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八十六章 槐花免费阅读

第八十六章 槐花
    两人见面后立马来了个紧紧的拥抱。

    “呼,你没事儿就好!我都快急死了!”槐花把刘蜻蜓抱得死死的。

    良久两人分开,槐花让开一个身位露出背后的人介绍道:

    “广斌,九队队长,你们是老相识了,就不用我说了。”

    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从她身后走出,三十多的年纪看上去很和善,胳膊上纹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狗,他看着刘蜻蜓笑道:

    “你们没事儿吧,我一回来就听说你们出事儿了。”

    刘蜻蜓想起了陈瀚,语气低沉道:“陈瀚牺牲了。”

    五队其他人的脸色也很低落。

    广斌叹息了一声,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有些多余。

    “节哀。”

    说罢他便不在言语。

    槐花了解刘蜻蜓的性格,很多事情别人说了没什么用,只有她自己想通了才行,刘蜻蜓从来不是一个需要别人安慰的人。

    “好了,打起精神!”

    槐花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是十八队队长余杨,你应该没见过。”

    她身后走出一个面容刚毅的男子,身上的战斗服破烂不堪,一看就是知道也是经过一场恶战的。

    刘蜻蜓点点头:“你好。”

    余杨有些尴尬,这位冰美人的威名他是听过的,这才刚认识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得干笑道:

    “你好!”

    说完后又补了一句:“节哀。”

    刘蜻蜓寒着脸点点头没说什么,她忽然问道:“我听苏乐说,你们这次伤亡也不小?”

    余杨叹了口气:“四人。”

    刘蜻蜓惊道:“牺牲了四个?”

    余杨摇摇头:“是剩下了四个,其余的全牺牲了。”

    刘蜻蜓愣了半天,她也吐出一句:

    “节哀。”

    余杨嗯了一声,他们伤亡这么大的缘故主要是在艾斯德佩里呆的时间太长了,一个多星期的逃亡让他们真的是筋疲力尽,而刘蜻蜓他们只进来了几天便有了伤亡,相比起来真正需要节哀痛苦的是余杨才对。

    “你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刘蜻蜓转而问道。

    槐花道:“就那么遇到的。”

    “就那么?这是什么形容?”刘蜻蜓皱眉道。

    槐花想了想:“我们走着走着旁边突然冒出来了一个黑洞,他们就从里面跑出来了。”

    这也行?

    “其实我们也是被救了。”余杨道。

    “一个可以控制异种的女人救了我们,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就死在那里面了!”余杨感慨道,他又想起了那个救他们于水火的女人,在把他们送到传送门门口之后说了一声自求多福,然后就乘着异种远去,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出来。

    “控制异种的人?”刘蜻蜓一挑眉,苏乐也说过出现了一个可以控制异种的人,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一个人,如果拥有这种裂能的人成批出现的话那将对现在的世界格局会有巨大的影响。

    “嗯!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这是真的。”余杨道。

    “不,我相信。”刘蜻蜓道:“因为苏乐也碰见了。”

    刘蜻蜓继续道:“好运的是你们出来的地方没有伏兵,不然......”

    “不然就会被我给收拾喽!”槐花打断道。

    刘蜻蜓没理她,抿了抿嘴道:“那十九队和十三队呢?”

    苏乐告诉她一共来了四队,还有两队现在还不知踪影。

    余杨摇头叹息道:“不知道,估计凶多吉少了。”

    刘蜻蜓忽然打开自己的伴手盒,从里面找出陈瀚的伴手盒,再副授权获得肯定后,他的伴手盒被打开。

    伴手盒和手环都有主授权和副授权,主授权都是自己,而副授权可以是你的亲戚朋友或者信任的人,但大多数裂能者的副授权都是自己的队长。

    刘蜻蜓在陈瀚的伴手盒中取出两具尸体,这是他们刚来这里的时候发现的,一具还有呼吸,只是精神上出了问题,另一具则是已经化为了一滩白骨。

    “这个人,你们谁认识?”刘蜻蜓指着地上的那个昏迷的人道。

    众人纷纷围上来观看,刚一看到这人的面孔,余杨惊道:

    “兔头!”

    “兔头?”

    石甜甜咬着自己的食指流着口水,她牵着爸爸的大手问道:“爸爸什么兔头啊?”

    石坚:“......”

    刘蜻蜓也疑惑地看着他。

    余杨解释道:“这是十九队的队长,张图,因为他裂能的原因我们都管他叫兔头。”

    说罢他看着地上的兔头叹息一声:“唉,他都这样,那其他人估计......”

    说到此处他没有再说下去,大家也都没再问。

    余杨俯下身子把兔头的身体抱起来:“我把他带回去吧。”

    刘蜻蜓点点头,他们都是雾都的,这样也比较方便。

    余杨把兔头的尸体收起来,又把另外一具白骨也收好,虽然现在看不出来这是谁,但是回去之后通过dna鉴定就可以得出结果。

    就在此时余杨看见了石坚背上的苏乐,他连忙走过来道:“这是怎么了?他没事儿吧?”

    石坚憨笑道:“没事儿,就是用力过度晕过去了,精神透支的太厉害了。”

    余杨点点头:“还好还好,我们十八队的人欠他一条命!”

    余杨他们即将被团灭的时候是苏乐救了他们,这事儿刘蜻蜓他们听苏乐说过。

    槐花道:“好了,咱们走吧。”

    刘蜻蜓点点头:“走!”

    身后五队的人立刻跟上,众人开始往南边走去,而那棵巨大的槐花树也缓缓消散,化为了一片闪耀的星星点点。

    众人一直走了大概半天的时间,终于走到了一处山崖边,在这里刘蜻蜓他们终于有了信号。

    所有人的手环都在同一时间闪烁起来,积攒了这么多天的消息在信号恢复后纷纷发出通知。

    众人都有些激动,与世隔绝这么多天才发现没有通讯的时光是多么痛苦,他们赶紧打开手环,各自叫出自己的私人智能查询情况然后回复亲友的消息。

    一时间山崖边上问候声哭泣声此起彼伏。

    刘蜻蜓没有什么人要联系,没人会担心她有没有出事,她看着周围的人都在联系自己的亲朋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儿。

    槐花此时走到刘蜻蜓身边,她太了解自己这个闺蜜了,性格敏感又要强,即便心里不舒服也不会说出来。

    她走到刘蜻蜓身边一把搂住她的肩膀笑道:“怎么,难受啦?”

    刘蜻蜓斜了她一眼:“没有!”

    “啧啧啧,还嘴硬!”

    槐花笑着捏了捏她的耳朵:“行啦,这不是还有我呢嘛!”

    刘蜻蜓撇了撇嘴没搭理她把头扭了过去,但转过去的一瞬间嘴角还是勾起了一丝笑意,心里有暖流划过。

    而正当这温馨时刻,刘蜻蜓的手环突然闪烁了起来。

    她打开一看,上面赫然显示出两个字:

    “姑姑。”

    她的脸色顿时有些复杂。

    槐花一看手环上显示的来电人笑道:

    “这不是有人关心你嘛,快接吧。”

    刘蜻蜓拒绝了视频请求,转成了通话模式,她不想让白倩兰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

    她按压着*轻声道:

    “喂,姑姑。”

    旁边的槐花听到刘蜻蜓的称呼颤抖了一下,看向刘蜻蜓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抹温柔。

    以前刘蜻蜓可是很少叫白倩兰的姑姑的。

    反正她是没听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