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九十章 灵魂画手免费阅读

第九十章 灵魂画手
    国鑫大学门口。

    苏乐收起摩托走进校园,原来的老大爷现在看到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放行。

    穿过教学楼门口的亚当雕塑,一路走到后面的克尔米亚研究院,门口一个正方形的小智械刚好看到了他。

    “你来干嘛?没死外面!”

    图图的语气非常恶毒,两个绿豆般的小眼睛滴溜溜的在苏乐身上转悠着,上下打量着他。

    苏乐今天没空和它斗嘴:“白主任在吗?”

    “不在,出去了!”图图道。

    苏乐点点头,懂了!他直接走了进去。

    凡是图图的话直接反过来听就可以了,它说不在那就是一定在的。

    到了五楼后他走到白倩兰的办公室门口敲敲门。

    “请进!”

    白倩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果然在。

    苏乐推门进去,白倩兰已经开始倒酒了。

    苏乐默默退出去......

    “别别别,换个喝换个喝!”白倩兰忙笑道。

    自从第一次苏乐在她这里喝了一口酒呛着之后每次来她都会想办法提高苏乐的酒量,变着法的骗他喝酒。

    好几次苏乐都晕晕乎乎的睡在了她办公室里。

    “你干嘛老想把我灌醉?”苏乐没好气道。

    白倩兰一摆手笑道:“我就是想锻炼一下你的酒量,不然以后出去了都不好意思上酒桌!”

    “那我可以不喝啊,为什么我一定要上酒桌?”苏乐理直气壮道!

    “是吗?”

    白倩兰笑道:“过段时间周琦结婚,你也不喝?”

    苏乐:“......”

    把这茬忘了。

    他无奈的走进来坐好:“找我啥事儿,主任!”

    白倩兰并没有收走酒杯,而是给他多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

    倒好之后她坐到沙发上笑道:“叫你来是想问问这次任务时你的所见所闻。”

    所见所闻?

    “刘蜻蜓没给你汇报吗?”苏乐问道。

    “她说了,但是许多东西毕竟是你经历的,转述还是没你自己说的好。”白倩兰道。

    刘蜻蜓只是着重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和苏乐展现出的那毁灭般的杀伤力,这也是白倩兰交代她的,收集苏乐的战斗数据。

    当然,对于苏乐这次的表现她是惊喜的,也是满意的,但这些不会对苏乐说出来。

    苏乐点点头:“事情是这样的......”

    他也没犹豫,把自己在艾斯德佩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说了出来,当然他也有所保留,比如他看到韩玺等人的事儿。

    现在这个情况,谁知道第六区谁是内鬼,万一白倩兰也有问题,那就真的没人给他收尸了。

    “你说能源基地底下有个试验场?”白倩兰皱眉问道,之前刘蜻蜓给她说过这个,但是汇报的不是很清楚,所以她也只是听了个大概。

    “嗯,我和沈雯一起看到的。”

    苏乐又想起了那个融合实验体,想起来它好像没跑出艾斯德佩。

    “能给我形容一下它长什么样子吗?”白倩兰道,他们战斗服上的录影系统都坏了,所以没人拍下当时的战斗场面。

    苏乐想了想,走到白倩兰的办公桌前拿出纸笔然后坐下来埋头画画。

    画到一半他又停了下来,感觉不是很满意的样子,然后越看越不满意,最后一把揉掉那张纸重新画。

    白倩兰看他坐在那边低头冥思苦想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好像是在挑战什么很难的东西。

    半小时后。

    “你还没好吗?”

    白倩兰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品着红酒道,苏乐已经画了半个小时了还没画完。

    白倩兰不禁翻了翻白眼,又不是油画,拿着铅笔画个简笔画也能这么磨叽。

    再看他脚下的垃圾桶里,一大堆废纸团都快把垃圾桶塞满了。

    “好了好了!”

    苏乐终于从一堆“画作”中找到了一副自己满意的,赶紧拿过来给白倩兰看。

    白倩兰立刻放下手中的酒杯兴致勃勃的坐起来准备欣赏苏乐的大作。

    苏乐把画纸立起来,颇有气势的给白倩兰展示。

    白倩兰的目光移到画上,在看到苏乐画的东西后表情逐渐精彩。

    “这......”

    白倩兰瞠目结舌地看着苏乐画纸上的东西。

    “怎么了?”苏乐看她的表情不太对,连忙伸出头看了一眼自己画的东西。

    没问题啊,我是写实派的没错啊。

    白倩兰指着画上的那个奇形怪状的物体道:“这是什么东西?”

    在白倩兰的眼里,这就是个长了触手的水桶......

    苏乐看了一眼自己的画作:“那些实验体啊,最后的形态就是这个样子。”

    说罢他又语重心长道:“你看不懂我也能理解,毕竟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很惊讶。”

    言辞陈恳,令人信服。

    白倩兰狐疑地看着他:“那之后把你们逼进那什么艾斯德佩的怪物呢?蜻蜓和我说是这东西的融合体?”

    苏乐点点头立刻收起画作重新坐到白倩兰的办公桌前创作。

    这次速度很快,可能是第一幅画得到了白倩兰的认可之后给了他自信心,第二幅画创作起来可以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白倩兰看着苏乐笔走龙蛇的样子眼皮忽然跳了跳,很难预料到自己过会儿会看到什么东西。

    没一会儿苏乐拿着自己的画纸走了回来自信的递给白倩兰。

    白倩兰接过画纸瞄了一眼,又瞄了一眼,她也没有做什么评价,沉默不语。

    气氛忽然有些尴尬。

    最后苏乐有些受不了了,率先打破僵局。

    “怎么了?哪有问题?”苏乐问道。

    哪有问题?白倩兰相当抓狂,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嘛这是?这简直全是问题好吗!

    她指着苏乐画上这团看不出来是什么玩意的东西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长着几根炮管的白皮番薯?”

    苏乐接过来又看了一遍,没问题啊!

    那怪物就是一个躯干三条腿,三只眼睛四手臂啊,自己哪里画的有问题?明明很写实好吧!

    你能把大腿看成炮管是你的问题,和我有什么关系?

    苏乐一脸无辜地看着白倩兰道:“它就长这样!”

    白倩兰:“......”

    “算了!”她放弃了和苏乐的争执,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压压火气。

    你说它长啥样就长啥样吧。

    苏乐收起画纸:“所以,主任您也不知道那底下有个实验场?”

    白倩兰摇晃着酒杯摇头道:“不知道,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那个基地我就一直没怎么关注过。”

    “那这件事怎么办?”苏乐问道,那个实验场里可不是几个实验体啊,而是成百上千个!

    “先不说这是谁干的,单说这些实验体如果都跑出来的全融合成那种怪物,那估计整个南烬的裂能者都要颤抖!”苏乐道。

    只是三个逃逸的实验体融合之后都能变成那么恐怖的东西,这玩意儿还有上千个之多!甚至它们还被人为干预的强行繁殖,苏乐一想这种东西诞下的后代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了,蒋教授已经让槐花去处理了。”白倩兰道。

    苏乐听到有人去管这事儿便不再多言。

    “现在说说你吧,其实今天叫你来是有别的事儿。”白倩兰笑道。

    苏乐拿起桌子上的白水喝了一口:“啥事儿?”

    白倩兰指了指他的脖子:

    “你脖子里的芯片,可以取出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