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牛马夜行 《极夜边缘》 第二十四章 首次任务,内容摘要:看到苏乐同意,刘蜻蜓这才悄悄松了口气:“那好,今晚就不训练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会让杨萍去给你说一下任务的具体内容,明天出发两人站在升降台上,苏乐转头看向杨萍道苏乐认真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奇怪的看向杨萍

第二十四章 首次任务
    “好了,那现在说说吧,谁去?”

    刘蜻蜓挨个看了一遍问道。

    第一个看的是周琦。

    周琦连忙摆手道:

    “别看我,老大我这两天有人生大事!”

    “什么事?”刘蜻蜓皱眉问道。

    “我结婚!”

    周琦振振有词道。

    “你又结婚?”刘蜻蜓咬牙道:“你不是上个月才结的吗?上上个月你也结了,这个月还结?”

    “这不是没办法嘛。”周琦低下头小声嘀咕道:

    “分分合合很正常的,缘分又不讲科学......”

    “滚滚滚!”

    刘蜻蜓不耐烦的一摆手,看向他旁边的石坚温声道:“老石,你......”

    石坚憨笑一声摸了摸闺女的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

    “俺这两天忙着给甜甜弄学区房呢,还是让周琦去吧。”

    周琦闻言大怒:

    “你天天都搬家!你家就住学校边上你往哪儿搬?搬中学去?石甜甜才几岁?”

    “俺媳妇儿说那里风水不好,想换个小区,说俺们和那套房子没缘分......”石坚挠挠头道。

    “风水?缘分?哈!”

    周琦怒极反笑道:“石坚现在都二十二世纪了,你还信这些?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科学?”

    “你刚才自己说的,缘分不讲科学。”

    石坚据理力争,丝毫不怂。

    “你......”

    刘蜻蜓见两人互掐实在烦闷,便不再理会他们,转头看向桌对面的陈瀚。

    陈瀚刚见她看向自己,便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他摊摊手,无奈道:

    “最近羊城有神主祭,你知道的,我见不得十字架那玩意儿。”

    “你只是血疫裂能,又不是真的吸血鬼!”

    “那也不行,我最近写字都不能写‘十’,我都用10代替!”

    沈鹿白了他一眼,无情吐槽道:“下次要是有个大蒜祭,你也不准备出门了?”

    谁知陈瀚竟然真的点了点头,看着沈鹿摆出一副认真脸。

    刘蜻蜓一脸铁青的转头看向沈家姐妹,一脸欲言又止:

    “你俩......还是算了。”

    这两姐妹,一个治愈裂能,去了估计只有被擒的份,另一个嘛......

    刘蜻蜓瞄了眼正嘻嘻哈哈拿着个十字架调戏陈瀚的沈鹿。

    得了吧,让她去,她估计刚出门就能把任务忘到姥姥家去。

    可是自己这几天也比较忙,研究院有事自己根本走不开,任务又下到他们队了。

    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她看见了正在逗弄石甜甜的苏乐。

    “苏乐!”

    正在拿着根棒棒糖逗弄石甜甜的苏乐愣了一下,转头看过去。

    刘蜻蜓语气罕见的有缓和:

    “这次你跑一趟,怎么样?”

    “我?”

    苏乐指了指自己:“我去你放心吗?我可是第一次!”

    刘蜻蜓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总要有第一次的。”

    “好吧!”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苏乐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去就去呗,刚才他们讨论的时候所以一直在边上装小透明,听了个大概。

    说起是战斗任务不如说更像侦探?

    反正危险程度应该不高。

    看到苏乐同意,刘蜻蜓这才悄悄松了口气:“那好,今晚就不训练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会让杨萍去给你说一下任务的具体内容,明天出发。”

    苏乐点点头,仔细算了算这也有几个月没去下城了,心里总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

    散会之后苏乐又回到了资料室看书,一直看到后半夜才回去。

    刘蜻蜓又没有规定出发具体时间,那就按照自己的正常生物钟来。

    翌日

    “先生!先生?”

    苏乐被一阵甜美的侥幸服务给弄醒,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面前飘着克里斯的身影,正带着一脸甜美的笑容看着他。

    “嗯!~”

    苏乐揉揉眼睛从被子里爬出来,声音含糊道:“怎么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十五点二十七分了哦!”克里斯温柔道:“后勤部的杨萍已经在门口等您很久了。”

    “杨萍啊......”

