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十八章 你有点太智能了吧?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 你有点太智能了吧?
    (新人不容易,大家多多收藏支持支持)

    果然!

    苏乐在听到监控拍不到的时候,他就有猜测,龙匪正是壁虎的组织!

    他沉默半晌。

    “说说需要我怎么帮你吧。”

    苏乐看着还沉浸在恐惧里的仇瑾,轻声说道。

    听到苏乐的话,仇瑾才从回忆中把自己扯出来,她脸上闪过惊喜的神色,不过还是有些不解,前面她说出异种的时候苏乐都无动于衷,为什么听到起义军他就改了口风?

    苏乐看着她困惑的眼神并未开口解释,而是在手环上点了几下,一个男人的形象被投影出来,满脸横肉其貌不扬,正是壁虎!

    “这个人,认识吗?”

    苏乐对着投影挑了挑下巴问道。

    仇瑾仔细地看了看,又认真地想了想:“不认识。”

    苏乐点点头,他也不奇怪,之前的情报显示就说壁虎其实很少来羊城做生意,一般都是手下人来。

    如果这批水是从起义军进的,那就基本能确定柴火帮是和壁虎有勾结了。

    “那个水。”

    苏乐比划了一个吸食的动作:“你这儿有吗?我想看看。”

    仇瑾点点头想了想,在沙发边上的一个巴掌大触摸屏上滑动了一下,门口走进来一个身形消瘦的男人。

    “拿瓶水儿过来。”

    仇瑾吩咐道。

    男人看了一眼苏乐,退了出去。

    没多会儿,男人拿着一个食指大小的透明玻璃瓶走了进来,在仇瑾眼神示意下,过来递给了苏乐。

    苏乐接过小瓶,看着这管透明的液体,如同山泉水一般的清澈,但却蕴藏着让人疯癫的魔力。

    他摇晃了几下小瓶子,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顺滑感,反而感觉很粘稠,液体滚动的的速度很慢,如同蜂蜜一般。

    苏乐取下盖子闻了闻,没有味道,仿佛装了一瓶子的空气。

    他把盖子改好,在手指间把玩着。

    “你也吸?”苏乐突然问道。

    “我?”

    仇瑾惊讶的用手指指着自己,失笑道:“我是不吸的,这东西的效果我很清楚,一旦沾上,啧啧啧。”

    她看着苏乐手里的东西感慨着咋舌。

    苏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寒光。

    “怎么了吗?先生?”仇瑾见苏乐出神,娇笑着问道。

    “没。”

    苏乐很快调整好了表情,好整以暇的继续观察手里的东西。

    这玩意儿简单来说就是一款能让人上瘾的毒药,不过和潮气精华又有所不同,这东西的提取方式明显更加粗暴,直接从异种身上抽!

    而且黑土上的势力科技水平又不高,这个东西的副作用一定很大,稍有不慎可能就有腐化的危险!

    仇瑾见气氛陷入尴尬,眼珠一转开口问道:

    “说了半天我自己,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苏乐瞥了她一眼,道:

    “周琦。”

    “周琦呀!”

    仇瑾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一边用食指指间抵着光滑的下巴,一边轻皱黛眉思索着。

    “好名字!”

    然后笑容满面很违心地赞扬了一句。

    “行了!”

    苏乐打断她的奉承,她尴尬自己也尴尬。

    “说说刚才的问题吧,要杀谁?”苏乐把手交叉放在腿上,淡淡道。

    仇瑾闻言在戒指上轻点了两下,三个男人的身份信息被投影在半空中。

    “于然,刚刚介绍过了,另外两个人是他的左膀右臂,蜘蛛和蝎子,都是狠角色!”

    苏乐看着眼前的这三个男人,中间的于然带着眼镜温文尔雅,边上的两人凶神恶煞,和于然的形象有很大的冲突。

    他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道:“柴火帮的据点在哪?”

    “北街街口,波卢零卡!”

    仇瑾见苏乐站起身来,连忙问道:“你现在就要去?”

