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六十五章 老倒霉蛋了!免费阅读

第六十五章 老倒霉蛋了!
    苏乐目瞪口呆地看着棍子上的那个女人,一脸五颜六色的油彩都遮不住的娇美容颜,完美的身材,一头花花绿绿的头发,这不是沈鹿是谁!

    此时的沈鹿垂下头紧闭双眼,脚下的篝火看上去非常炙热,她身上的战斗服也是破破烂烂的,好像已经失去了意识。

    苏乐猛地一扶额。

    操,这两姐妹老倒霉蛋了。

    他赶紧驱使着九哥往人群里冲过去,再不去人都烤熟了要!

    九哥凶狠地咆哮着,它也是个老油子了,它知道这群只会穿兽皮的野人虽然和苏乐他们长得像,但是他们可没有食物投喂它,所以九哥此时是相当凶狠!

    苏乐也从它背后站起来,一边捶打着胸脯一边嚎叫着:

    “喔喔喔喔喔喔喔!”

    活脱脱的现实版人猿泰山!

    正在围着篝火狂欢的原始人看到远处有一头凶猛的暴龙冲来,背上还站着个银皮猴子,吓得他们立刻四散而逃,穿的最多的那个族长跑的最快!

    原始人纷纷躲回自己的茅草屋里,只露出几双眼睛惊恐地看着这里。

    苏乐看着木棍上的女人,果然是沈鹿!

    他意念一动,篝火中的棒子拔地而起浮上半空,绑住沈鹿的树藤也纷纷断裂!

    沈鹿从半空掉落下来,苏乐跟进伸手把她接住!

    入手非常灼热,如果不是因为战斗服还起着作用,估计这姐儿早就被烤熟了!他赶紧伸手探了探沈鹿的鼻息。

    呼,还好,虽然有点微弱但还没死。

    沈鹿脸上的油彩融化了许多,流淌的到处都是,露出的肌肤也被覆盖了一层黑灰,如果不是苏乐的精神力带动他的记忆力同样惊人,恐怕还真认不出来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他摸着沈鹿的发梢,靠近腰部的地方已经被烤糊了,他连忙扑灭那里的火苗,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

    此地不宜久留,如果这里的响动传到了那群神秘组织人的耳朵里就坏菜了,他一拍*下的九哥,原路返回!

    九哥咆哮着一路披荆斩棘,出来看热闹的原始人被它纷纷踹的东倒西歪,哀嚎声不绝于耳。

    回到原地后苏乐又驱使着九哥往前跑了一个小时,直到看见一处山谷才停下来。

    苏乐在山谷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他从九哥的背上下来,从伴手盒里拿出一个食指长短的东西,看上去像一颗袖珍的杉木玩具,这是便携式树洞,野外生存用的。

    苏乐把这颗小杉木扔到地上,很快它就慢慢变大,最后长成一颗十几米高的巨杉!

    而这颗巨杉的底部,有一个硕大的树洞,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苏乐安抚了一下九哥的情绪,告诉它就在这附近活动,然后就背着沈鹿走向树洞。

    在进入树洞之前,苏乐对着树洞上的一个小黑孔探了一下头。

    这是瞳孔扫描,未被授权的人进去之后就真的只是个树洞而已。

    就在他们进入树洞后,宽阔的洞口瞬间消失不见,整棵巨杉好像和周围的树融为了一体,参与到了这片密林之中。

    而树洞内部却是别有洞天。原本漆黑的树洞在苏乐进来的一瞬间变得光明,各式各样的家具应有尽有,树洞里非常温暖,温度调节系统会找出最适合当下的温度。

    苏乐走到二楼的房间里把沈鹿放在床上,看着她破烂战斗服下*出来的肌肤,遍布伤口惨不忍睹,苏乐真的是不能理解他一个裂能者是怎么被一群野人给抓住的。

    他把包裹住自己的精神力分出去一部分把沈鹿也包裹起来,毕竟那群人探测不到苏乐但想找到沈鹿还是非常容易的,所以苏乐只能也给她上个buff。

    苏乐看着躺在床上陷入昏迷的沈鹿,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给她换衣服,一般裂能者战斗服里面是*东西,因为没必要。

    但她的战斗服现在都成了露背装,不换的话脏衣服下的伤口很容易感染,即便是裂能者也不例外。

    苏乐心里的两只小人对打了半天,他还是咬咬牙褪去了沈鹿身上的衣物。

    一点一点把脏衣服剥下来,露出她那伤痕累累的身躯。

    苏乐两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让自己尽量不去看她,但还是不自觉的打开了一道手缝,当了和没挡一样。

    看着沈鹿的身体,苏乐轻叹了口气:“小屁孩儿啊~”

    总结下来就一个结论,和她姐除了脸长得像其他地方真的是没有可比性啊。

    沈鹿的娇躯上密密麻麻的遍布着无数伤疤,不是枪打的,反而是像被什么东西给咬成了这个样子,苏乐越看这伤痕越像牙印。

    他把沈鹿扛到洗浴间里把她身上的伤口全部清洗赶紧,再把她那涂满油彩的小脸洗干净,抹上创伤药又用纱布把她的伤口包扎好。

    回到房间后,苏乐给她盖好被子,他用精神力感觉到沈鹿的精神并没有问题,只是身上的伤势比较重,需要休息而已。

    他看着沈鹿那张洗干净后和沈雯一模一样的小脸,一瞬间竟然有些恍惚。

    苏乐给她掖了掖被角,走到门口把灯给她关好。

    “晚安。”

    苏乐轻声道。

    他走出门,进了刚才的洗浴间,地上一地的污血,完全染红了洁白的瓷砖。

    苏乐随手一挥把污血全部弄到下水里,清洁了一下墙上的血迹后褪去自己的衣物打开了淋浴。

    温热的浴水从头顶浇落,冲刷着苏乐疲惫的身躯,他已经超过三十六小时没休息了,接连的战斗让他的精神疲惫不堪,尽管沈雯有给她治疗过精神,但那也只是杯水车薪,和真正的休息是不能比的。

    已经被汗浸湿粘连的马尾被水冲散,随意的贴在他头上,苏乐迎着水流捂住脸轻舒了口气,让浴水尽情的划过他的躯体。

    洗去疲惫后苏乐走到一楼,树洞里布置的颇有古典风,一楼的沙发前还有个巨大的火炉,估计是个装饰,但看上去很不错。

    苏乐把自己瘫到沙发上,从伴手盒里拿出一块作战干粮吃了起来。

    他看着手里的面块,唉,没想到最后还是吃这个,又抬头看了看二楼。

    沈雯的手艺这么棒,不晓得沈鹿的手艺怎么样。

    e生姐妹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他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想着一身厨师装的厨娘沈鹿,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