    苏乐还没完全醒,听到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噢~想起来了,因为自己之前老缠着她问问题导致她后面总躲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她等*什么?”

    苏乐打着哈欠道。

    “您忘了昨晚的事儿了吗?杨萍是来给您介绍任务详情的!”克里斯很贴心的提醒了一句苏乐。

    苏乐这才想起来昨晚刘蜻蜓交代的任务,猛地一拍头大呼忘了忘了,然后连忙起来换衣服。

    “开门开门!”

    苏乐一边说话一边往洗手间走:“她等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哦!”

    克里斯笑道:“您有些贪睡了!”

    苏乐没理她径直冲进洗手间洗漱。

    苏乐的房门打开,杨萍正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外,她已经来了一个小时了,但是这个门就怎么都叫不开,克里斯给她的话是苏乐在休息,她不能影响主人的正常作息。

    这差点没气死杨萍,他就没见过这么死脑筋的智能。

    无奈之下她只能硬等了一个小时的苏乐。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很不爽。

    苏乐从洗手间出来一脸愧疚的赔笑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睡过头了!”

    杨萍的眼神有些幽怨,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没事儿,您快点收拾吧,我给您说完情况您就准备出发吧!”

    “好!”

    苏乐赶紧收拾好穿着和杨萍走了出去。

    “说事儿吧。”

    两人站在升降台上,苏乐转头看向杨萍道。

    杨萍点头道:“那我就先说一下具体情况。”

    “壁虎是废土组织‘龙匪’的首领,和我们羊城一直都是正常的下城交易往来,警署方面也没太注意,但是上周在入境调查中发现壁虎不知什么时候入城了,于是警署方面就去调最近几周的入境监控,可是一无所获。”

    “等等!”

    苏乐打断了杨萍的话。

    “这么多入境者,为什么警署方面就偏偏注意到了这个壁虎?”

    杨萍解释道:“一般一个地区的地方势力在我们这里都是有登记的,尤其像龙匪这种中大型势力,每一任首领我们都会关注,所以有人拍到他在城里出现,我们才会展开调查。”

    “哦。”

    苏乐了然,点了点头:

    “那既然监控都拍不到他,我们是怎么确定这个人就是壁虎呢?从哪儿来的却实证据?”

    “说来也巧。”杨萍笑了笑道:“那天刚好一个小伙在广播道的跳蚤市场里买了一款老式胶片相机,在拍摄街景的时候无意中拍到了他,这张照片发表后我们才注意到了他。”

    “你的意思是监控拍不到,相机却能拍到?”苏乐不可思议道。

    杨萍摇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正在调查这一情况,不仅是第一张照片,后来经过我们调查,许多人都在无意间用相机拍下了他,一共四张照片,但是监控里偏偏就是没有他的身影。”

    “您看这张。”

    杨萍从自己手环里调出一张照片投影给苏乐看,是一张很普通的合影,两个男子看着镜头,照片的背景是一个广场,后面有一头巨大的羊型雕塑。

    在男子后面人头攒动的广场里,一个人被红色圆圈很突兀的标注出来,正是壁虎!

    苏乐看着这张照片,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然后您再看看这个!”杨萍又从手环里调出一段视频,投影出来给苏乐看。

    视频像是一段监控录像,监控地点就是刚才那张照片里的背景,那个广场。

    苏乐认真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奇怪的看向杨萍。

    杨萍抿了抿嘴,把视频定格在三十四秒,然后再让苏乐看。

    苏乐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突然他发现羊型雕塑前,那正在拍照的两个男子都被监控录像了下来,但是在他们后面。

    却没有发现壁虎!

    原本照片里恶虎出现的位置,在视频里只有一片空白,仿佛那里从来都没有过人!

    苏乐看完发觉后背开始有了冷汗。

    “现在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壁虎大概率是进化为了裂能者,除非他装备了什么高科技的东西”

    “所以上方命令警署不要插手此事,交由我们第六区来办。”

    苏乐点点头,看了一眼照片里的恶虎。

    “这个人进城之后都去过什么地方?”

    苏乐话音刚落,两人便成功落地。

    “下城广播道和景明道!目击证明都是在那一片,照片的背景也是。”

    “景明道啊......”苏乐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开始沉思。

    景明道和广播道都在下城城西,是下城中层人士活动的地方,人口密集不说还有许多重型工业都在那一片。

    但是这有什么可以吸引他的呢?

    苏乐一时间没什么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