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六十七章 没救了,埋了吧免费阅读

第六十七章 没救了,埋了吧
    “唔......”

    沈鹿撑着自己地小脑袋苦思冥想着,就好像在思考一件很久远的事情。

    苏乐:“......”

    十分钟后。

    “我说,前天的事儿你今天就忘了?”

    苏乐忍不住吐槽道,真不知道着丫头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沈鹿像是被突然惊醒了一般的“啊”了一声。

    “没有呀,没忘!”

    “没忘你刚才想什么呢?”苏乐没好气道。

    “我在想门口的花!”沈鹿娇声道!

    “花?”

    苏乐迷茫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沈鹿重重点头:“就在洞口,超级漂亮!”

    苏乐想起来了,树洞口是有一丛非常漂亮的花,五颜六色的花瓣长得非常大,也很香,就是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物种。

    但这是重点吗?

    “我问你我走之后你们发生了什么!”苏乐怒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心没肺啊!”

    沈鹿奇怪地看着他:“没发生什么啊,就是有个裂能者受伤了,然后我姐姐去救他,队长又被一群异种吸引了,姐姐就让我们先走......”

    “等等!”

    苏乐突然打断她的叙述。

    沈鹿被打断了。

    沈鹿很不开心。

    沈鹿撅起了嘴。

    苏乐没注意到她脸上的微表情,自顾自问道:“一群异种?什么异种?”

    沈鹿沉默。

    苏乐:“???”

    “你说话啊!”苏乐看沈鹿瞪了自己一眼,觉得非常莫名其妙。

    “你不是要说,那你说!”沈鹿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非常傲娇。

    苏乐:“......”

    他现在看出来沈鹿不高兴了,真的是个小孩子,说变脸就变脸。

    苏乐哭笑不得道:“对不起,你说!”

    沈鹿这才满意:“是一群身上蹿火的狗,头狗背上还坐着个人,队长就是被他们吸引了。”

    “狗......”苏乐又想插话,但是看到沈鹿那警告意味甚浓的眼神,还是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听她说。

    沈鹿对苏乐的识趣很满意,她继续道:“我们追着追着就进了基地,那群狗也不见了,后来我姐给队长说让我们先去找你,她随后就到。”

    苏乐听完心里一阵吐槽,他下次见到沈雯一定要问问,你们辅助系裂能者都这么喜欢挑战极限吗?敢自己一个人在黑土上活动,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到那个实验室的,撞了什么狗屎运了。

    “然后我们就去找你了,去了那个避难室没找着你,下一层又下不去,又等不到我姐,原路返回去找她也找不到,我们就只能回到避难室从通风管道走了,出来的时候那群狗又跑了出来,我们就一路被狗撵着进了这个鬼地方,进来之后我就发现他们不晓得去哪儿了。”

    沈鹿用最简洁的语言一口气说完了事情,通俗易懂,表达能力很强。

    但是苏乐现在却是非常头大,照沈鹿的话去推理,那很有可能其余人都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一个一个找起来真的是相当辛苦,况且被分的太散的话游兵散勇是支持不了多久的。

    正当苏乐苦恼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余杨的话,他赶紧问道:“你们进来的时候抱团了吗?”

    “抱团?”

    沈鹿没懂他的意思,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他们抱团了,队长要求的手拉手,他们都拉好了!”

    苏乐点点头,刘蜻蜓作为一个老裂能者作战经验丰富,有这种危机感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沈鹿掉队了?

    于是苏乐疑惑的问道:“那怎么到你这儿就拉了胯呢?”

    沈鹿听完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笑道:“我当时*痒,就挠了挠。”

    苏乐:“......”

    这人没救了,埋了吧。

    他一脸黑线的继续问道:“那你怎么会被那群野人抓住?”

    沈鹿从自己的伴手盒里拿出一个饭团一边嚼一边道:“他们哪能抓住我,我进来后发现队长他们不见了,但是那群狗居然在我身边!”

    她狠狠地嚼着饭团两腮鼓鼓道:“我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就被它们给咬了,结果它们没吃我就走了,后来来了一群原始人就把我给抓了起来,他们说啥我也听不懂,把我绑到木棍上给支起来挂在那里风干!”

    苏乐听得津津有味:“嗯嗯,然后呢?”

    沈鹿鼓起的俏脸微红:“然后我就吓晕了。”

    苏乐:“......”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苏乐心里吐槽道。

    不过从她的话里苏乐发现了些问题,为什么那群异种没有被分开?莫非他们能控制这扇门的传送规律?还是说其实异种是被分开了一部分,但还是有许多被传送到了她的身边?

    前一种苏乐觉得可能性很低,因为苏乐在山上听到的是这个传送门的技术应该还不是很成熟,山顶的那两个男人也没办法找到所有人的准确位置,都是靠规律加上并不准确的定位去找。

    再说了,如果他们能控制这个的话,直接把进来的人传送到一起不就一网打尽了,一劳永逸那需要这么麻烦。

    所以苏乐还是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的,嗯,就是她太非了。

    沈鹿一脸郁闷,艰难的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后她急的到处找水喝。

    苏乐递给她一瓶水问道:“你就吃这个?”

    沈鹿接过水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劲来,她点头道:“对啊,不然吃啥?”

    苏乐抿抿嘴:“没啥。”

    一个肚子里出来的姐妹为什么差距可以这么大呢?苏乐真的是很费解,他还幻想着今晚能吃顿好的呢。

    得,白瞎!

    沈鹿满足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到你啦,你在哪儿见到我姐的?”

    苏乐本来想说是在实验室碰到的,但是转念一想沈雯既然没把任务告诉他们那说明她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也就没必要蹚这个浑水,不然免不了又要被她埋怨。

    他想了想道:“我逃跑的路上碰见的,结果进来之后就被分开了。”

    这个说法就很贴切,即便最后沈鹿知道了自己帮沈雯隐瞒这件事但也没什么好说的,本来就是在逃跑路上碰到的,细节你又没问,不能怪我。

    但沈鹿明显没他心思那么复杂,她只是“哦”了一声便不在意了,拿出一把小镜子给自己化妆,又把那些五颜六色的油彩弄上了脸。

    苏乐看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皱眉道:“你不担心你姐吗?”

    “沈雯?”

    沈鹿一边化妆一边道:“有啥担心的呀,她可厉害了,没那么容易死!”

    沈雯不是个辅助系裂能者吗?厉害这个词和她挂钩吗?

    他疑惑问道:“有多厉害?”

    沈鹿摇摇头:“不晓得,但是每次遇到危险情况她都能化险为夷,所以我也不担心她,她肯定能搞定哒!”

    苏乐听罢眼神闪烁了一下,没说什么。

    他看着沈鹿把那堆五颜六色的油料往脸上涂,苏乐实在理解不了这种审美。

    “你为什么非要把脸上弄得那么花里胡哨的?”苏乐问道。

    沈鹿看了他一眼,认真道:“你不觉得这很有种野性美嘛?”

    说罢她两只小手做成爪状表情凶狠地来了声恶龙咆哮,但是看上去没有一点威慑力。

    苏乐有些无语,不知道这叫精神失常还是叫童心未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