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三十七章 你看*什么?免费阅读

第三十七章 你看*什么?
    (写在凌晨十二点,终于签约了,真的很激动。感谢小鱼儿大哥的白银盟打赏,也感谢其他读者朋友们的打赏,不过学生党就不要打赏了,心意领了。还有这真的是我的第一本书,每一条评论我都在看,感谢大家提出来的很多意见,让我学到了很多。小鱼儿大哥是我现实中的朋友,他说只要我能签约就打赏白银盟,他以前也写过一本,只是后来太监了。从小到大看了很多小说,就想自己写一本,现在终于开始这条路了,希望我能一直坚持下去,也希望不会让你们失望。这本书有些慢热,不过用不了多久就会燃起来,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最后新人不易,求推荐求收藏。)

    “怎么了?”

    身后的沈雯问道。

    众人立刻止住了身形,都一脸紧张的屏息看着苏乐。

    苏乐幽白瞳仁转动,他转了个方向看向东边,看着那里的黑色密林,阴森的有些吓人。

    “那里有东西!”苏乐指着那边轻声道。

    “什么东西!”

    苏乐轻轻歪了歪脑袋,抬起手臂对着那边轻轻一招手,众人不解的看着他,包括刘蜻蜓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没多会儿,一团白色的东西缓缓飞了过来,离近了一看,竟是一具森白的人骨!

    苏乐的双手快速上下翻飞,将原本已经七零八落的骨骼重新架构好,呈现在众人面前。

    从骨骼上看,是个一米九的男子。

    “这是?”沈雯轻声问道。

    “是个裂能者!”

    陈瀚指着骨骼手腕处的手环,正是南烬裂能者的标配。残破的手环上满是齿痕,手环覆盖的皮肤血肉模糊,不过也就剩这么一点残留了。

    “有人死在这里了?”石坚沉声道:“是我们的人。”

    刘蜻蜓俯下身把那个手环从尸骨上卸下来,在自己的手环上点了几下,一道绿色的光束射出包裹住了那个滴血的手环。

    被包裹的手环毫无反应。

    “已经被完全破坏了。”刘蜻蜓沉声道,她收回了链接光束:“看上去是刚死没多久的,血液都还没完全凝固!”

    “没有办法鉴别身份吗?”石坚皱着眉道。

    沈雯摇了摇头:“按理说这里不会出现裂能者的,如果有裂能者小队在这边活动的话就不必派我们过来了。”

    “和总控联系一下吧。”刘蜻蜓道:“先看看那边怎么说。”

    沈雯点点头,在*上按了一下小声道:

    “总控,这里是五队,这里是五队!”

    一片寂然。

    再抬起头时,沈雯的眼里已经有了惧色:“没,没信号!”

    众人神色都开始凝重起来,周琦按着自己的*道:“可能是你的坏了。”

    “总控!总控?”

    此时这个耍贱男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容,他咽了口唾沫干涩道:“确,确实没信号了!”

    所有人心里都出现了一个念头:被屏蔽了!

    就在众人心情沉重的时候,沈鹿回来了,还带了点东西回来。

    “队长队长!”

    她像一头小猎豹般灵活地在树林间辗转腾挪,两下就跳到了众人面前。

    “怎么了?”刘蜻蜓赶紧回过头去看。

    沈鹿从一颗参天大树上一跃而下,把背上的东西扔到地上,众人连忙看去。

    是个人!

    一个已经被啃得血肉模糊的人!不过可能是因为体质好的缘故这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死,只剩下那么一口气吊着。

    苏乐往他手腕上瞟了一眼,带着手环,也是个裂能者,要不是因为手环他们根本认不出来,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撕扯成了一堆碎布褴褛的耷拉在身上。

    沈鹿把手指放到男人鼻孔处试探了一下,然后小眉头一皱又拍了他两巴掌,还是没反应。

    “刚才在前面密林里发现的,刚才还听着有气的,叫唤了一阵,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

    刘蜻蜓看了沈雯一眼,沈雯会意,她蹲下身子把手放到这人血手模糊的脸上,手中泛起一团柔和的青光,包裹住男人的全身。

    青光所到之处,糜烂的血肉竟开始一点一点的缓慢愈合起来,污血也被清除,断裂的筋骨一点一点的重新连接,就连破损的肌肤都恢复到了完好如初!

    做完这一切,沈雯深深吐了一口气,原本红润的小脸此时如同上了层妆一般煞白,她抬手扶额,想站起来却突然脱力往后倒去。

    苏乐见状伸手一托,直接将沈雯的身体凝固在了半空中,让她不至于摔倒,来了波战术后仰。

    沈雯保持着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惊奇地看着自己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抬头真诚道:

    “谢谢。”

    苏乐笑着点头致意一下,将她的身体扶正。

    刘蜻蜓看着地上这个从外表看上去已经没什么问题的男人,*的身体也被周琦用一件备用衣服包裹了起来。

    “他怎么还不醒?”刘蜻蜓皱眉问道。

    沈雯摇了摇头,面色凝重道:“伤的太重了,不仅摧毁了他的身体,他的精神上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这个我无能为力。”

    刘蜻蜓听到这人精神有问题,顿时把目光投向了苏乐。

    苏乐看她看向自己,顿时一阵头大:“你看*什么,我精神又没问题。”

    刘蜻蜓白了他一眼:“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尝试着把他唤醒?”

    苏乐看了眼地上半死不活的男人,想了想道:“我可以试试,不过这方面我很不擅长,估计只有一半的几率他能醒过来。”

    “那另一半呢?”沈鹿好奇道。

    “另一半就是他再也醒不过来。”苏乐耸耸肩道。

    “那还是算了。”刘蜻蜓果断道:“先把他装好,回去送医疗中心吧。”

    她不能为了获取情报而搭上同僚的性命,冒这个风险太不划算了。

    “周围还有别的幸存者吗?”刘蜻蜓看着苏乐和沈鹿问道。

    两人同时摇头。

    陈瀚拿出伴手盒把男人的躯体装进去,又把那具尸骨也装起来,收回伴手盒后他面色严峻道:“伴手盒储存活物的时间只有十二个小时,我们要快点了。”

    他看向正中的刘蜻蜓:“怎么办,是继续执行任务,还是放弃任务后撤!”

    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这次的任务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尽管以前也出现过总控中心情报有误的情况,但是像这种死了裂能者后再派一队去的情况还是绝无仅有的。

    刘蜻蜓也很纠结,继续任务吗,继续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的未知情况在等着他们,不继续吗?不继续的话即便是撤离风险也是极大,更何况现在这里的信号已经被屏蔽了,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无法呼叫空援的话用脚跑回羊城?

    在一番权衡后,刘蜻蜓终于做出了决定:

    “按原计划进行,去第二能源基地,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可以利用那里的信号呼叫总控!”

    “是!”

    众人应道,然后恢复刚才的阵型继续出发。

    从降落地点到第二能源基地一共六公里左右的路程,在从一开始发现了那两具尸体后他们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事情,过程竟然出乎意料的顺利。

    一行人穿梭在密林里,耳边传来的只有晚风吹动树叶的哗啦声和他们脚踩腐土的脚步声,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终于,在距离目的地第二能源基地只有咫尺之遥的地方,有人第一个开了口。

    “队长,我觉得不对劲!”

    陈瀚沙哑的嗓音传出,众人再一次停下来脚步。

    “怎么了?”

    在众人的周围传来刘蜻蜓的声音,似乎离他们很近,但是又看不到她人在哪里。

    陈瀚耸动鼻翼轻嗅了一下。

    “血腥味儿太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