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七十九章 对不起!免费阅读

第七十九章 对不起!
    十分钟后,苏乐等人驶出了平原进入了密林。

    神秘组织的人已经全部撤离了这片区域,所以苏乐他们也就无需继续隐蔽。

    苏乐从伴手盒里找出信号弹,打到天上信号弹渐渐形成了一个“五”的巨大红色烟花,方圆好几公里都能看到。

    “好了,咱们等他过来吧!”

    苏乐率先走下车,走到远处一棵树下撒了泡尿。

    地图显示沈雯的位置就在这一片,从这里打信号弹上去她完全能看见,除非她在什么山洞里没视野。

    周琦身上的子弹全部被取了出来,二十几颗沾血的弹头拿出来的时候疼的他龇牙咧嘴的,不过敷完药之后他的状态好了很多,相比较之前脸上也有了血色。

    石甜甜脸上的两道伤疤在她那强悍的肉体下早已复原,此刻她正在专心致志的给石坚揉胳膊捶腿。

    石坚肩膀上的窟窿可能是因为伤口太大的缘故,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但是石坚那超乎常人的毅力竟顶住了这剧痛。

    沈鹿蹦蹦跳跳地在附近采花,这里有许多外界已经绝迹的品种,不仅好看还好闻,沈鹿要把它们都带回去。

    刘蜻蜓躺在撤离看着车顶,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苏乐提好裤子从树后面走出来,远远的看见了一个身影正在往这边移动,待她走进了之后,苏乐招呼了一声:

    “哟!这里!”

    一身黑色作战服的沈雯头发有些凌乱,看起来这段时间她也不是很好过。

    她越过小河间,翻过崎岖的山岩,快速跑到了苏乐它们营地处。

    “呼,可算找到你们了。”沈雯拍了拍丰满的胸脯,一脸好险好险的表情。

    “你前面干嘛呢,咋一直在南部晃悠?”苏乐问道。

    沈雯疑惑道:“这里是南部?你怎么知道我一直在这一片?”

    苏乐扬了扬手中的微型电脑:“这上面有你的定位信息,不过不是很准确。”

    沈雯点点头,旋即道:“你既然知道我在哪儿你不先来找我!”

    苏乐愣了一下无辜道:“这玩意儿是我不久前才拿到的。”

    沈雯噢了一声,看着已经变成红色的天空,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那边发生什么事儿了?”

    苏乐想说来着,但是又感觉说来话长:“算了,慢慢说吧,你先去给队长他们治疗,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沈雯点点头,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苏乐,看的苏乐莫名其妙的。

    “老姐!老姐!”

    正在采摘椰果的沈鹿看到她赶紧招了招手!

    她走到车边,发现大家都在看着她,除了沈鹿每个人的眼神都很复杂,她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车里,此时车里只有刘蜻蜓一个人。

    沈雯走到后排,顺手把门也给带上。

    她走进来后就看见刘蜻蜓正在看着车顶发呆,好像在想什么,但好像又什么都没想,对她进来毫无反应。

    “队长。”沈雯率先开口轻声唤了一声。

    刘蜻蜓没有看她,眼神依旧直勾勾的盯着车顶,轻轻地“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她腹部的那道伤口看上去很狰狞,在凝脂如玉的肌肤上留下了一道丑陋的疤痕。

    沈雯手中泛起青色的暖光,她把手覆盖到那条伤疤上,青色微光开始一点一点修复着伤口。

    刘蜻蜓对此也没有反对,只是任她施为。

    沈雯一边治疗一边开口道:

    “你知道了吧。”

    刘蜻蜓没有回应。

    沈雯也没在意,她继续问道:“苏乐说的?”

    刘蜻蜓依旧没有说话。

    沈雯沉默了一阵道:“队长,对不起,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刘蜻蜓这时终于转过头,盯着她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眸道:

    “你没有对不起我,更何况即便真的是对不起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是吗?”

