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八十章 行动继续!免费阅读

第八十章 行动继续!
    周琦的伤势很快恢复,原本被打成蜂巢的身体现在又是行动自如,但周琦依旧不愿意给她好脸色,治好伤之后周琦就离开了这里。

    临走前周琦转身对着正在给石坚治疗的沈雯道:

    “你真的很自私。”

    说罢他便回到了车上,坐在了驾驶位上。

    沈雯没说什么,依旧卖力的在给石坚治疗,能量像不要钱一般倾泻在石坚身上,好像这样能让她自己心里好受些,弥补她之前的错误。

    苏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看着她又医治好了一位队友。

    石坚站起身笑道:“麻烦你了,雯雯。”

    话语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但是沈雯还是听出了一丝疏远。

    她微笑着摇摇头:“没事儿,不辛苦。”

    石坚挠挠头:“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就算这次你在我们还是会中埋伏,所以错不完全在你。”

    他不太会安慰人。

    沈雯摇了摇头,强笑了一声感谢他。

    “我们是还会中埋伏,但至少陈瀚不会死!”周琦的声音从车里传来,让本就强颜欢笑的沈雯脸上又多出了几分惭愧之色。

    苏乐周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看见正一脸怒容的周琦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回去再说吧,现在少说两句。”

    周琦哼了一声,从苏乐口袋里拿出烟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看向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

    苏乐没再说什么,他把头探出去对着依旧在溪边聊天的沈雯的石坚还有采果的沈鹿石甜甜喊道:

    “走了!出发!”

    “噢,回来了!”石甜甜捧着一大堆野果跑了回来放到了后座上,然后兴高采烈的对着前排的苏乐问道:

    “苏乐哥哥,鹿姐姐说陈瀚哥哥没有死!她说只要我觉得陈瀚哥哥活着的话他就活着,是这样吗?”

    苏乐看了一眼捧着花正往这边走的沈鹿嘀咕道:“这是她能说出来的话?”

    旋即他笑着对石甜甜道:“没错,陈瀚哥哥没有死,至少他活在你心里,不是吗?”

    石甜甜好奇道:“活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呀?”

    苏乐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以后你就知道了。”

    陈瀚的死对每个人的打击都很大,虽然他嘴巴偶尔会很毒,虽然他有一张死人脸,但是这并不能影响他们战友之间的感情。

    而这种感情,是苏乐还感受不到的。

    石坚想让沈雯上车,但是沈雯有些犹豫,她觉得自己好像不配和大家在一起,她已经失去了这个团队的信任和资格。

    “上来吧。”

    刘蜻蜓清冷的声音传来,她并没有回头看。

    沈雯咬了咬嘴唇,一个跨步跃了上去。

    “谢谢!”

    她小声道。

    没人回应她,她也自己一个人坐在了最后一排。

    沈鹿上车的时候本来是想去驾驶座的,但是看到周琦已经坐在那里蓄势待发了,就转去做后面。

    前面都有空着的座位,但她还是坐到了沈雯旁边,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

    这个时候她没有一丝傻白甜的样子,看向沈雯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安慰和鼓励。

    毕竟姐妹连心。

    沈雯紧紧攥住了她的手,无声的倚靠在了妹妹的肩头,泪如雨下。

    “我们怎么走?”刘蜻蜓看着苏乐问道。

    苏乐打开微型电脑,看了一下南部传送门的位置,辨别了一下方向:“地图上显示在我们的正东边。”

    他把微型电脑给刘蜻蜓看了一眼,他是分不清方向的。

    刘蜻蜓指着东边:“走!”

    周琦把车子发动起来:

    “都坐好了!”

    话音刚落车子就宛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

    第二能源基地,北部。

    一头巨大的蛇形异种从一扇十几米高的传送门中冲了出来,身后还跟着许多运输卡车。

    韩玺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门内:“它不会追出来吧?”

    身后的零道:“不会,它和异种纠缠在一起了。”

    韩玺这才喘了口气,别人不知道这东西有多怕,但他是相当清楚。

    “这就是你的必杀器?”屠永成看上去也有些狼狈,他的衣服上被烧出来许多窟窿,想必是被火山岩石给击中了。

    因为月牙湖偏北部,他们选择的是离他们最近的一个传送门,虽然近,但也免不了被火山喷发给殃及。

    屠永成冷笑道:“计划计划出失误,必杀器又发疯失控,你们能不能靠谱一次?”

    韩玺烦躁的一摆手:“这事儿我回去会汇报的,这次算我们的,你还是赶紧看看你们部队的伤亡吧。”

    屠永成扶了一下唇边的耳麦:

    “各部队汇报战损!”

    过了一会儿,所有部队都有人回应,只有二旅没有声音。

    “二旅!有人见到二旅的人了吗?”

