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五十五章 暗流涌动免费阅读

第五十五章 暗流涌动
    “没了?”

    劲装男子眼睛瞪得像铜铃,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这个不知所措的士兵。

    旁边休闲服男子的脸上也闪过一抹诧异,高挺的鼻梁微微皱起,他把目光移向了士兵手里的微型电脑,上面只有一个红点在地图上缓慢移动。

    “嗯。”

    士兵应道,他连忙又操作了一下手里的微型电脑,但是依旧一无所获,地图上还是只有一个红点。

    “坏了?”劲装男子皱眉问道。

    士兵检查一番后摇摇头:“没坏,不是仪器的问题,传送门进来的时候很明确的检测到了两股能量,这个不会错,咱们这次带出来的仪器都是刚从生产线上下来的新品,不可能坏!”

    劲装男子听士兵汇报完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一言不发地盯着士兵手里的微型电脑。

    这不是士兵的问题,他不会迁怒于他,作为一个合格的指挥官这是最基本的素养。

    休闲服男子盯着士兵手里的电脑沉默一会儿,淡笑一声转回身去继续看风景。

    劲装男子看着转回去继续看风景的休闲服男子一脸平静,他忍不住问道:“你们要是有什么情报就赶紧告诉我,我手下人的命不是命吗?”

    休闲服男子歪过头看着他笑道:“屠永成,你也是老师长了,怎么一点定力都没有?”

    被称作屠永成的劲装男子很不耐烦地一挥手:“你少说废话,韩玺我告诉你,你要知道现在是谁有求于谁!如果我的部下伤亡太多,那谁去完成你们的计划?”

    韩玺听罢一挑眉道:“怎么,那你们就没有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大家互惠互利嘛!也别把你们说的那么高尚。”

    屠永成一听这话登时就准备发火,韩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生气嘛,算我说错话了,行不!”

    屠永成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韩玺想转移一下话题,他笑道:“刚消失的那个人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屠永成问道:“谁?”

    韩玺想了想:“应该是叫苏乐?是这个名字吧?记不清了,监狱里那群疯子在他身上折腾了十年。”

    屠永成听到监狱的时候眼神一动,他也听过南烬联邦国的监狱,这个监狱可不是普通关押犯人的监狱,传闻这个监狱关着一批猛人,至于有多猛他就不知道了。

    而且这个监狱的位置也是个谜,有人说它在一处偏僻的海岛上,有人说位于原喜马拉雅的主峰上,但一直没个准确说法,都是坊间传闻,但也不奇怪,这毕竟属于南烬联邦国的核心机密。

    “这个人是什么系的裂能?”

    屠永成对那个神秘的监狱一向非常感兴趣。

    “裂能嘛......”

    韩玺摇了摇头:“什么裂能我也不知道,他刚从监狱里出来就被安排进了五队,我根本没时间接触他。”

    “而且他的资料也只能监狱内部调阅,核心资料更是只有那么几个人才能看,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裂能是什么。”

    “你都不行?”屠永成诧异道,韩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韩玺冷哼道:“老东西对我还是有防范的,你真当他傻?”

    屠永成皱眉道:“那既然仪器没问题,那就是他的问题了,什么裂能能逃过卫星监视?”

    “我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裂能,但是逃过监视的方法这人十年前就用过。”韩玺想起十年前的那次围捕,他也是当时特战队的一员,对当时的情况记忆尤深。

    “如果不是最后实在是我们人多,天罗地网下他无处可躲的话,他早就逃之夭夭了。”韩玺看着眼前的风景回忆着十年前的事感叹道。

    他顿了一下又道:“所以如果有人能躲避监控卫星的话,那估计是他没跑了。”

    屠永成听韩玺说起十年前的事,兴趣不减反增,相比于监狱来说他对十年前的事情更感兴趣,这事儿普通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早就不是秘密了,但是也是知道个大概,好像是他们发现了个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就对目击者开始了灭口行动,但具体是什么东西也没人知道,这事儿传的比监狱还邪乎。

    “你们十年前到底发现了个什么玩意儿?”屠永成试探道,看看能不能从韩玺这里探出点口风,他也不是真的想刺探情报什么的,人家韩玺也不傻,他也就是想搂点擦边消息回去喝酒的时候好吹牛罢了。

    韩玺瞥他一眼:

    “关你屁事!”

    “你......”屠永成独眼一瞪,但又泄下气来:“不说就不说,藏得跟个宝贝疙瘩一样,它能下崽吗?”

    谁知韩玺竟然认真的点点头:“说不定呢!”

    屠永成:“???”

    特么的是活的?

    不过韩玺明显不想和他继续讨论这个,他转移换题淡淡道:“还是看看眼下的事儿吧,让你的人小心点儿,谁也不知道那个监狱里出来的家伙有什么奇怪的能力,小心阴沟里翻船了!”

    屠永成冷哼一声:“用不着你操心,要你教我做事?”

    韩玺听罢嗤笑道:“那跑了的几个怎么说?”

    屠永成的人韩玺还是放心的,毕竟是老合作伙伴了,这次的围剿行动到现在为止也还算成功,只是之前有几个重伤的裂能者强行突围出去了,但韩玺看了他们的伤势相当严重,即便是跑出去也活不成,索性也就懒得去追了。

    但是毕竟是老朋友了,噎还是噎你的。

    屠永成果然被噎了一下:“那是技术性失误,这传送门还是不稳定,和我们没啥关系。”

    韩玺“切”了一声没搭理他,转回头继续看风景。

    屠永成也不在意,他对着身后的士兵吩咐道:“通知美杜莎,让她把刚进来的那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揪出来,务必生擒带到我面前。”

    “是!”

    士兵立刻端正站好敬礼!

    ......

    羊城,第六区。

    一架巨大的*喷气机缓缓降落在顶部停机坪上,降落时掀起的巨大气浪让指挥降落的工作人员一个劲的往后退。

    枭式战机犹如黑鹰般蛰伏,机舱门缓缓打开,升降台上站着两个人,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蒙面女子。

    男人身着很古板的灰色中山装,衣服洗得甚至有些发白,布衣布裤一双老布鞋,头发被打理成背头。梳理的非常整齐,少有皱纹的脸上皮肤淡黄,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挂在嘴角,让人看了很容易心生亲近。

    站在他身后的女子则是一身黑色紧身战斗服,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一条粗大的麻花辫垂落腰间,脸上鼻梁以下的部分被黑布遮了起来看不到容貌,但是一双清亮的眼睛却非常惹人注目,少许露出的皮肤也是非常白皙。

    升降台落地后,两人走下来,迎接的女人看上去已经等待很久了,看到两人走下来她赶紧迎上去。

    中年男人见女子一脸愁色脚步匆匆的走来,他迎面笑道:“倩兰,辛苦了。”

    迎接他的人正是白倩兰。

    一身医大褂的白倩兰走到男人面前苦笑道:“我不辛苦,您才辛苦,蒋教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