    苏乐理了理衣服,没有说话往房门走去。

    “我叫几个人带你去吧!”仇瑾亦步亦趋的跟在苏乐身后问道。

    苏乐摇摇头,头也不回道:“不用,有情况我会找你的。”

    说罢走下了楼。

    仇瑾站在窗边,看着苏乐逐渐远去的身影,俏脸上满是凝重。

    ......

    “先生,我不明白为什么您刚才不愿意销毁那些已经轻微腐化的人!”

    克里斯出现在苏乐的镜片上,一脸困惑地看着他,网格构成的眸子里充满了智慧。

    苏乐淡笑一下:“他们又没有完全腐化,况且这事不归我管。”

    “噢~”

    克里斯点点头,不确定地说:“我总感觉,您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心理波动很大。”

    苏乐讶然,笑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心跳!您在听到他们身上有腐化痕迹的一瞬间,心跳明显过缓,后续也保持在一个较低的频率里,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哀伤的情绪,或许是您下不去手的真正原因。”

    克里斯条理清楚的仔细分析了苏乐的心理活动。

    苏乐听罢仔细审视了一遍镜片上的小美女。

    “你有点太智能了吧?”苏乐调笑道。

    “当然!”

    克里斯听到赞扬后仿佛很高兴,不过身为高等智能的她还是保持了最基本的矜持,优雅一笑道:“我可是最新型的orox智能。”

    苏乐听到克里斯的自夸后嘴角微微上扬,随即又想到那群被轻微腐化的可怜人,叹了口气感慨道:

    “毕竟都是人啊。”

    苏乐自己也在下城呆过,他能理解那种浑浑噩噩的感觉,每天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人生一世完全没有意义。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不过这并不符合国际灾变联合会的异种定义!”

    克里斯调出一行资料给苏乐解释道:

    “国际灾变联合会将所有受到感染的生物都定义为异种,腐化等级不分轻重,这种腐化程度较轻的将被视为潜在威胁,也是需要被清除的!”

    苏乐却有不同的观点,他斟酌片刻后问道:

    “那我问你,像这种迫于无奈的‘异种’,不,他们甚至算不上异种,你觉得像他们这样的人,一定该死吗?”

    克里斯明显被这个问题问懵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原本充满智慧的双眼也变得有些呆滞。

    在经过长达五分钟的宕机后,她垂头丧气道:“对不起先生,这个问题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在我的认知里异种就是应该被无条件的消灭,任何感化行为被证实都是无效的。”

    苏乐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道:“我听说异种也是有智慧的,它们只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杀戮*罢了,对吗?林霄也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克里斯点头道:“这是北欧联邦国国立大学的奥德赛教授提出的理论。”

    话音刚落她又摇了摇头道:“不过这种理论并未得到证实,林霄也只是未完全腐化,各国曾捕猎过许多级别不一的异种,但经过实验证明都是没有理智的,除了杀戮以外它们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甚至许多器官都已经退化,连语言能力都不复存在!”

    在长达八十年的斗争里,人类逐渐把异种分为了几个等级,最低级的潮尸为c级,没有什么特殊能力,除了悍不畏死以外并无特长,是异种围城时的生力军,也是毫无价值的炮灰。

    有特殊能力的潮尸,怪物为b级,这些东西往往能力诡异,总能出其不意的对人类造成杀伤,消灭起来非常麻烦,林霄就属于b级异种,不过等级被定为b-,属于b级里面的瑕疵品。

    b级之上就是破坏力和体型及其巨大的a级巨型异种了,这种异种除了有许多匪夷所思的能力以外,厚实的表皮和庞大的身躯也成了致命杀器,是围城时最头痛的东西,往往需要付出许多裂能者的代价才能将其击杀,甚至是击退!

    见苏乐沉默不语,克里斯语气沉重地提醒道:“我劝您最好不要对异种心存怜悯,无数次血的教训已经告诉我们,我们与它们之间,只能有一种生物存活在这片土地上!”

    苏乐嘴角扯出一个弧度轻轻耸肩,他知道在这个星球上他们和异种只有一个种类最终能活下来,犯不着对它们怜悯。

    但这些人,总归和异种是有区别的。

    不过苏乐没有回答她的话,终结了这个话题。

    说话间,他已经走了很久,站在了“酒欢乐”的门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