    说罢她转回头继续盯着车顶发呆,脸上寒意逼人。

    沈雯默然不语,刘蜻蜓的伤势在她的治疗下已然痊愈,腹部又恢复的光滑,完全看不出有过伤痕的痕迹。

    沈雯咬了咬嘴唇:“我去给其他人治疗。”

    刘蜻蜓闭上了眼睛,没有再和她说过一句话。

    沈雯走出车子,先走到靠着岩石的石坚身边。

    “老石,我来晚了,你再忍忍。”

    她整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面带微笑道,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石坚憨笑着挠了挠头:“不用,你先给周琦治,我这不打紧,他刚才都快不行了。”

    沈雯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生疏,她眨眨眼:“好!”

    她走到了躺在溪涧边上的周琦身边。

    周琦英俊的脸上还带着血污,他看见沈雯走过来扭过了头,盯着溪涧中的涓涓溪流默不作声。

    沈雯也没说话,她蹲下身体把手按在周琦身上,准备给他治疗。

    “啪!”

    周琦强忍着痛苦一把打开了她的手。

    沈雯收回手,低下头抿着嘴唇脸色有些痛苦。

    周琦英俊的脸上更加痛苦,他嗓音沙哑道:

    “陈瀚没了。”

    沈雯听到后由蹲姿变成了跪姿,原本温柔地眼神逐渐变冷仿若未有涟漪的湖水一般死,呆呆地看着膝下的鹅卵石。

    周琦看着眼前的溪流,呼吸愈发粗重:“在大家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为什么要瞒着我们?我们在你眼里究竟算什么?”

    周琦双眼通红,眼球像是要爆出来一样盯着沈雯,他在等沈雯的解释,期盼她说出一个能让大家接受的理由。

    沈雯跪在地上,两手撑着地面,两行清泪成串的往下流,发白的嘴唇颤抖着:

    “怪我,是怪我,我的错......”

    “沈雯你*!你知道我们想听的不是这个,你......”周琦略微停顿道。

    “你就是个叛徒!”

    “陈瀚在进了这个地方之后就一直关心你的去向,你呢?”

    “你......”

    周琦的脸色愈发狰狞,甚至坐起了身体指着沈雯的鼻子在骂。

    旁边的石坚走过来想拦住周琦但被他打开,石坚怕他的伤势出问题也不敢再阻拦,只能看着两人一个口水横飞的骂,一个伤心欲绝的哭。

    沈鹿站在远处牵着石甜甜采花,小丫头的心思明显不在这边,她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溪涧那边,周琦的嗓门儿很大,她在这边也能听得到。

    “鹿姐姐,雯姐姐为什么挨骂呀?”石甜甜凑到沈鹿耳朵边小声问道。

    沈鹿转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沈雯,眼神中露出一抹不忍之色,她摇了摇头:“小孩子不许问!”

    石甜甜鼓了鼓嘴有些不服气:“那姐姐,陈瀚哥哥死了你不难过吗?”

    沈鹿听完身体摇晃了一下,她摸了摸石甜甜的小脑袋:“你要是摘得果子没我摘的多,那你就不许吃晚饭了!”

    石甜甜一听赶紧吆五喝六的上树摘果子去了。

    苏乐倚靠在车边的树上,抽着烟旁观着这一切,眼看周琦骂的愈发激烈,言辞越来越不恰当,苏乐一脚踩灭烟头走过去道:

    “够了!”

    周琦充耳不闻的继续怒骂着。

    “我说够了!”

    苏乐走过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你现在说这些有用吗?”

    他忽然感觉有个人扯住了他的胳膊,他转头一看,是沈雯。

    “你让他骂,确实是我的错,如果这样他能好受些那怎样都可以。”沈雯轻声道。

    她的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秀发,原本顺滑的秀发此时都黏在了一起。

    苏乐叹了口气,作孽啊。

    “你先让她把你的伤治好再说。”苏乐对这周琦道。

    “陈瀚的仇迟早要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治疗!”

    说罢他又警告道:“不许再乱动,再乱动我把你绑起来!也别骂了,你要是想出气回去了再说。”

    说罢这才松开捂住他的嘴,周琦瞪了一眼沈雯,但也没有再开口,只是依旧很不情愿的转过头去。

    沈雯感激地看了一眼苏乐,伸出手开始帮周琦疗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