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六十八章 你管它叫哥,我管它叫仔免费阅读

第六十八章 你管它叫哥,我管它叫仔
    “记住噢,你欠我一个人情!”苏乐看她那副蠢样就想逗逗她。

    沈鹿听罢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把目光从镜子上移开,一脸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

    苏乐都被气笑了:“你特么昨晚才救了你,你鱼的记忆吗?”

    沈鹿皱着小眉头道:“是哦,可是你昨晚也把我看光光了啊,这个怎么算?”

    “呃.....”

    苏乐一时语塞,她不是脑子不好吗?为啥这个算的这么清楚。

    “你难道想赖账?”

    沈鹿见苏乐不说话忽然挑眉道:“那我告诉我姐!”

    “我没有!”

    苏乐立马摇头否认:“咱俩两清,两清!”

    沈鹿这才点点头,好像她的命也就值让人看她身体一眼,在她的思维里好像没有轻重贵贱一说,你借我一百鲁索,我却借你一辆车,那咱俩就两清!

    互不相欠,没毛病!

    苏乐这才松了口气,这要是让沈雯知道了那她非得吃了吃,沈鹿脑子不好沈雯又不是。

    等了好一会儿,沈鹿终于给自己收拾完了。

    “完了?完了咱就出发吧!”苏乐等的腰酸背痛,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坐着了。

    “嗯!出发!”沈鹿元气满满道,一点都看不出来昨天晚上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两人走出树洞,苏乐在树洞旁的一块龟裂树皮上按了一下,这棵巨杉立刻缩成指头长的杉木玩具,掉落在苏乐的手里。

    苏乐抬起头发现沈鹿正一脸羡慕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便携式树洞,盯得死死的。

    这东西不是每个裂能者的标配吗?她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苏乐奇怪的问道:“你没有吗?”

    沈鹿点点头:“有!”

    苏乐更奇怪了:“那你干嘛这么看着我的?”

    沈鹿一脸羡慕道:“因为我没装,我的私人智能从不给我装这些!”

    苏乐挠了挠头,这不是野外生存必备物品吗?不睡树洞睡桥洞吗?

    虽然战斗服可以调节温度,但毕竟没有床睡得舒服啊,再说了,你再野外怎么洗澡呢?下水?黑土上的水谁敢随便下去?

    更何况战斗服也是需要充能的啊,万一遇到长时间野外作战怎么办?

    “那他都给你装的什么?你的私人智能也不怕把你冻死?”苏乐问道。

    沈鹿咬着手指想道:“比起冻死,我觉得他可能更怕我饿死。”

    苏乐:“???”

    说罢沈鹿拿出自己的伴手盒打开给苏乐看。

    苏乐一看,好家伙全是饭团,各种口味的饭团应有尽有琳琅满目!这得是自理能力有多差能让智能担心成这样?

    苏乐叹息道:“看来你的私人智能更加贴心啊。”

    照顾傻子不得不说还是人家更专业。

    沈鹿却很不在意的一挥手:“没事儿,反正你有,我住你的也行。”

    苏乐眼皮一个劲的跳,这货怎么这么自来熟。

    他对着前方的密林里打了个哨子,他的精神力感知到九哥一直没走,就在这附近徘徊。

    果然,在听到苏乐的哨声后,远处一阵地动山摇,九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

    苏乐拍着九哥的大脑袋:“九哥,昨晚睡得怎么样?”

    九哥点点头又摇摇头,断断续续的嚎叫了几声,不知道它想表达什么。

    沈鹿看到九哥也很惊喜:“原来你叫九哥呀!”

    她两步冲到九哥面前兴奋喊道:“九仔,妈妈来啦!”

    说罢就一个轱辘翻了上去,看到它背后有椅子她更加觉得神奇了,大呼小叫的围着椅子转圈。

    苏乐一头黑线地看着她问道:“你刚刚的称呼是不是有问题?”

    沈鹿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来,压根没工夫搭理苏乐,她大喇喇地一挥手道:

    “没事儿,你管它叫哥,我管它叫仔,咱俩各论各的!”

    苏乐:“???”

    他默默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那股无名之火终于平静下去了。

    他一个翻身上了九哥的背,看着乱跑乱跳的沈鹿怒道:“你要坐就坐好,不坐就下去!”

    沈鹿不敢看他,小声嘀咕一句:

    “凶什么凶......”

    虽然说出发,但是因为救她的缘故苏乐已经分不清哪个方向是余杨当时给他说的了,但是推理一番后,余杨他们是一路北上,也就是说是从南边过来的。

    “你分的清东南西北吗?”苏乐问道。

    “哼!”沈鹿傲娇地一仰小下巴。

    “你知不知道?不知道下去!”苏乐不耐烦道。

    “去去去去!”他一边说一边准备把沈鹿往下面撵。

    “哎呀!分得清分得清!”沈鹿赶紧道。

    苏乐这才停止了手里的行动:“”“那哪边是南?”

    沈鹿看了看周围,咬着手指犹豫了一下,指了个方向:

    “那边!”

    苏乐看她那副一副不确定的模样狐疑道:

    “你确定?”

    沈鹿立马小鸡啄米般点头:

    “我确定!”

    苏乐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只能先相信他,没办法,这里的信号完全被屏蔽了,磁场好像都出现了变化,不然手环上其实也是有指南针的。

    苏乐一*坐在椅子上,这个椅子不大,只能坐一个人。

    “你准备坐哪儿?”苏乐眼睛盯着九哥的脖子,那里挺宽敞,自己的暗示也很明显,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懂。

    沈鹿观察了一下,果断一*坐在了苏乐的大腿上,那充满弹性的小翘臀刚好坐在苏乐的关键位置上!吓得苏乐一个激灵!

    “去你的!”

    苏乐一声怒吼,沈鹿被直接踹到地上,*上一个老大的脚印。

    他还是失策了,这就是个傻子!

    ......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偶有几条鱼跃出水面,在它们后面成群的飞鱼跟着跃出水面,嬉戏打闹。

    而好景不长,原本平静的水面突然波涛翻涌,一张巨嘴从水下伸出,将玩耍的鱼群咬出一个缺口!

    而巨嘴后则是长达六七米的脖子探出水面!看上去非常光滑,这脖子的主人发出一声嘹亮的叫声,整个身体都浮出水面!

    而就在它浮出水面后,它身边紧接着一只又一只的同类都浮了上来,享受着这顿飞鱼大餐。

    此时岸边有几个人走了过来,紧紧地盯着这里,他们看上去风尘仆仆,身上的战斗服也是破烂不堪。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离很远都能感觉到寒意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长相极美,即便身上狼狈不堪但却对她没有丝毫影响。

    她痴痴地看着水面上那几头庞然大物,喃喃道:

    “蛇颈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