    屠永成问道。

    “师座,二旅的人现在混杂在各个队伍中!”*里有士官道。

    “知道了!”屠永成关闭耳麦打开了微型电脑,但是传唤刘谷雨的讯息像是泥牛入海一般得不到回应。

    “奇怪,死了?”

    屠永成皱眉道,战场上生死都是很正常的事,只是旅一级的士官如果都出现了伤亡的话,那他这次回去免不了要被团主罚。

    零在身后默默地看着他,屠永成突然回身问道:“壹呢?出来了吗?”

    零晃了晃手中的勺子,闭上眼睛沉思着,好像在用某种神奇的方式在和别人交流。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摇了摇头:“还没,但马上就出来了。”

    韩玺看周围狼狈逃窜出来的士兵:“里面怎么办?如果真让异种把艾斯德佩给毁了,他们可不会和你们善罢甘休的。”

    屠永成道:“没事儿,等里面消停了让零和壹进去把那群异种带出来。”

    说罢他转头看向韩玺道:“那个大家伙呢?你们还能控制它不?”

    韩玺点点头:“先等它把自己打累了再说吧,这会儿进去等于送死,过会儿等它的虚弱期到了的时候我让人进去给它重新安装控制器。”

    屠永成这才放心下来,艾斯德佩这么大,那家伙一阵时间也糟蹋不完。

    韩玺继续道:“接下来怎么搞,你是军事主官你来定。”

    屠永成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行动继续!”

    他重新打开耳麦:“各部队注意,从各个方向打击传送门里出来的裂能者,就是一只蚊子也不能放出去!”

    他不想这么一走了之,如果此时关闭了传送门,那么等于放走了这群裂能者,艾斯德佩距离羊城非常远,但它毕竟还在地球上,而屠永成可不想留后患。

    这群裂能者他们也只能从传送门里出来,如果不这样,光靠脚力他们想走回羊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收到!”

    “收到!”

    ......

    艾斯德佩北部山区里,茂密的丛林中各种鸟兽都在逃散,空气中都弥漫着火气。

    几个身穿黑色战斗服的人正快速行进着,不停的翻越着山涧林地,一路往北狂奔。

    “队长,我,我走不动了!”

    一个女队员停下身形气喘吁吁的撑着膝盖道。

    其他人也停下了脚步,领头的那个面容刚毅的男子转过身看着远处那气势巍峨的火山烟柱,好像原子弹爆发后的蘑菇云一般骇人,而那一片基本都变成了火海,熊熊燃烧的火山岩将周围的树林全部点燃,形成了一场旷古烁今的森林大火!

    火势之大甚至蔓延到了天际,硬生生的映红了半边天,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余杨一把抓住女队员的胳膊:“走,走不动也得走,想活命就别停下!”

    作为一个老兵来说他很清楚这种火势其实很难预料,如果过会儿起风的话这大火很快就会借着风势烧到这边来。

    到时候他们真的是插翅难逃!

    女队员深吸了口气,刚准备跟上队长的脚步时,旁边的一个队员却指着天上忽然喊道:

    “队长你看那是什么?”

    余杨赶紧抬头看去,只见一头巨大无比的“鲸”正在他们头顶悬浮,不知是何时到的。

    余杨神情紧张的盯着这个恐怖的异种,这肯定不是动物,哪儿有动物能长这么大!

    而就在此时,这个悬浮在半空中的“鲸”缓缓降落了下来!降落的地方直接压平了一*丛林!

    队员神情紧张的看着不远处降落的异种道:“队长,咱们怎么办?”

    余杨不知道这个异种想干嘛,如果说是想攻击的话它大可不必降落在远处,直接压下来就好了,况且它虽然看上去很恐怖,但眼神中并没有别的异种那种杀戮*。

    但他们也不敢跑,万一激怒了这头异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看这个体型,说是a+级异种都是对它的一种侮辱吧。

    “等会儿看情况形式,情况不对的话咱们就撤!“余杨沉声道。

    这头异种降落之后,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就只是爬在那里,但是让余杨惊掉眼睛的是。这头异种的头上居然跳下来一个人!

    一个身材高挑披着黑袍的人,虽然头发被长袍给隐藏了起来但身上的完美曲线很容易能让人看出来是个女人。

    她的脸上带着黑色的面罩,让人看不清她的阵容,脚上的黑色皮靴踩在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余杨等人心中一紧。

    “您是?”

    女子走进了之后余杨犹豫着问道,他的眼神中满是警惕。

    离近了看,女子的眼瞳居然是银色的!

    “你们想出去?”

    女子的声音从面罩中传出,声音很好听,清脆又带有亲和力。

    余杨愣了一下,点点头。

    “跟我来。”

    女子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回了异种身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