但是对这个末日教会他是一点都不了解。

    面前这个人是末日教会的大祭司?

    大祭司这个职务在苏乐的印象里不是什么好词,听上去总感觉比较*,但是这同样也是权利的象征,无论在哪个教派里大祭司都一定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黑袍大祭司好像抬了抬眼,苏乐能隐约感觉到在那黑袍之下有一双眼睛正盯着陈瀚的骨灰盒。

    “嗯,麻烦你们了,白主任。”大祭司的声音非常沙哑,完全听不出来是男是女,但是能感觉出来这个人已经非常苍老了。

    “那行,那他的复活计划就拜托你们了!”白倩兰用自己的手环扫描了一下手里的骨灰盒,骨灰盒瞬间被网格化然后消失在她手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