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二十三章 诡异入城免费阅读

第二十三章 诡异入城
    下午三点后,苏乐走进资料室,他还有些地方没搞懂,需要再来看看。

    书比人好的唯一地方就是他有注释,苏乐很容易能看懂一些东西。

    人往往懒得搭理他。

    走进资料室后,今天依旧很冷清。

    里面灯光昏暗,苏乐进来之后打开灯,里面的排列整齐的书架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许多书,书架边是一个专门腾出来的空间,摆放着一些桌椅,以供阅读者学习。

    苏乐先擦拭了一下座椅,这才去拿书。

    他来这里几个月都快成了资料室管理员了,许多书籍因为没人看的缘故导致沾染了不少灰尘,苏乐在看每一本书的时候都会把他们擦拭干净,小心翼翼的去整理他们。

    现在社会上无论是教学还是办公都越来越智能化,书籍能用到的地方太少了,已经被淘汰出了社会的进程洪流,如今的他们只能这么安安静静的被摆放在这里。

    苏乐拿出一本《1900作品集》出来,擦拭了一下上面的灰尘,他已经看到上世纪的作品集了,虽然这些东西上辈子他也有涉猎,但归纳和分析的总是没有现在来的精。

    他回到自己先前擦拭干净的小沙发上坐下来,这个沙发是他自己带来的,有时学习困了他就会躺在上面睡一觉,很方便。

    刚坐下来打开书,苏乐正准备开始阅读,手腕上的手环忽然亮了起来。

    他打开一看,消息只有三个字。

    “会议室!”

    刘蜻蜓现在是越来越随意了,一开始还会和他先说会议内容什么的,现在干脆就说个地点自己来。

    苏乐无奈的合上书本,重新把它放回书架上,然后走出资料室的门乘坐升降台去二十八楼。

    到了二十八楼之后苏乐发现不止一个会议室里亮着灯,有几个别的会议室同样亮着灯关着门。

    他也见怪不怪,自从别的裂能者回来之后这里就变得热闹多了,每天乘升降台都要排队。

    如果不是第六区内部禁飞的话他们才不会在空港排队干等。

    苏乐走到五队会议室门口推开门走进去。

    人已经差不多齐了,就差他没到。

    “哟,大学生来啦!”

    周琦翘着二郎腿调笑道,苏乐爱学习的事情他们都知道,如果你有事儿找他的话,房间里没有那一定是在资料室。

    苏乐白了他一眼走进去随便找个位置坐。

    “好了,人都到齐了,开始!”

    刘蜻蜓端坐好道。

    众人都从各自的奇怪姿势里把自己恢复正常,然后齐刷刷的看向刘蜻蜓。

    “今天有些情况,所以把大家叫过来。”

    刘蜻蜓一边说着一边操作着办公桌上的智仪。

    很快,一个男人被投影出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就不是好相与的人,消瘦的脸庞上肤色非常枯黄,因为岁月的沉淀还多出血多褶皱,眼睛中偶尔射出的凶光让人不寒而栗,身上*出来的地方还有许多看不懂的纹身。

    按照苏乐的理解,这种人不是抢劫犯就是黑社会,反正不是啥好东西。

    “壁虎,黑土组织‘龙匪’的首领,最近出现在下城广播道。”

    刘蜻蜓介绍着投影中的人。

    众人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刘蜻蜓继续等待下文。

    黑土上确实有许多人类组织,最早是在灾难时期就有了,是由一些城外流民建立的势力。他们的组成很复杂,有许多是灾难发生时没来得及进城最后被遗弃在外面侥幸活下来的人,还有的是下城的底民不愿再过这种麻木的生活逃离出去的人,还有其他的类似于亡命之徒这些人更是数不胜数。

    但是各个联邦国并没有针对他们去做一些什么,费时费力不说还吃力不讨好,这些黑土组织往往有许多个据点,捣毁一个又会出来一个,追到你筋疲力尽都杀不完。

    再说这些人都不怎么怕死,烂命一条也不怕你怎么样,所以去和他们拼命往往得不偿失。

    当然也不乏势力很大的组织,他们有些甚至有了自己的避难城和自己完善的防御体系,更有甚者的科技和火力都不比联邦国差多少,他们内部有自己的金融系统和经济体系,这样的组织已经不能被成为势力了,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国家。

    联邦国除了会打击个别很过分的组织以外,例如抢劫的,走私严重的等等,其他的基本是一概不管的,任他们去自生自灭。

    后来在岁月的累积中联邦国和黑土势力之间的关于愈发微妙,有时甚至还会做生意,互相流通一些物资之类的,所以在暧昧期的时候大家一直是相安无事的。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众人不太理解刘蜻蜓放壁虎人像的原因。

    “老大,这人有啥不对吗?”

    周琦搓着手笑问道。

    刘蜻蜓冷声道:“这个人,情报部门说不正常!”

    “不正常?”

    刘蜻蜓点点头:

    “没有他的入城记录!”

    ......

    会议室安静了一会儿。

    “没记录?”周琦挠了挠脑袋问道,他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沈雯好像懂了,她摸着雪白的下巴沉吟道:“那说明是偷摸着进来的,可是如果是做生意的话,他大可以光明正大的进来。”

    “等等等等!”

    周琦连忙伸手打断她的话:

    “无论他是进来干什么的,这是警署的事儿吧,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我们看上去很闲吗?”

    “是啊,俺也没听懂!”石坚也挠着大光头一脸的困惑。

    “两个蠢货!”

    苏乐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正听得入神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他转头一看,是阴沉着脸的陈瀚。

    陈瀚抬起头,苍白的脸颊从黑袍中露出,唯一出彩的双眼犹如黑夜中的两朵鬼火!

    他看*似的看了一眼两人,声音沙哑道:

    “入城的每个通道都有热感监控,全息无死角的,正常人根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还能没有入城记录,除非......”

    “除非这个人是裂能者!”

    周琦和石坚顿时茅塞顿开,异口同声道!

    除了利用裂能以外应该是再没有什么别的方法进来了。

    陈瀚被打断有点不爽,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便又把自己藏进黑袍里。

    “爸爸真笨!”石甜甜虽然也听不懂,但是他知道别人都懂只有爸爸不懂,所以嘲笑起来毫不留情。

    石坚爱抚了一下石甜甜的脑袋没有说话,他刚刚也是脑筋杠了一下。

    “怪不得要找我们啊~”沈鹿吐吐舌头道。

    苏乐在一旁没听懂,转向石坚问道:“为什么要说‘怪不得’?”

    石坚脸上也没了笑容,转而带上了几分凝重的神色:“南烬地区,不,应该说全球的裂能者都是登记在册的,如果这个壁虎是裂能者的话,是谁给了他基因药物和潮气进化?要知道没有这两个东西是没法完成升华的,但是这两个东西黑土上的那些草根科学家可弄不出来。”

    刘蜻蜓顿了顿:“并且,在下城所有的地区,凡是壁虎出现的地方每一个监控都看不到!”

    众人顿时一惊,这是什么裂能啊?

    “莫,莫非他是个鬼?”周琦抽搐着俊脸结结巴巴道。

    众人白了他一眼没理他。

    “鬼魂不现实......”

    沈雯皱着秀眉沉吟道:“会不会和队长一样是什么隐匿裂能呢?类似于隐身这样的?”

    众人听完这话都觉得有道理,但是一时间又没什么结论。

    “好了!”

    刘蜻蜓听得他们吵闹自己也有些烦:

    “不管他是什么东西,先把他找出来!”

    她说完这句话,会议室忽然安静。
为您推荐