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七十五章 陈瀚猝免费阅读

第七十五章 陈瀚猝
    苏乐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还以为是实验体的弱点爆炸了。

    “啧啧,没想到这家伙的弱点竟然是个机械球。”苏乐吧嗒吧嗒嘴道。

    他发现经过上次面对人面血蛛时的筋疲力尽,这次自己的精神力好像增长了许多,战斗了这么久都没有乏力!

    他转过身看向石坚和石甜甜躲避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踪影。

    “兴许是去找队长了吧。”

    苏乐自言自语道,但又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队长还在里面呢!”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赶紧往山洞里冲!

    而就在此时,他身后却突然爆发出一声狂怒的嚎叫!

    “吼!!!”

    苏乐猛然回头,眼前的一幕让他肝胆欲裂!

    原本已经被炸的稀碎的实验体居然特么的又复原了,而且这次的体型又拔高了不少!

    不禁破碎的身体复原,身上居然还长出了许多泛着黄浓的巨型肉瘤,腿上和胳膊上无数粗长的触须冒出,放肆的抽打着周围的士兵!触须所到之处,士兵纷纷被抽干!变成一具一具的干尸!

    苏乐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发疯的怪物,它不是和那群士兵是一伙儿的吗?

    六亲不认了?

    苏乐尝试着让激光炮群再一次进行轰击,但是这次的轰击的效果却微乎其微,炮火在击中它身体的时候只是将它击退了一点,连皮都没有擦破!

    而原本被捆得死死的的实验体,此时只是轻轻挪动了一下身躯,所有树藤便纷纷断裂!

    再也没有东西能够限制它了!

    苏乐只是一瞬间的愣神,下一刻便头也不回的拔腿就跑!

    ......

    “可是,我还控制着那群异种呢。”

    零皱眉道,韩玺让他撤离,但是第二能源基地进来的异种还在他的掌控下正在往这边移动呢,这要是一走这里的异种就泛滥成灾了,那么艾斯德佩必然会变成这群异种的养殖场!

    韩玺却焦急道:“快走,别管这里了,你要是不想走我自己走了!”

    他看见底下已经发狂的实验体现在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

    屠永成看着自己的士兵被实验体疯狂*,他心疼的直抽抽,不禁对着韩玺怒吼道:

    “你怎么搞的!你不是说这东西很稳定的吗?”

    韩玺道:“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趁它还没看到我们,快跑!”

    零犹豫了一下:“我们再飞高点,它应该够不着我们吧?”

    韩玺冷笑:“你就是飞到大气层里去它也能把你捞下来!”

    “就这么一走了之?”屠永成有些不甘心:“那任务怎么办?”

    韩玺也很苦恼,但是他很清楚命更重要。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总有机会的!”

    听他这么一说,零也不说话了,他并没有决策权,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还是屠永成。

    屠永成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一个的阵亡后,终于艰难的下了决定,他扶着自己耳麦沉声道:

    “各小组开始撤退,按照原计划有序进行撤离!”

    下完这个命令后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韩玺,转身对着零道:“我们也走!”

    零默然点头,他晃了晃手中的勺子,脚下的异种立刻掉头离开了这个地方。

    ......

    山洞外。

    原本已经体力不支的陈瀚又被击中了两枪,他跪在血泊里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是血色全无!

    他能感觉到有人在山洞里看他,是刘蜻蜓,陈瀚没有回头,他怕一回头看到里面的伤员,他就会再无斗志!

    他依旧给着自己信念,一定会有支援的信念,这也是支撑他战斗下去的动力!

    但现实是骨感的,他双膝全部中枪之后终于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前方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下一刻就是中弹身亡的结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远处忽然有一个黑影袭来,好像一阵风一般!

    石坚看不出来这是谁,但陈瀚心思可比他要细腻的多,他嘴角扯出一丝虚弱的笑容:

    “得救了!”

    这道黑影带着一阵香风冲到陈瀚面前,在子弹击中他的一瞬间带走了他,下一刻,陈瀚便出现在了山洞里!

    刘蜻蜓也看到了这个身影,她脸上冰雪化冻,露出一丝笑容:

    “小鹿!”

    沈鹿把肩上扛着的陈瀚扔到地上,也不等刘蜻蜓他们发问便傲娇地留下了一句话:

    “吸血鬼你照顾好队长!”

    说罢她又化成了一阵风飘了出去!

    沈鹿双手各握着一把通体橙红的高频震动粒子匕首,在她超高速的异动身影后拖出了两道绚丽的橙色幻影!

    她宛如一只精灵一般穿梭在士兵群中,每一次的出手都能带走一条生命,好像那美丽的死神一般将绝望带给她的对手!

    而瞄准的士兵只能看到她的影子,甚至连影子都看不见,有的只是感觉身边飘过了一阵香风,自己便倒在了这石榴裙下!

    但这些士兵毕竟有几百人,在经历了一瞬间的失神后,作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便反应了过来,他们立刻指挥着士兵换上重型防护服,严丝合缝的不再给沈鹿丝毫机会!

    沈鹿在士兵群中穿行半天无果后,她爬到一棵树上上休息,有些气馁的轻轻锤了一下树干,看着底下严防死守的士兵咬牙切齿轻声道:

    “一群笨王八!”

