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三十八章 这B有挂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这B有挂
    苏乐幽白的瞳仁飞快转动,检查着周围的每一寸土地,但是却一无所获,一切都很平静,甚至连一只鸟都没有!

    忽然石坚的影子开始诡异的蠕动,在月色下看上去极为渗人!

    三米高的巨人影子开始*,一点一点的*出一个相比较而言要小很多的残影,然后这个残影开始蠕动,一个人形缓缓从影子里站起来,完全站立之后重塑了自己的躯体,相貌也终于露出,正是刘蜻蜓!

    她走到陈瀚身边面色凝重地问道:

    “有什么发现吗?”

    陈瀚仰着头神色陶醉:“血腥味,刚才就闻到了,越靠近这里越浓。”

    刘蜻蜓又把目光转向苏乐:“附近有什么情况吗?”

    苏乐摇了摇头:“没有,连一具尸体都没有。”

    刘蜻蜓点点头,按着*道:“小鹿,你那边有什么情况吗?”

    对外信号虽然屏蔽了,但是小队内的人还是可以通过*联系附近的人,类似于对讲机一般的作用,情况和断网了之后连局域网一样,但这个距离仅有几公里左右,而且如果遇到信号极差的地方还是会断。

    沈鹿的声音从*里传来,一如既往的欢快:“没有,队长!”

    同时传来的还有她身边呼啸的风声。

    这就很奇怪了,没有尸体哪来的血腥味儿呢?

    刘蜻蜓警惕地看着四周,长年的厮杀让她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她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缓声道:

    “我也感觉不对劲。”

    苏乐没有野外作战的经验,他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静!”

    刘蜻蜓皱眉沉声道:“实在是太静了!静的不像是真的!”

    没有虫鸣,没有鸟叫,更没有异种的嘶嚎,这让他们降落时看到城市里的黑影闪烁仿佛成为了假象,这里像是被清洗了一遍似的。

    “没错!”

    石坚闷雷般的声音响起:“即便是再荒凉的地方,也不可能像这里一样一只异种都看不见,我们走了足足六公里,连个活的东西都没看见。”

    陈瀚点点头道:“更何况刚才还有一死一伤两个人呢,明显是死去没多久,不用想都知道是异种干的,那仅仅这么一会儿这些异种去哪儿了呢?”

    “无非两个可能。”

    苏乐道:“第一是知道我们来了,然后埋伏起来伺机偷袭,第二的话,就是周围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力,暂时离开了这个地方。”

    众人听完这话,更加警惕地看着四周。

    “不过我个人倾向于后者。”苏乐幽白的眼眸里不带任何感情的看向第二能源基地的方向,那里一片漆黑,只能看见巨型工厂和密密麻麻的储能罐的模糊轮廓。

    “为什么?”刘蜻蜓问道。

    “很简单,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它们早就可以动手了!没必要等到我们走到这里,密林里的偷袭不是更容易得手吗?”

    “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这才导致这一片出现了真空地带!”苏乐分析道,他嘴上说着手里也没停,依旧有条不紊的监视着周围的情况。

    众人都觉得有道理,但是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吸引整整一片地区异种的注意呢?

    “会不会是第二能源基地彻底被攻破了?”沈雯做出了个合理的设想。

    之前只是南部被攻破,基地内部的员工全部去了避难室,但是除了南部以外的地方根据传回来的情报说还是在人类手里的,只是关闭了运行。

    刘蜻蜓摇了摇头:“应该不会这么快,第二能源基地也是有穹顶的,还有光能防御区,即便是a级异种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攻破所有防御阵地。”

    就在众人深以为然的时候,苏乐却开口道:

    “有一个问题。”

    众人朝他看去。

    “你们记得防卫军吗?一开始石坚还问为什么没见到防卫军。”苏乐道。

    听到他的话,刘蜻蜓感觉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问题,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她皱眉问道:“你的意思是?”

    苏乐不确定地摇了摇头:“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感觉不对劲,沈雯的想法未必不可能。”

    刘蜻蜓沉吟一阵后转头对周琦道:“你上去看看,看看能源基地那边的情况。”

    周琦点点头就准备点火升空。

    “等一下!”

    苏乐突然出声制止道。

    周琦身上刚燃起的火光又被他强行熄灭,他纳闷儿地看着苏乐。

    “你飞起来跟个火球鼠一样,目标太明显了!”苏乐笑道:“还是我去吧。”

    “你去?你怎么去?跑过去?”周琦好奇的问道。

    苏乐摇头失笑,他抬起胳膊对着附近的密林摊开手掌,手心指向离他最近的一棵树。瞳孔微微一缩。

    这棵粗壮的百年老树瞬间颤抖了一下,干枯龟裂的树皮纷纷落下,嫩绿的树叶也脱离了树枝的束缚汇聚在一起汇成一个气旋,和地上的树皮聚合到一块儿,开始飞速旋转,最后凝成一个看上去异常瓷实的黄绿圆盘!

    苏乐站到圆盘上,心念操控着圆盘缓缓升空,直到飞到一个合适的高度后,开始往第二能源基地飞去,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一行人和*里的一句话:

    “等我回来!”

    “他,他这是什么?”周琦的嘴巴里能吞下一个鸡蛋,看着同样出神的陈瀚问道,一起训练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苏乐用这种能力

    陈瀚摇了摇头,目光依旧阴沉。

    其实刘蜻蜓是知道苏乐会这一手的,当初他进林霄院子的战斗记录刘蜻蜓是看过的,但是一旦遇到升空侦查或是作战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还是会叫周琦去,以前使唤习惯了,就忘了苏乐的神奇能力。

    “我靠这b有挂!”周琦大呼小叫地指着苏乐离去的方向道。

    “行了!”

    陈瀚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周琦顿时不乐意了:

    “来来来,树就在哪儿,你行你上!”

    陈瀚沉默,上什么?上树吗?

    上炕都费劲。

    石甜甜一边抓着父亲的手一边咬着自己另一只手的手指,呆呆地看着苏乐已经消失的身影,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异彩,一串口水从她嘴角不经意地滑了下来。

    “怎么了甜甜?”石坚抚摸着腿边女儿的小脑袋慈爱地问道。

    “爸爸,他会飞!”

    石甜甜指着苏乐消失的方向憨声道。

    石坚笑道:“这不奇怪,你周琦哥哥也会飞呀。”

    虽然他也很惊讶,但是在女儿面前他还是要保持一个做父亲的矜持和镇定。

    谁知石甜甜却摇了摇头道:

    “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石甜甜向往地看着头顶的静谧夜空:

    “苏乐哥哥这个才叫飞,周琦哥哥那个叫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