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三十章 说说观后感!免费阅读

第三十章 说说观后感!
    但是女人无动于衷,依旧紧紧扯着毛毯眼泪流个不停,嘴里胡言乱语着一些毫无逻辑的断词断句,根本连接不成一句话,这让苏乐非常无奈。

    以他现在的精神力他还做不到控制人思维的程度,虽然他也曾一度幻想自己化身尤里的场景,但现实是残酷的,直到现在他还是只掌握了念力这么一种能力,精神力的其他使用方法他是一窍不通,撑死能用它探探路找找东西什么的。

    所以他现在一想起十年的那个王八蛋,就恨的牙痒痒。

    “停!”

    苏乐受不了了,这女人的哭喊弄得他心烦意乱的,他直接伸手禁锢了她的嘴巴。

    女人虽然无法说话,但泪水依旧在眼里打转儿,嘴里也支支吾吾的躁动着,原本惊恐的眼神变得更加害怕。

    “你别怕!”

    苏乐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温和,道:“现在我问,你答,可以吗?”

    “问题回答完了我就走,不会伤害你的。”

    女人的表情很挣扎,苏乐也不说话,就这么等着她情绪稳定。

    良久,女人终于平复下来,但眼神中依旧带有惧色。

    “那我开始了!”苏乐撤去了她嘴巴的禁锢让他恢复沟通能力。

    “这个人,见过吗?”

    苏乐投影出壁虎的人像问道。

    女人只是瞟了一眼,立刻点头道:

    “见过!见过!”

    她的声音有点沙哑,可能是因为她嘴巴里的跳跳糖的缘故,刚刚张口挣扎的时候苏乐看到了。

    这是什么操作?清新口气用的吗?

    苏乐有些费解,不过没好意思问出口,他听到女人说见过壁虎,瞬间就把跳跳糖忘到脑后去了。

    “什么时候,在那!”苏乐尽量让自己冷静一点,语气淡然道。

    女人连忙道:“上周,就在我这儿!”

    她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抹着眼泪,脸上扑的厚粉被泪水划出道道泪痕,原本还算姣好的容颜此时也变得惨不忍睹。

    苏乐沉吟一下,问道:“你对他有什么印象吗?”

    女人听后回忆了一下啜泣道:“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家伙事儿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雄伟的......”

    说话间女人脸上恐惧之色稍减,带上了憧憬的神色,听得苏乐一头黑线。

    “停!”

    苏乐黑着脸止住了她的话头:

    “我让你说印象,是他的言行举止,又没有说过什么话之类的,不是让你给我说观后感!”

    女人迷茫道:“话?没说啥话啊,顾能和我们说啥话?斯文一点的说些情话,粗鲁一点的啥也不说。”

    苏乐刚开始的时候还抱着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壁虎*的天真念头,但是看到这女人的表情后明显不是,估计也就是一次正常的肉体交易罢了。

    索性他也就没问行踪,估计问了也是白问。

    不过,门口的那个老太太好像知道点什么,刚才苏乐看她眼神飘忽一副很不老实的样子。

    他点点头没有再打扰女人,不过并没有解除男人的禁锢便走了出去。

    回到一楼,老妇还保持着最初的姿势,枪指着苏乐,凶神恶煞的表情。

    苏乐走到她面前,挥手把门合上,再解除了她的禁锢。

    “噗通!”

    老妇在解除禁锢的一瞬间整个人轰然瘫倒,趴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虚汗顺着脸颊如雨般流下,相当萎靡。

    苏乐闻见了一股浓郁的骚味儿,低头一看,一股*液体涓涓而流。

    吓尿了。

    “现在能告诉我,这个人你见过了吗?”苏乐弯下腰俯视着他,笑容依旧道。

    “能!能!”

    老妇惶恐地说道,脸上再也没了刚才的蛮横和老态,连忙道:“上周他来过我们店里,只来了一次!”

    “只来了一次你就能记清楚?”苏乐问道。

    “因为我之前见他在波卢零卡进出过好几回!”

    老妇脸上的惶恐之色更甚,生怕苏乐一个不开心杀了她。

    波卢零卡是个酒吧,柴火帮的本部,之前仇瑾也说过,现在老妇说壁虎在哪里来回进出他是一点都不意外。

    他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最后一次见到他出现在那里是什么时候?”

    老妇回忆了一下道:“上上周吧,上上周周五是最后一次。”

    说罢便皱起脸,一脸苦涩地看着苏乐,脸上的皱纹全部都挤在一起,宛如一朵老菊一般。

    苏乐心里盘算了一下,上周最后一次出现,目击证明的照片最后一张也是在上周,这说明壁虎有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了。

    他会不会已经离开了呢?

    苏乐觉得很有可能,事情办完了没理由不走,他这次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运送这批水的,这批效果强劲的水。

    罢了,先回去和蜻蜓队长他们商量一下,汇报一下情况再说吧。

    想到此处,苏乐也松下了表情,解除了这栋楼里所有人的禁锢,带上帽子走了出去,走之前又顺便提醒了一句老妇:

    “别乱说,否则......”

    给了她一个警告意味甚浓的眼神。

    老妇忙诚惶诚恐地点头。

    苏乐走出门,在新津里逗留了一会儿,随便转了转后走到阴暗的角落里召出摩托车,他觉得自己这种技术还是需要遮掩一下的好,当街搞有点太显眼了。

    一路骑行回基柱,本想去提醒一下那个光头的,但想想他痴呆了那么久又觉得没什么必要,他应该是不敢到处乱说的。

    苏乐回到绕城后沿着干净的宽阔街道一路驰行,他也很想尝试一下骑车飞行的感觉,但想想自己又没有空中驾驶的经验,万一摔下来,啧啧,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

    路边不远处一个私人豪宅的后花园里正在举行一场派对,绕城的富豪们沐浴在各色的鲜花里手握高脚杯,脚踩柔软芳香的草坪,吃着精心制作的美食,一副悠闲愉快的生活做派。

    苏乐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下城新津里的野蛮混乱,和这里相比可能他们一辈子都不会享受到这里如此悠哉的生活。

    他有点难受,但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就比如眼前正笑的没心没肺的周琦。

    “你回来晚了!”

    混血的英俊容貌,微卷的褐色头发,嘴角带着一丝浪荡笑容,正是周琦,他笑容满面的站在路口双手抱胸看着他,手指间还不时有火苗窜出,在他的指尖上跳跃着。

    “你怎么来了?”苏乐停下车惊讶地问道。

    “队长怕你迷路,让我过来接你,毕竟你的摩托没导航。”周琦笑眯眯道,心情很愉悦。

    “哦。”

    苏乐觉得蜻蜓队长有点瞧不起他。

    他看到周琦乐颠颠的模样有点困惑,这货说话的时候眉眼全是笑意,完全合不拢嘴。

    “你怎么了?”苏乐奇怪地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周琦听到他问这话笑容更加肆意了,他爬到苏乐的车上坐在苏乐身后,一边拍拍他的腰示意他出发一边乐呵呵道:

    “她被我拿下了!”

    苏乐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是不相信刘蜻蜓会被他拿下的,那他高兴什么。

    “谁?”

    “我的未婚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