    虽然沈鹿拿他们没办法,但是这群士兵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他们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并没有轻易的冲向洞口。

    但总有耐不住寂寞的,步兵作战组中总会配备几个炮兵,其中两个就把肩膀上的激光炮对准了洞口,在充能过后发射了出去!准备来个釜底抽薪!

    沈鹿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即便她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外上激光炮!

    洞内的人也看到了射来的激光炮,刘蜻蜓强行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无奈身体实在不允许,而就在激光炮要炸在她面前的时候,一个身影强行挡在了她面前!

    刘蜻蜓双眼顿时被血丝充满,她声嘶力竭的呼喊道:

    “陈瀚!”

    这个身影正是陈瀚,他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挡住了这两发激光炮!

    激光炮灼热的高温在他腹部留下了个巨大的恐怖窟窿,看上去极为骇人!窟窿周围的血肉已经被高温给烤焦!散发着一股腥臭味儿!

    陈瀚愣愣地看着自己腹部的窟窿,他忽然抬起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断断续续道:

    “没事儿,队,队长,我......”

    话没说完,他残存的身躯竟然开始融化,从头部开始就好像一根高温下的雪糕,整个人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最后化为了一滩血水!

    “不!”

    刘蜻蜓看到地上这滩血水痛苦喊道!又一个队员牺牲了,不久前他们才失去了一个队员,而没过多久这又失去了一个!

    “吸血鬼!”

    沈鹿也看到了这一幕,她站在远处的大树上,眼泪不争气的一个劲往下流。

    自己拿十字架逗他玩的场景历历在目,可他......!

    刘蜻蜓颤抖着伸出胳膊,想要把陈瀚的“遗体”收拢起来,但是他的血水很多已经渗入了土地里,将这一方土地染成赤红!

    山洞外,刚刚发射激光炮的士兵看到行动成功后,两人拍手庆祝一下,其余士兵看到有了战果后都开始蠢蠢欲动,终于在指挥官犹豫再三后的指令下,他们再一次往山洞这边冲了过来!

    沈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一个纵身从树上跳了下去,几个呼吸见便冲到了士兵群面前但她的攻击还是很有限,锋利的粒子刀虽然杀伤力不俗,但是在如此重装防御下的士兵面前依旧显得很吃力,往往要连续三四刀才能破开一个士兵的防御!

    但她只有一个,而这群士兵有几百个!

    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眼看着已经有士兵快要冲进洞口了,沈鹿真的恨不得此时会分身!!

    而就在此时,一块巨型岩石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洞口!将宽敞的洞门给堵死!

    沈鹿转头一看,是石坚父子!

    石坚因为受伤走的很慢,但是石甜甜却不受影响,她一边护在父亲身边一边到处找石头砸人,水缸大小的火山岩她一个手就能抬起来,然后用力扔出去!往往直接砸倒一*!

    两人迅速转移到洞口旁,石坚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一边观察一边指挥石甜甜攻击!

    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冲过来但也被石甜甜给扔出去!脉冲枪和激光炮打在她身上虽然也很疼,但是石甜甜擦擦眼泪接着咬牙坚守着!

    一时间,这里居然形成了异种微妙的对峙状态!

    忽然,正在进攻的士兵身后传来一声震天响的怒吼,紧接着他们各自的*里就传出了撤离的指令!

    士兵们虽然好奇那声怒吼是谁发出的,但是服从性还是在他们心中占据了上风,并没有人回头看,毫不犹豫的选择有序撤离!

    “走了?”沈鹿疑惑的看着周围散去的士兵,他们看上去走的很匆忙。

    石甜甜不管那么多,她赶紧把洞口的岩石移开,刘蜻蜓还没从陈瀚的阵亡中缓过神来。

    她被巨石的挪动声给惊醒,悄悄擦了一下眼泪,看到洞口石甜甜小心翼翼探出的小脑袋,刘蜻蜓朝她挥了挥手。

    石甜甜愣了一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她两只小胳膊往后摆,一个猛子就扎到了刘蜻蜓面前!

    “队长我好疼啊!那些炮弹和子弹打得我好痛啊!”

    石甜甜委屈道。

    刘蜻蜓摸着她的头发和蔼道:“不哭不哭,你得坚强一点!”

    石甜甜点点头,胖乎乎的小手擦了擦眼泪:“我不哭了,我要坚强!”

    说罢她看了看四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疑惑地问道:“队长,陈瀚哥哥呢?”

    刘蜻蜓沉默了半晌,轻声道:“陈瀚牺牲了。”

    她颤抖的指着那片被染红的地面。

    石甜甜愣了一下。

    “哇!”

    她哭的更伤心了。

    门口的石坚也听到了这个噩耗,都是一脸悲痛,原本天真烂漫的沈鹿也是泪流满面,她扶着洞口凹凸不平岩壁泣不成声,石坚在她旁边拍了拍她劝慰着。

    大家都沉浸在悲伤之中,可是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吼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快跑!”

    一个模糊的影子从远到近逐渐清晰,刘蜻蜓皱着眉头看过去,逐渐看清了这道狂奔的身影。

    “苏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