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八十九章 周琦的请柬免费阅读

第八十九章 周琦的请柬
    “你说什么?沈雯不见了?”

    苏乐坐在床上呆若木鸡的看着对过沙发上的周琦。

    他刚醒过来随便吃了点东西周琦便过来找他,一坐下没说两句就给了他个重磅消息。

    周琦点点头:“已经三天了!”

    从他们回来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沈雯,包括沈鹿!

    苏乐皱眉道:“不是有监控吗?”

    刘蜻蜓他们不会连这都想不到吧!

    周琦苦笑道:“那监控连壁虎都看不住更别说沈雯了!”

    苏乐一听这话更迷惑了:“什么叫壁虎都看不住更别说沈雯了?她

    不就是个辅助裂能者吗?”

    壁虎是什么人?苏乐可是和他交手过的,用沈雯去和他比的话人家估计一只手就能捏死她。

    周琦拿起苏乐桌子上的饮料拧开喝了一口,苏乐看着脸色忽然变得古怪:

    “那个......”

    “怎么了?”周琦疑惑道。

    “那瓶我喝过了。”苏乐道,周琦刚刚是对嘴喝的......

    “没事儿我不嫌弃!”周琦大咧咧道,说着又喝了一口。

    “滚!”

    苏乐怒道:“我嫌弃!”

    周琦不理会他满足的喝着饮料,然后打了个饱嗝倚靠在上发上:“你说,你相信有两种裂能的人吗?”

    苏乐的瞳孔猛然一缩:

    “你什么意思?”

    周琦一脸神秘道:“沈雯啊,我们这两天在讨论为什么她一个辅助系裂能者能去被派去做任务,要是没点自保的手段谁信?”

    苏乐听他这么说松了口气,旋即疑惑道:“可是她......”

    她是辅助系裂能者是既定的事实,裂能是不会骗人的。

    周琦好像看出了他在想什么:“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她的裂能所以才奇怪,但是除了双裂能之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解释了。”

    苏乐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刚要问点儿什么的时候周琦却转移了话题。

    “对了,今天来是有两件事找你。”

    苏乐:“什么?”

    “第一件就是白主任说你恢复些了后去研究院找她。”

    “什么事?”

    “我哪儿知道。”周琦耸耸肩道。

    然后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满脸笑容地递给苏乐。

    “这是什么?”

    苏乐好奇的接过那个东西看了一眼。

    “请柬?”

    周琦嘿嘿笑道:“没错,过段时间我结婚,夏日和风大酒店,一定要来啊!”

    苏乐这才发现周琦今天穿的很板正,一身帅气的白色西装搭配上他那标志性的混血王子脸简直帅的冲破天际,金褐色的头发被打理成背头看上去锃光瓦亮的,一双可以映出人影的皮鞋加上黑色领结,简直就像数百年前的欧洲皇室成员!

    “怎么样?”

    周琦一脸嘚瑟的在苏乐面前转了个圈:“这套还不错吧,我老婆找雾都的老师傅手工缝制的,一套要六十万鲁索呢!”

    “六十万!”

    原本不以为意的苏乐一听这个价钱顿时惊了,看着周琦的眼神也有些变色。

    再翻开他的请柬,大红色的“囍”字很瞩目,看来女方是个很传统的人。

    翻到下一页,新郎新娘的合照更加吸引目光。

    周琦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而伏在他怀里的女人,果然很传统!

    她虽然一看年纪就不小,但其实保养的还不错,是个非常有风韵的美妇人,一身碎花旗袍非常凸显身材,脸上带着依恋的神情看着帅气的周琦,非常幸福。

    苏乐想起来之前周琦给他说过他未婚妻五十七岁的事儿,当时自己还以为是个什么中年丧偶的老太婆想吃他这棵嫩草。

    现在一看。

    小丑竟是我自己!

    “恭喜啊!”

    苏乐笑道:“祝你们幸福美满,和和美美,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漂亮话苏乐是一套一套的,上辈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不是百练的,驻场琴师还得担任服务员。

    谁知周琦却摆摆手道:“前面的都行,早生贵子别想啦!”

    苏乐疑惑道:“为啥?”

    “绝经咯!”周琦一脸遗憾道。

    苏乐:“......”

    不过他好像也不是很在意:“也没事儿,反正他也有孩子了,我会把她视如己出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浓浓的父爱神色,显然已经把自己代入进去了。

    苏乐想问什么又不好意思问,犹豫了一下道:

    “内个,您继子今年贵庚啊?”

    周琦笑道:

    “三十三!”

    ......

    周琦走了之后苏乐依旧拿着那张大红色的请柬楞在房间里,他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瞄了一眼手里的请帖。

    “三十三啊~”

    苏乐喃喃道,他记得周琦也只有二十多岁吧,一想到一个三十多的中年人给他端茶叫爹的场景,苏乐不禁一阵恶寒。

    其实那句白头偕老也就是说说,估计现在他老婆的头发已经是白的了......

    其实从时间上来看苏乐能看出来周琦的用心的,他的婚礼安排在陈瀚葬礼的三个多月后,他也看出来周琦虽然表面嘻嘻哈哈的但眼底藏着的那抹忧伤和痛苦。

    毕竟陈瀚是周琦的好兄弟,两人的过往虽然苏乐不清楚,但也能猜到些什么。

    想到陈瀚,苏乐的目光又阴沉了些。

    “韩玺!”

    他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把那张温和的脸深深烙印在了心里。

    苏乐打开伴手盒,把请柬放进去,就在准备关上伴手盒的时候,一个微微散发的这弱光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苏乐疑惑的扒拉开堆积着的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从底下翻出了那个发光的小玩意儿。

    是一只半鱼玉佩,只有红枣那么大,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入手温润有光泽,手感很好。

    他想起来了,这是那个死在九号手里的运输部主管魏永强给他的,拜托他交给他的女儿。

    苏乐颠了颠手中的玉佩把它放到口袋里,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更何况这是那个魏永强的遗物,做一次好人吧。

    至于沈雯,苏乐不太关心她会怎么样,该自己知道的自己知道,不该自己知道的自己知道了也没用,不管她有没有第二裂能,她可以自己去做任务就说明她还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的。

    而除了安全问题以外,其他问题就不是苏乐该操心的了。

    早在艾斯德佩的时候苏乐就怀疑过她,只是当时情况不太好他也问不出口,现在的消失没准儿是去执行什么别的任务去了。

    可是刚才周琦告诉他沈雯的档案都被删除了,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啊!

    再加上陈瀚的丧礼。

    唉,是多事之秋啊。

    苏乐甩了甩脑袋换上衣服走出了房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