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八十八章 沈雯失踪!免费阅读

第八十八章 沈雯失踪!
    第六区,顶层办公室。

    刘蜻蜓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宽敞的办公室里装修的很简约,没什么豪华的装饰品,只有一套桌椅和一张大沙发,简单的茶几上放着茶具,温热的雾气从茶杯中漂出。

    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整个地区的风景,采光非常好,是个绝佳的好地方!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独自坐在沙发上品着茶,淡黄的皮肤上鲜有皱纹,头发梳成背头看上去很精神,他拿起茶杯刚要喝,刘蜻蜓突然闯了进来。

    男人只得轻轻放下茶杯,无奈道:“臭丫头还是这么没礼貌。”

    刘蜻蜓什么话也不说,走到男人面前直勾勾的盯着他:

    “蒋教授,我想知道槐花现在的情况。”

    自从槐花接替了他们的任务之后,他们的联系频道就被加密了,刘蜻蜓完全没有办法联系到她。

    蒋教授楞了一下:“你是想问这个啊。”

    他摇摇头拿起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在口中细细品味一番后感叹道:

    “好茶啊!”

    刘蜻蜓没说话,就只是这么看着他。

    蒋准勤被她看的有些无奈:“我这个态度还不明确吗?”

    自己这么明显的不想回答,她还一个劲的站着,真没眼色。

    刘蜻蜓点点头:“明确,但是我想知道槐花的情况!”

    蒋准勤:“......”

    他放下茶杯没好气道:“她好着呢,放心吧!”

    自从槐花接手了他们的任务之后刘蜻蜓就一个劲的找人问槐花的消息,从白倩兰开始的各级领导找了个遍,最后终于是到了蒋准勤这里。

    刘蜻蜓知道自己问不出来什么了,蒋准勤的脾气谁都清楚,她看蒋准勤又拿起茶壶想倒茶喝,一脸美滋滋的表情。

    “啪!”

    刘蜻蜓忽然伸手打掉了他的茶壶,紫砂茶壶掉到地上茶水洒落一地,壶嘴都断裂了!

    “哎哟哎哟!”

    蒋准勤赶紧蹲下去把碎裂的茶壶拿起来,心疼的左看右看翻转了一圈后叹了口气。

    救不回来了。

    盘了这么多年的茶壶啊!

    “你这是干什么?”蒋准勤皱眉看着刘蜻蜓,这要是换别人早都瑟瑟发抖了,也就是刘蜻蜓的身份比较特殊不怕他,现在不仅不心虚反而死死地盯着他。

    “沈雯.......”刘蜻蜓嘴里缓缓吐出这个名字。

    自从回到第六区之后沈雯就消失了,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刘蜻蜓他们和浮岛上的沈家联系过,沈雯也并没有回过家,她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就这么消失了!

    她的房间里除了她的智仪以外任何东西她都没带,连战斗服都没有带走!

    同时,她的裂能者编号也消失在了*部第六区的作战序列中,个人档案被清零,内网身份被清洗,甚至连户籍信息都查不到了!

    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消失了!

    沈鹿回了趟浮岛沈家,联合家里人的关系一起施压*部高层,但是得到的消息是*部的人也不知道沈雯去了哪里,他们对于第六区的掌控一向很薄弱。

    无奈之下沈鹿和刘蜻蜓只能来找蒋准勤。

    为什么一开始不来?

    蒋教授想说的事情,你不想知道也得知道,蒋教授不想说的事情你就是再想知道也没用,最多就是敷衍敷衍你让你安安心罢了。

    而蒋准勤的态度很明确,他如果想让别人知道的话一早直接通知不就好了,而他什么也不说,态度不言而喻。

    刘蜻蜓虽然对于沈雯还接受别人的指令有另外任务的事情有些介怀,但是转念一想,谁能命令沈雯呢?

    沈雯是谁?沈家的大小姐,就算是*部的人想要命令她她都不会买账!

    而在第六区里,如果说有一个人可以让沈雯听令的话,那除了蒋准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不配!

    刘蜻蜓回想起来在苏乐加入队伍之前每次任务的时候沈雯都会消失一下,自己还没怎么留意,以为是她一个辅助系裂能者找了个什么地方躲起来了,现在看来估计当时也是做自己的机密任务去了。

    蒋准勤听到她说这两个字,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把手里的茶壶放到茶几上,又重新从自己的伴手盒里拿出一套茶具开始清洗。

    刘蜻蜓看他这个态度瞬间想明白了许多。

    “沈雯真的是你......”

    刘蜻蜓轻声问道。

    “没错!”

    蒋准勤很大方的承认道:“她是我的人,一直都是!”

    蒋准勤说完放下茶具看着刘蜻蜓:“但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你。”

    刘蜻蜓的眼眶瞬间通红,她好像忽然爆发了!原本淡漠的俏脸一下变得狰狞:

    “你知不知道队伍里有别的声音是多危险的事!”

    刘蜻蜓突如其来的怒吼让蒋准勤皱了皱眉,但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继续清洗着自己的茶具。

    “如果你不想让我来指挥那你可以换掉我,而不是在我们苦战的时候调走一个人去做别的任务!打乱我的战术部署会死人的!”

    “死人你知道吗!”

    刘蜻蜓素白的脸上泪流满面,声音中带着歇斯底里,她又想起了陈瀚,那个沉默寡言却又嘴毒细心的人,如果当时沈雯在的话他完全不用死!

    说罢她看着蒋准勤一脸平静的模样冷笑道:

    “是啊,您也有很多年没上战场了,估计早都不记得死人是什么样子了吧!”

    蒋准勤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茶具,抬起头看着哭的梨花带雨却还要强行冷笑的刘蜻蜓,他淡淡道:

    “有些事情真的很不方便和你说,你想发泄也好,怨恨我也好,都随便你,但是不要质疑我!”

    他看着刘蜻蜓一字一句道:

    “没人可以质疑我对第六区,对你们的感情,包括你们也不行!”

    说罢他便一指房门:

    “现在,出去!”

    下达了逐令。

    刘蜻蜓抿了抿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的逐令,忽然问道:

    “沈雯到底是什么裂能?”

    这是刘蜻蜓最想知道的,事后她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在艾斯德佩那么恶劣的环境里她一个辅助系裂能者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禁活了下来还活的如鱼得水的,甚至传送门的出口位置她都一清二楚!

    但是从认识开始她就一直是辅助系裂能,这是骗不了人的,可是又没有人有两种裂能,所以这让刘蜻蜓非常困惑。

    蒋准勤不再回答她的话,只是一直洗涮着茶杯。

    刘蜻蜓又问:“沈雯现在在哪里?”

    蒋准勤一言不发的收拾好了茶杯重新给自己沏茶。

    刘蜻蜓不再发问,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嘭!”

    办公室的门被她狠狠砸了一下!

    刘蜻蜓刚出去,正在沏茶的蒋准勤就停了下来,看着刘蜻蜓的背影他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几分,脸上原本的平静神色不在,一抹忧愁悄然浮上,不禁伸手按压着眉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