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六十二章 事情原委免费阅读

第六十二章 事情原委
    这话一出,不仅余杨愣住了,醒着的其他三名队员都愣住了。

    “你......”

    余杨指着苏乐的衣服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乐秒懂了他是什么意思,他把战斗服恢复原状,一阵扭曲后黑色牛仔服变回了黑色的紧身战斗服!

    看到这熟悉的服饰,余杨终于松了口气,再看到苏乐手腕上的手环后,他更是不再怀疑了。

    “你好你好!”

    余杨激动地抓住苏乐的手:“十八队队长余杨!”

    不等苏乐做出反应他就激动地问道:“您是来救援我们的吗?”

    “只有您一个人吗?”

    “您的队友呢?”

    过分绝望后的劫后余生让这位不苟言笑的军人也忍不住热络了起来。

    苏乐有点接受不了这么热情的态度,他稍稍用力把自己的手从余杨的手里*不好意思道:

    “您好,余队,我不是援兵,我们五队也是被派来执行任务的,现在我和我队友他们走散了,您见过他们吗?”

    “是这样啊......”

    余杨有些失望,但能见到同事还是不错的事,他想了想道:“五队?没见过啊,我们和十三队遇见过,也收到了十九队的信号,但是没有见过五队!”

    他说话的时候有一股很浓的雾都口音,一听就知道是雾都本地人,而苏乐说话的时候又有那么一点羊城口音,所以两人交流起来还是有点费劲的。

    余杨说完后又仔细的想了想,最后确定道:“确实没见过五队!”

    苏乐失望的点点头,这片地区确实很大,没见过也情有可原。

    他看了下地上正在努力治疗伤者的女队员,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伸出手对着远处招了招,一具尸体缓缓漂浮过来。

    正是他们之前死去的那个负责警戒的队友。

    “对不起,我刚到的时候他刚好被袭击,我没来得及出手......”

    苏乐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尸体懊悔道,都怪九哥那蠢货,吃那么多跑的慢的不行!

    余杨看着死去队员那年轻的面孔,走上前去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抚合了他的双眼,拿出伴手盒把他收好,战友的遗体一定要完完整整的带回去!

    他打开伴手盒的时候苏乐瞥见里面已经有了四具尸体,这说明他们这个队已经阵亡一半了。

    余杨收好尸体道:“不怪你,我们还要感谢你救了我们,真的很谢谢!”

    地上坐着正在给队员疗伤的女队员也投来感激的目光道:

    “谢谢!”

    救命之恩这可是!

    苏乐轻轻点了下头道:“没事儿,我有些情况想和您请教,不知道您方便吗?”

    余杨左右看了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换个地儿吧。”

    苏乐点点头,他和余杨一人一个扛起地上的伤员,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们走的时候余杨走感觉有东西在他们身后跟着,虽然离得很远,但是他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余杨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苏乐转过身往后瞟了一眼:“没事儿,我朋友在后面。”

    余杨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几人一直走到一处山洞里,他们的所有的野外生存物资都遗失了,现在只能在这种地方先凑合一下。

    苏乐把伤员放到地上,看着背上那个已经醒过来的伤员,他感激地对着苏乐笑了笑。

    “谢谢!”

    苏乐微微一笑点头回应,他转身对余杨道:“余队,我有些事儿请教。”

    余杨指着地面道:“坐下说吧!”

    说罢他就先坐下,苏乐也盘腿坐在他对面。

    两人刚坐下来余杨就准备生火,苏乐见状赶紧阻止了他!

    “你干嘛!”

    余杨奇怪地看着他:“生火啊!”

    苏乐急道:“这不是暴露目标吗?”

    “没办法,我们的战斗服损伤太多了,失去了保暖的功能,这里的夜晚又太冷,只能想办法点篝火,不然第二天我们没法走更远。”

    “至于暴露目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余杨叹息着收拾了一下周围的枯枝干草。

    苏乐也早就注意到了他们的服装,可以说是衣衫褴褛都不过分,除了那个女队员的身上还能看以外,其他几位真的是惨不忍睹。

    看着余杨熟练的升起火,在火光的照映下,这位中年队长脸上的血迹很刺眼,全是刚刚那群士兵的,他自己的胳膊上也被子弹穿出几个孔,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并没有让女队员先来给她治疗。

    而那位女队员在稳住了另外两个队友的伤势后,开始全力救治马洋,但她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全身的紫光包围着马洋那千疮百孔的身体半个多小时后,她终于撑不住了,一个后仰倒在地上。

    “他怎么样?”

    余杨看女队员脱力倒下赶紧问道。

    女队员满眼悲伤的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闭上了眼转了过去。

    余杨满脸的皱纹全都挤在一起,他其实才三十多岁,但长年的军旅生活和这几年的裂能者生活让他看上去像个五十岁的人。

    他的眼睛里有些湿润,不过还是没说什么,叹了口气把马洋的尸体收回伴手盒里,旁边的两名队友看了后顿时失声痛哭。

    苏乐坐在火堆的另一边看着他们,他也没办法,只能用眼神安慰一下他们。

    过了会儿,两名队员哭累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女队员强忍着没睡,她让余杨先去睡,她来守前半夜,但还是被余杨逼去睡觉了。

    除了苏乐和余杨,其他人都睡得很死。

    苏乐扒拉着篝火,双眼中火光摇曳,他轻声问道:“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

    余杨想了想:“当时说这里受到了异种的攻击,离这里最近的十三队节节败退,于是让我们来增援,谁知道我们来了之后不仅没找到十三队自己还*到了这个地方。”

    苏乐很敏感的听到了一个字:

    “逼?什么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